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一百六一章 雨中闲话1

第一百六一章 雨中闲话1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太唐突?”李信有几分迟疑。

    文二爷一声晒笑,“怎么待人要看是什么样的人,这一条你得好好跟吕炎学一学,季疏影这样的人,是所谓的性情中人,这样的人,合则合,不合就是不合,他性子孤直,也喜欢直爽之人,他必定欣赏有才有胆的人,你这封信,就照我说的写,必定能对上他的胃口,老子很看得上季家,这个季疏影,值得咱们交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李信答应了,坐到案前,开始磨墨,照这么写的话,他就不用再细看季疏影那篇文章了。

    李信写信,文二爷接着转圈想他的大事。

    “这个宁远,要怎么样才能好好看一看?”文二爷手里的折扇不停的敲着自己的额头,“这人,要么就是个一无是处的蠢货,要么,就是位极其狡诈的枭雄,只怕是位枭雄的成面大,那就不能随便窥探……怎么办呢?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李信抬头看了眼团团转圈的文二爷,有几分好笑,“二爷别急,都在京城,总会有机会,这事也得随缘份。”

    “唉!你说得对!”文二爷长叹了口气,不转圈了,一屁股坐到椅子上,看起来有几分泄气,“这事,得随缘啊!是得随缘份,这场大事,咱们,得随缘。唉!”

    文二爷又是一声长叹,这声叹息里,充满了遗憾和难过。

    随缘这事,太不靠谱了,这么大的事,这么精彩难得的机会……万一随不上缘呢?眼睁睁看着人家热闹……这可太难受了!

    李桐到宝林庵时,天空飘起了细雨。

    小院里,福安长公主站在廊下,背着手,仰头看着漫天的雨丝。

    李桐进到廊下,水莲取出鞋给她换了,照例往后罩房去等着。李桐坐在平时的位置,见银壶里水已经滚了,打开茶罐,取茶粉沏了杯茶,闻着茶香,看着站在笔直的福安长公主。

    长公主对雨,应该别有一番感情吧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站着看雨,一个坐着喝茶,李桐喝完了一杯茶,福长长公主长叹了口气,转身坐回李桐对面,懒散的往后靠在椅背上,“这山里最大的好处,就是不管春夏秋冬,只要下雨,就有丝丝凉意,比城里舒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觉得山里好。”李桐站起来,重新取了山泉水放到红泥炉上,从福安长公主面前拿过碾子,开始碾茶。

    “宫里很热,阿爹怕热,他又不喜欢用冰,就修了几座水殿,听说过水殿没有?”福安长公主声音闲淡,李桐却听出了闲淡中的怀念。

    “知道,我家里有一座水亭,盖在树荫下,一用起来,在亭子要穿夹衣才行。”李桐碾好茶,用银匙将茶粉放进杯子里。

    “我住宫里时,也有间小水殿,到夏天,听着水声,就睡的特别沉。”福安长公主突然嗤笑了一声,“阿爹奢侈,到皇上,慈悲节俭,爱惜人力。”

    福安长公主的话戛然而止,沉默的看着李桐沏茶,李桐沏好茶,推了一杯给她,“嗯,前几年流行京城压金线,有奢侈的,一件袄子,密密麻麻压的全是金线,穿到身上,阳光一照,恍的眼睛睁不开,后来皇上就下了旨,说是服妖,不许往衣服压金银线,撷绣坊是我外婆的产业,这些年,光禁止服妖的旨意,就有七八道,不过。”

    李桐看向福安长公主,“京城里,除非穿不起,否则,谁没有一件两件金银线满绣的袄裙?过年过节的时候,到处金光闪的恍眼。”

    福安长公主噗的笑出了声,一边笑一边端起杯子,“妇人家的穿戴,管这些做什么?再说,这是能管得了的事?”

    “嗯,我记得撷绣坊里有一道旨意,很多年前的了,说是禁止用鱼形花钿,也不许往衣裙上绣鱼纹水波,首饰上也不能用鱼形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我知道。”福安长公主哈哈笑起来,“这是皇上即位第二年的事,那一年汴河暴涨,淹了半个京城,连宫里都平地半尺水,老随国公就上了道折子,说这场大水,都是因为京城妇人中流行黑鱼花钿招来的,黑鱼不吉。皇上就下了道旨,禁止一切鱼形水波,真是混帐之极。”

    李桐听她说出‘混帐之极’四个字,抬头看了她一眼,这句混帐之极,是说老随国公呢,还是在说皇上?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混帐么?”李桐这一眼,招来了福安长公主的反问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小混帐,再说,也没人认真计较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半晌,福安长公主冷哼了一声,“败坏都是从这样的小事上开始的,令出而不行,今天是这样的小事,到明天,就能把一切皇命都不放在眼里了,当初的常平仓……算了算了,不说这个!关咱们屁事!”

    李桐垂下眼帘,没接话,这不是她能接话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城里几件好玩的事,你听说了没有?”福安长公主几乎立刻转了话题,象是要把自己的思绪从某个地方拉开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说的是哪几件?”

    “那个宁远,从进了京城,就到处跟人抢吃的喝的玩的乐的,听说前几天跟礼部赵侍郎,翰林院孙学士抢女伎,什么阿萝柳漫的,隔天又跟吏部员外郎抢唱小唱的那个云袖,反正,从他进了城,几乎几天天天跟人抢那些女伎,昨天早朝,说是宁远当场上了道折子,弹劾所有跟他抢过人的官员召妓,私德有亏,嬉戏不务正业,有失仕林体统,请皇上整顿吏治,还说御史台连这样的大事都一言不发,失职,请皇上重罚。”

    福安长公主没说完就笑起来,“听说皇上把百官大骂了一通,罚宁远在大殿前跪了一上午。”

    李桐也忍不住笑起来,“这就叫恶人先告状?”

    “这叫聪明。”福安长公主笑的茶都洒到手上了,放下杯子,“不管真假,他摆出那幅世家惯坏了的不成器子孙模样,他那份四品侍卫职衔,全是因为祖上功德。这样的人,跟他撞上,能有什么好?看看,他能弹劾赵侍郎他们私德有亏,不务正业,赵侍郎能说他什么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