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一百六六章 长公主的友谊

第一百六六章 长公主的友谊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你来找我,大哥知道吗?”顾姨娘对大哥的惧怕,不是一天两天,早就深在骨子里了。

    “大爷……”玉墨低着头,“自从姑娘进了这府,大爷,还有老爷,极少回府,回来时也都是醉着,府里有什么事,大爷比从来还不管,姑娘,我就是……大爷不管,我才来找姑娘的,姑娘。”

    玉墨声音里透满了哀求,姑娘如果不收留她,出了这门,她就只能去投湖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跟我进来,别叫玉墨了,以后叫墨兰吧。”顾姨娘又转了不知道多少个圈子,咬牙决定,还是得收下玉墨。

    青书怀上了!这是最大的事!

    诸事齐备的比宁远预想的要早,临江之行,也就提前了几天,这天天蒙蒙亮,宁远、周六少爷、墨七,有墨七自然就有苏子岚,以及其它七八个周六和墨七都能看得上眼的人家的子弟,个个穿着光鲜的猎装,带着长长的随从车队,呼啸着出了京城,直奔临江。

    还在城里,宁远就提议赛马,赛马没什么意思,可宁远的赌注有意思,谁要是撞翻了路边的摊子,就得下马亲自去给人家捡东西重新摆好,要是踩坏了,是吃的就得吃一口,是穿戴就得穿戴上,别的,就得背在背后。

    周六和墨七嗷嗷叫好,这太有意思了!这一对儿,只想着看别人的笑话,就没想到过自己摊上了怎么办。

    可这会儿的京城,摊子虽然才摆出一半,可满大街都是挑着重担,一路小跑进城赶往市场的挑夫摊贩,轻身行人让马容易,挑着重担的挑夫,让急了,那挑子里的东西指定就撒了,只要撒了,就算他们撞的。

    周六和墨七他们那骑术,就没能跑起来,只眼睁睁看着宁远一个鞭花,那马简直就是从行人头上一路飞过去的,周六佩服的五体投地,嗷嗷叫着:“看看!看看我远哥!瞧你们这熊样!”

    他自己好象附身到宁远身上一样。

    墨七他们好不容易挤出城,出了城门没多远,就看到浓密的大树荫下,宁远高高翘着二郎腿,半躺在一张绸布躺椅子上,面前填漆黑桌上铺着雪白的绣花桌布,摆着冰碗清茶点心,云袖站在旁边正在轻吟慢唱,阿萝站在宁远后面,双手握着把巨大的扇子对着宁远扇。

    苏子岚忍不住一声长叹,他们刚从城里挤出来一身臭汗,看他享受成这样,他简直想咬他一口。

    周六少爷一声尖叫,冲着宁远就扑上过去,“赶紧赶紧,给我也拿张这样的椅子!远哥,你出来多大会儿了?下次教教骑术吧?”

    没等周六少爷扑到近前,宁远站起来,伸了个懒腰,“拿什么拿?这都什么时候了?赶紧走,咱们不是说好了,到临江城吃午饭。”

    墨七两眼直勾勾的看着低眉顺眼打扇子的阿萝,简直不敢相信,这是……一身傲骨的阿萝?

    迎着墨七直勾勾的目光,阿萝满眼幽怨的瞟了他一眼,低着头,将扇子交到卫凤娘手里,和云袖一起,乖巧之极的上了车。

    墨七等人一人吃了个冰碗,宁远让人放出细犬,狗叫马嘶人嚎,一路喧嚣,直奔临江城。

    李桐从宝林庵回到紫藤山庄,吃了饭,坐在廊下,捏着杯子出了半天神,站起来,往前院去寻文二爷。

    大哥和吕公子他们几个去江上会文避暑,这两天都不在家,正好,这事她还没想到是不是让大哥知道。

    文二爷中午吃的心满意足,正翘着腿,握着本书,半躺在山风习习的凉亭里似看非看。

    见李桐带着几个丫头进奔他这儿过来,忙坐起来,上下打量着李桐。

    这李家三个人,个个都不怎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二爷,”李桐上了台阶,曲膝见礼。

    “姑娘找我有事?”文二爷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“是,”李桐也极其干脆,文二爷见了女人不自在,他也不喜欢女人,这一条她记得很清楚,站在亭子入口,并不往里进。“今天长公主让我拿几篇大哥的文章给她看看。”

    文二爷的眼睛睁大了,往后退了半步,“姑娘进来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李桐进了亭子,在最靠近入口的地方坐了,看着坐在她对面的文二爷,“我是觉得,长公主是有因才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文二爷紧拧着眉头,一只手用力在额头揉来揉去。“姑娘,问句不该问的话,长公主待你如何?”

    “朋友。”李桐有几分迟疑,她其实更倾向于长公主太寂寞了,觉得她是个能说话的人。

    文二爷神情一凛,“她这是想替姑娘打算?”

    李桐看着文二爷,没接话,她就是拿不准,才来找他讨教的。

    “替姑娘考虑,自然是大爷高中最佳,看文章,明年的春闱主考定下来了?这么早?她是怎么知道的?宫里?朝里?定的是谁?”文二爷站起来,在亭子里转圈,这是他的习惯,一思考就得转圈。

    李桐安静的看着他,文二爷一边转圈一边敲着额头,转了十七八圈,长叹了口气,“唉!宫里……”

    文二爷一屁股坐在李桐对面,“这位长公主……姑娘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长公主不容易。”李桐眼皮微垂,“落发的事,她提过好几次了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可她不愿意嫁人,进退维谷,十分艰难,我是担心,给她添了麻烦。”

    文二爷眼睛眯了起来,“落发只怕落不了,长公主身份不同,先皇传位给皇上,是为了让他照顾好长公主,这事,别说朝臣,就是百姓,至少这京城的百姓,人人知道,可长公主却出了家,皇上这就是违逆了先皇的遗嘱,虽说……都这会儿了,也没人不识趣再提这个,可皇上这个人,只怕他不会担这们要的名声,长公主不能落发!”

    “是,长公主也是这个意思,所以才一直拖到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长公主修行的如何?佛法学的如何?”文二爷问道,李桐微微蹙眉,沉默片刻才低声道:“我每天去,陪长公主喝茶,说一些过往闲话,修行和佛法,长公主都不太在意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