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一百七六章 顺水一赌

第一百七六章 顺水一赌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吕炎和李信住在一个院里,跟季疏影的院子紧挨着,可这会儿,吕炎拖着李信,脚步踉跄,仿佛分不清方向,一路走斜,离季疏影和宁远越来越远,绕了个大圈子才又折回去。8『1中文Δ』网

    李信也跟着拖着步子一幅醉态,季疏影冲上去扶宁远,这中间的门道,看吕炎这样子,他大约是心知肚明的,这样正好,他只管跟着吕炎,他最好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第二天,诸人起的都晚,昨天又是打猎又是狂欢,原本至少连打三天猎的计划,到这第二天就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中午,庄子后面那片百年银杏树林里搭起了纱幔,地上铺了宁远带来的巨大而厚的毡毯,摆开桌椅,柳漫等人也不用专门的空地,就在各桌中间,轻唱漫舞,阿萝还是没出来,卫凤娘忍不住叹气,这位阿萝小姐,只学会了抱着墨七当保镖,还是没学会怎么做一名红伎啊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有的将喜欢的女伎拉进怀里,揉揉搓搓肆意调笑,有的正你来我往的拼酒……

    墨七有几分心不在焉,他在这儿热闹快活,阿萝不知道怎么样了,阿萝不肯来,来了多好,大家一起快活热闹……

    周六挤在宁远身边,兴奋不已的畅想未来,他要如何练功、如何上阵、如何杀敌,以及如何立功、名扬天下……

    季疏影以及吕炎、李信几个和宁远、周六一张桌子,季疏影捏着杯酒慢慢抿着,看着周六,突然笑道:“六郎,看到你,让我想起一篇小文章,简直就是给你写的,你要不要听一听?”

    “给我写的?什么文?”周六一脸怔忡,吕炎下意识的先看宁远,目光从宁远身上移向季疏影,又看向周六,周家和季家一向不和,周六和季疏影虽说不至于水火不融,也经常碰到一起,可季疏影从来没主动跟周六说过话,当然周六也不理他,今天,这是要示好,还是挑衅?

    “杨一笑,初从文,三年不中,后习武,校场一矢,中鼓吏,逐之出。”季疏影一字一句念的很慢,刚念到中鼓吏,众人就哈哈大笑起来,高子宜站起来,一边笑一边叫道:“后面我来!遂学医,有所成,自撰一良方,服之,卒!”

    这下众人笑的更厉害了。宁远啪啪拍着桌子,哈哈大笑,墨七点着周六,袖子将杯子碗碟扫落一地,高子宜抱着肚子,笑的跺脚,吕炎也笑,却紧盯着周六和宁远,李信象是笑的受不了,背过了身。

    周六一张脸涨的通红,隔着桌子点着季疏影,“姓季的!我告诉你!你给我听着!我告诉你!你……你有什么了不起?笑话我?你能好哪儿去?你是秀才,小爷我也是秀才,一样是秀才,你好意思笑话我?”

    “开个玩笑。”季疏影摊着双手,一边说一边不停的笑,“你说的对,我是秀才,你也是秀才,要不,今年秋天咱们一起下场考一考?你要是中了,我就把这篇文章在我季家大门上贴一个月,你要是中不了……那我可就不贴了。”

    “呸!说的好象你一考就能中了一样!什么才子,都是虚名,当我不知道?我是三年不中,你就中了?不是跟我一样?有本事你下场就考个举人出来?明年再考个进士出来,你能考出来,再跟小爷我提什么三年不中,都是秀才,你好意思说我?”周六气急败坏,他哪敢应战,他那个秀才,还是拿了别人的文章走了门路的呢!

    “不管季大郎的才名虚不虚,我瞧着反正比你强,也比我强。”宁远一把将周六拉坐下,“学问不行就是不行,还不让人说了?你别理他的激将法,就你这学问,去考举人?笑话儿!你别去,让他去考,我看这样吧,周六这学问不行,这是实情,得认帐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宁远看向周六,周六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,宁远再看向季疏影,似笑非笑,“可季大郎这学问,可是公认的行,是不是?”宁远看向众人,众人连连点头,季疏影的才名,在京城确实小有名气。

    “那你下场去考,秋天考出个举人,春天再考出个进士就算了,要是考不出,季大郎这才名……可就没什么意思了,大家说是吧?也不用一个月,大郎只要把这篇小文抄一遍送给周六就行,头一句杨一笑,就改成季疏影,大家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宁远转了几圈折扇,敲着桌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周六先跺脚鼓掌,远哥太给力了!这简小文送来,他一定装裱好高高挂在大门口影壁上!

    吕炎心思转的飞快,有这个赌,季疏影今年下场的这份突转,就顺理成章了!这是两个人的双簧?昨天……

    “好好好!公道之极!我赞成!”心思转的飞快,吕炎嘴里也没落下,鼓掌赞成,季疏影抬手轻拍了他一下,“你也跟着起哄?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好主意,这样最公道!”李信也跟着拍手赞成,有没有这个赌,季疏影今年秋天都是要下场的……

    “好你们!这是要把我往火上架,那秋闱春闱哪是那么容易的……”季疏影点着众人,又气又笑。

    “君子一言!”周六急着要踩实这件事,“大家都赞成,那就这么定了!就今年秋闱,明年春闱!你要是中了,我再大摆三天戏酒给你庆贺!以后你再说我什么三年不成,我绝对不恼,随你说!来来来,大家满饮了这杯,都替我和季大郎做个见证!”

    众人笑闹着站起来,和周六碰了杯中酒,只有季疏影坐在座位上,一脸苦笑不停的摇头。

    散了席,宁远叫了周六,到旁边溪水旁钓鱼,两人懒散无比的歪在躺椅上,宁远懒洋洋道:“小六,季家可是正正经经的书香门第,季疏影他爹,状元出身,我看,说不定,他真能考上。”

    “考上就考上!反正他考上也没说让我抄那玩意儿。”周六浑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他要是考上了,那就是官身,你再见他……”宁远拖长声音,“他要是拿官身压你,让你跪下磕头,你可就得跪下。”

    “他敢!”周六一把将钓杆扔进了水里,小厮急忙扑上去捞。

    “今天他不就敢了?你能怎么样?”宁远晃着脚,顺手起杆,甩了条鱼上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