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一百五一章 玉碎与瓦全

第一百五一章 玉碎与瓦全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李氏嫁过去隔月,姜家就生了不少事,姜焕璋一口气纳了三个小妾,又从顾家抬了表妹顾氏进府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顾氏是私奔进姜家的?闹得那样。”墨夫人纠正母亲,钱老夫人抬手拍了她一下,“私奔也罢,抬也罢,有什么分别?”

    “还是有分别,阿娘您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“李氏将嫁妆全部交给姜家,出城到娘家别庄静养,几乎同时,李家过继了堂兄李信,李信上一科就考中了举人,进京准备考明年的春闱。你看看,这一串儿的动作,做的多干净,半点后路不留。姜家也挺……”

    钱老夫人嘿笑了几声,“还真让顾氏主持姜家中馈,姨娘不姨娘的咱们先不说,当家主母病重,或是在老宅侍候长辈,姨娘跟过来主持家务的也有,不是什么稀奇事,可顾家那样的人家,顾氏能懂什么?这当家理事,能是天生就会的?也不知道是没看出来李家的打算,还是看出来了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李家这是什么打算?绥宁伯府这样的人家,断没有和离的理儿,她还想干什么?在娘家住一辈子?”墨夫人不明白了,这算什么打算?

    “想想你姨母!”钱老夫人重重叹了口气,“要是现在,换了现在,说什么我也得把她接回来,没有娘家,就在咱们家住一辈子!”

    墨夫人想到姨母,心里一阵凄惶,“姨母是真难,走投无路,娘家没人,阿娘和阿爹又远在蜀中……”墨夫人抹了把眼泪。

    “我看哪,长公主就是看中了她这一条,这份宁玉碎不瓦全的傲气,和长公主很象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墨夫人沉默片刻,点头叹气,“照理说,她这日子也没什么,哪家不是这样?新媳妇嫁过去,头几年不都是这样?难的夜夜想哭死过去,我刚嫁进苏家那两年,为了侯爷身边几个妖媚子,好几回都不想活了,好在后来侯爷悟过来了,我也算没白熬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个聪明人。”钱老夫人抚着女儿的肩头,“再象从前那样胡闹,惹恼了你阿爹……他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墨夫人声音低低,“不瞒阿娘说,头几年我心里头真的不好受,他待我好……唉!后来孩子大了,他也对我好了这么些年,真真假假,假的也好成真的了,谁不是这么熬过来的?我命好,有阿爹。”

    “李氏就不愿意熬。”钱老夫人出神的看着晃动的车窗帘子,这一条上,李氏极似长公主,哪怕人人如此,她也不肯低头屈就,可这样,到最后,除了节节折断,还能有别的结果吗?

    钱老夫人回到相府,头一件事,就听说宝贝小七病倒了,说是心口痛的厉害。

    钱老夫人直奔墨七的院子,一进屋,就看到墨七横在南窗下的炕上,摊成个大字形,闭着眼睛跟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七这是怎么了?早上不是好好儿的?”钱老夫人几步奔到炕前,伸手去摸墨七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别摸了,太婆,我活不了了。”墨七有气无力的哼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头好好儿的,不热也不凉,乖,出什么事了?跟太婆说,太婆帮你。”钱老夫人从额头摸下来,摸了一遍一切正常,再听墨七说话,虽然有气无力,可听着就没什么事儿,这颗心往下落回去。

    “太婆帮不了。”墨七眼角淌下来两行泪,“谁也帮不了我,太婆,我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傻孩子,到底怎么了?又是那什么萝?真是个祸害妖精!太婆这就打发人把她卖了!”钱老夫人恼怒的拍着炕沿。

    “没有!不是她!我没事了!”墨七一下子窜了起来,“我没事了,太婆您回去吧,您快回去,我没事了,我去找表哥,喝酒说话。”

    墨七一边说一边溜下炕穿鞋,没等钱老夫人发话,就一只鞋穿上,拖着另一只鞋,一边走一边跳着提鞋,掀帘子跑了。

    苏子岚斜着一脸生无可恋的墨七,“阿萝这么待你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她不是一直这样?怎么就这一回,你受不了了?”

    “她那天对我那么好,就好了一天,第二天我去见她,她说累了谁也不见,那天她是累坏了,可昨天她还是不见我,今天我一早上去,她理也不理我,怎么会这样?那天她明明对我那样好。”墨七快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苏子岚斜着他,忍不住错牙,一个女伎,瞧他这个样子!
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不是说要打头面送给她,头面她收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收了,多多拿进去的,也不知道她喜欢不喜欢,那套红宝石,我亲手挑的,最好的鸽血红,真想看着她戴上是什么样,得多好看!”墨七一脸向往陶醉,苏子岚恨不能一拳打在他那张傻脸上。

    “表哥,你说阿萝这是怎么了?是不是我哪儿没做好?你说,那天我是不是应该送她回去?那天我犹豫来着,她说不用,你说……”墨七认真反思自己。

    “别净想这些没用的!”苏子岚忍不住,抬起折扇在墨七头上狠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你也不能帮我想想办法,我的阿萝……”墨七捂着胸口。

    一句话说的苏子岚比他更胸闷,错着牙瞪着他半天,突然福至心灵,点着他道:“你想想,为什么就那天她对你好?那天是谁请客?对了,说是那天,去的女伎个个都脾气好的出奇,我看哪……”

    苏子岚拖着长腔,“还是那个宁七爷有办法,要不你去找宁七爷讨讨主意,我没主意,宁七爷肯定有主意,帮你把你的阿萝那颗心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找他?我失心疯了?”墨七跳起来,“我看到他就烦!不去!”

    “那就算了,我反正是没办法。我还有事,你自己慢慢喝吧。”苏子岚是真有事,不等墨七说话,站起来就走。

    “唉!你等等!表哥!表哥!”墨七几步没追上,看着苏子岚下楼走了,墨七往后退回椅子上,托着腮,看着满桌子的酒菜。表哥说得对,那天是宁远请客……

    要不,去找他问问?就问一句,他肯就肯,不肯,自己转头就走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