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一百六八章 同到临江城

第一百六八章 同到临江城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李桐沉默了好一会儿,站起来,“我要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事姑娘自己决定,不管姑娘怎么决定,我以为,都不必告诉大爷。”文二爷背着手,看着李桐笔直的背影,李桐‘嗯’了一声,出了亭子。

    文二爷看着李桐走出很远,才长长吁了口气,重新躺回去,捏着书,心情却无法再平静,干脆站起来,往山庄外蹓跶出去。

    江边,二三十个纤夫,不急不慢的拉着条不算奢华、却十分宽敞大气的楼船逆水而上,船头,季氏徽印不算显眼,却也能一眼看到,这是季家的楼船。

    楼船上层,或站或坐着十来位少年公子,吕炎和李信不知道在说什么,笑的直跺脚,度支使高书江高使司的儿子高子宜,正提着笔,拧眉苦想,被吕炎的笑声打扰,用笔点着吕炎抱怨道:“刚有点灵光,被你笑没了!你们说什么呢?笑的这么响?”

    “好好破你的题,听了你就没心思破题了。”吕炎一边笑一边冲高子宜摆手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宁七爷闹的笑话儿呢。”跟着高子宜一起来的汤浩虞忙给高子宜解释道。

    汤浩虞是樊楼汤家长房嫡孙,也是汤家这一代最出色的子弟之一,和同样出身山西的高使司是儿女亲家。

    “刚有丝灵光,偏偏被你笑没了。”高子宜干脆扔了笔,一把拉住吕炎,“说说,那位七爷又闹什么笑话儿了?我就喜欢听他的笑话儿,跟别人就是不一样,这回谁又倒霉了?”

    “喂!诸位!”季疏影一身短打,在楼下甲板上仰头招呼众人。

    “钓到江团了?”礼部赵侍郎幼子赵明轩离栏杆最近,探身出去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江团呢,连只猫鱼也没有!前面就是临江城,要不咱们到临江城去吃午饭,怎么样?”季疏影仰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没写完十篇策论,不许下船?”翰林孙学士的长孙孙邦瑞提醒了一句,吕炎抬手拍了他一巴掌,“就是去吃顿饭,不算下船。”

    “咦,不下船怎么到临江城?”孙邦瑞老实人,略有点儿迂腐。

    “他连只猫鱼都没钓到,不到临江城吃饭,难道咱们要饿肚子?肚子饿着怎么写文章?连笔都拿不动,走走走!临江城的山珍,还有无鳞鱼……一绝!快走!吃饱了回来,那就是下笔万言,倚马可待!”高子宜一听说去临江城,兴奋不已,极力赞成,这几天,他在这船上闷坏了。

    李信看着这一群公子哥儿,苦笑摇头,上船这是第三天了,说好的埋头苦读写文章,可吃吃喝喝、玩笑闲话的时候占十之七八。十篇策论,数吕炎写的最多,也就才写出来一半,他不好一口气写完,只好跟着吕炎,他写一篇,他也写一篇。

    这会儿又要去临江城吃饭,吃了饭只怕还要往哪儿游玩游玩,今天的苦读,到此结束!不但今天到此为止,只怕今天玩累了,明天还得再歇上一上午……

    船很快泊进了临江城码头,一行人换了衣服,下船,安步当车往城里去。反正码头离临江城极近。

    沿着曲折却宽阔的石头路,一会儿台阶,一会儿平地,众人兴致盎然,有说有笑,刚离了码头没多远,派去安排酒店菜品的季家管事一路小跑急奔过来,冲季疏影躬身禀报:“大少爷,临江城三家最好的酒店,今儿都不对外接待,说是被……京城的宁七爷包了楼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?宁七?”高子宜先叫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宁七爷已经到了?”季疏影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在玩月楼上,小的急着回来禀报,没来得及细打听。”管事抹了把头上的汗,这一阵子,满京城的外管事,最怕的事,就是手里的差使跟宁七爷撞上,只要撞上,这差使就不用办了,好在现在主子们也都知道宁七爷是什么人了,只要说撞上宁七爷了,不管什么差使,也都只好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“他一个人能占几座楼?一包包三家,真是荒唐!”孙邦瑞紧拧着眉头,赵明轩捅了捅他,示意他别多话,宁七这个人,碰见了最好绕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咱们还是回船上吃吧,让人买几条江团、无鳞鱼回去,咱们的厨子做出来,只能更好。”汤浩虞小心的和了句稀泥。

    季疏影打了个呵呵,用折扇拍了拍吕炎,“我看,要不咱们干脆去打宁七的秋风算了,他包了三家酒店,肯定又把厨子都聚一起去了,一口吃三家,机会难得。”

    吕炎一边笑一边点头,“这顿饭只好赖在他身上了,咱们走!”

    季疏影和吕炎拿定了主意,李信无所谓,和季疏影一起来的两个季家子弟唯季疏影是从,高子宜一脸兴奋,上次宁七请客没请他,后来听说了宴席上的种种,他不知道多遗憾懊恼,这次有机会见识一二,虽说和上次不能比,可也聊胜于无。

    汤浩虞只看高子宜的脸色,高子宜跃跃欲试,他也一脸期待。

    赵明轩和孙邦瑞因为父祖和宁七起过冲突,对视了一眼,有几分胆怯,季疏影推了两人一把,“快走,别想太多,见了宁七你们就知道了,他虽然是个浑人,却仗义得很,只要跟他认识了,做了朋友,万事好说,快走!”

    一行人脚步比刚才更快,直奔玩月楼。

    宁远一群人一路上赛马、打赌、放兔子捉兔子,玩一路过来,都是一身的汗,进了玩月楼,先到的长随侍从早就备好了热水等一切,诸人先一通洗,刚刚收拾好出来,季疏影等人就到楼下了。

    宁远听到季疏影三个字,眼睛微眯,推开正给他扣纽子的小厮,敞着长衫就直奔楼下。

    “果真是季兄、吕兄,诸位!我还以为这帮蠢货又认错人瞎说!”宁远奔到楼下,冲季疏影和吕炎拱手,又冲众人团团拱手,退后一步,微微欠身往楼上让众人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……”吕炎有和折扇点着宁远耷拉到一边的长衫,有几分哭笑不得,这也太不拘礼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