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一百五八章 诉苦

第一百五八章 诉苦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。”姜焕璋叹了口气,心软气消,“你听我说,这事……不是你想的那样,总之,”姜焕璋顿了顿,这事不能跟任何人说,更没法解释,“她不能回来,我不会再让她进咱们姜家,这事你别多想,更别多管,这不是你能管得了的事。你就当她死了,你只管好好替我打理好这个家,再多生几个儿子,把孩子教导好,她不会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表哥。”顾姨娘心里一阵抽抽,她再不回来了?当她死了?那她的苦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?“那毕竟是你结发的妻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不要再提这件事!你就当她死了!她要是回来,你,还有青书,都没有活路!”姜焕璋声色俱厉,顾姨娘吓的哆嗦了下,一个字不敢再多说。

    “你别怕,我不是对你,你记着,往后这个家,你就当自己是当家主母,你,和我,好好过好咱们的日子,你放心,咱们家……往后只会一天比一天好,往后,你想要什么都有。”姜焕璋见顾姨娘吓的脸都青了,伸手将她揽进怀里,柔声安慰她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顾姨娘眨了几下眼,赶紧整理好心情,既然这样,她还有要紧的事要跟表哥说。“表哥,还有件事,我想着……”

    顾姨娘拧着帕子,声调里透着十二分小心,“姨母一直病着,你又一天比一天忙,咱们府上,一来人手不齐,二来,新来的人还没调教出来,再说,姨母今年也不是什么整生日,要不,您看是不是象往年那样,就咱们一家人吃顿饭,咱们自己替姨母贺一贺生日,我不是为了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姜焕璋脸色变了,顾姨娘急忙解释,“我是替姨母着想,她一直病着,再请人宴宾客的,虽说事事都是我张罗,件件事我都安排妥当了,可姨母总要出来受个礼吧,这人来人往的应酬受礼,多少辛苦,还有表哥你,你这么忙,我就是替你和姨母着想。”

    “阿娘其实很好热闹,只是……”姜焕璋顿了顿,只是过于拮据这话,他说不出口,“她是个疏懒性子,不愿意操心,你事事安排妥当,不用她操心,她最喜欢这样的热闹,至于我,早就跟王爷说过了,那天我告一天假,阿娘的生辰,虽说不是整日子,这么些年,阿娘不容易,如今我成了家,有了你,总要让阿娘高兴高兴,不用多想这些,你只管用心操办好,记着,一定要热闹体面。”

    顾姨娘一肚皮苦水外加说不出的闷气,实在憋不住了,“表哥,我不是……我是说,姨母要过这个生日,别的不说,就照您说的那几家,那几家人口都多,加一起,爷们和女眷,少说也有二三十人,要分前后院两处,你说要热闹,里面最好请一班小戏,外头请几个当红女伎,小唱一定得有,表哥,这得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姜焕璋愣愣的看着顾姨娘,一时有点恍不过神。

    “还有人手,咱们府上就那么几个人,前一阵子还发卖了一多半,余下的老的老小的小,没一个中用的,新添的都是生手,这人哪那么好调教的,再说又没人调教,表哥不知道,这府都是刁奴,一个比一个坏,没一个好人,到时候二三十人来了,别的不说,王嫂子说过了,大厨房备不了那么多菜,她又不是正经厨子出身,就会做那几样家常菜,这宴席什么的,她可做不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顾姨娘说开了口,越说越多,这场生辰宴,根本就办不起来好吧!

    姜焕璋听傻了,好半天才问了一句,“这些,你怎么不早说?你去请李氏,是想让她出面张罗这件事?你……你不能,她就能?”

    “表哥,大嫂要钱有钱,要人有人,我怎么能跟她比?咱们帐房里,表哥又不是不知道,上个月南北货行生生结走了七百两银子,铺子里就是说没钱,再多说就把帐本子往我面前一扔,说不管了,让咱们另请高明,表哥让我怎么办?那些帐本子,写的乱七八糟,阿娘和姨母一直教导我诗书女训,咱们都是书香世家,谁见过那些商户人家的东西?”

    要论讲理,姜焕璋真不是顾姨娘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还有人手,这府里,表哥自己也说过,就没有一个肯用心当差的,姨母当家那么多年,都没什么好办法,我能有什么办法?我一个姨娘,要身份没身份,要助力没助力,王嫂子跟我说这宴席她办不了,说大不了她不管这大厨房了,让我另请高明,我往哪儿请?大嫂身边那个厨娘,叫小悠的,听说一个月要二十两月钱,年底还有花红,就那,说是李家宴客,小悠一个人也撑不下来,也就是做一两样菜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!”姜焕璋提高声音打断了顾姨娘喋喋不休的抱怨,直愣愣仿佛刚刚认识一般看着顾姨娘,“你不是说……你说的这些……这些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的这些,府里这些,难道跟从前不一样?他怎么从来没听李氏跟他抱怨过这些,他吩咐了,李氏都会做好,做的比他预想的更好……

    “你有的是才华,只管放开手去做,这有什么难的?你比李氏强……”

    “表哥,这不是强不强的事,我现在,要银子没银子,要人手没人手,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,是吧?我能有什么办法?我又不是神仙能变出来。”顾姨娘既然说开了,也就说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把铺子庄子都交到你手里了?你怎么会没钱?懂不懂,那铺子要懂什么,有掌柜有伙计,哪用得着你操什么心?铺子开在那里,占了那个地方,自然就有人去买东西去做生意,往铺子里送钱,所谓生钱有道,不过就是咱们的铺子买得好,那地方儿正正好,就是谁都不管,也一样天天有人送钱上门,一文钱不会少。掌柜不听话,你换一个就是了,钱是铺子挣出来的,又不是掌柜挣来的,换了就换了,有什么大不了的?京城那么多经纪行,你要找多少、找什么样的掌柜没有?这有什么难不难,本事不本事的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