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一百四八章 又挨训了

第一百四八章 又挨训了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我们北边离不开狗,特别是打仗,小队人马察看敌情,或是打个谷草什么的,就得带獒,这细犬不错是不错,可一来不如獒凶猛,二来不如獒能吃苦,这家伙,也就是打猎的时候能用用,你用细犬打过猎没有?听说富阳山高林密,大后天我休沐,准备带着它们去散一散,要不,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好!”周六少爷一口答应,“京城你不熟,富阳不行,得去临江,那儿才是真正的山高林密,你休沐一天?一天不行,你那差使……干脆再多请两天假,我再多找几个人,我家在临江有个庄子,出上好的螃蟹,这会儿六月黄也差不多了,你喜欢吃螃蟹不?六月黄小是小了点,可鲜是鲜的没话说,咱们自己带厨子……”

    周六少爷兴奋的滔滔不绝,他们周家祖上也是军功起家,正宗的行武世家,就是到了他祖父那一代……他祖父虽说没自己带过兵,可总还出过征上过战场!到他这里,连养只狗都不许了!他早就想振兴祖上武将之威风,先用打猎练一练,哪天,说不定他也能领兵打上几场大仗!

    这一天的潘家园子,集中了京城的美食、美酒,以及所有有点名气的美人儿,美食美酒就不说了,要什么就是一句话,难得的是这满园的美人儿,一个个柔婉体贴,予取予求,个个都脾气好的出奇,个个都这么好的时候,这还真是头一回!

    喜欢赌两把的,人家宁远连本钱都替大家备下了,赢了你拿走,输了是他宁远的。

    墨七这一天,乐的合不拢嘴,阿萝从来没这么柔顺体贴过,一整天都挨着他,听着云袖的小曲,看着柳漫的舞,摸着阿萝的小手,时不时就着阿萝的手喝几口梅酒,墨七觉得,这日子,神仙一样。

    满园纨绔只恨时辰过的太快,天儿黑的太早,这一转眼,怎么就华灯初上,又半夜三更了?

    没有不散的宴席,墨七拉着阿萝的手舍不得松,周六少爷摸着几只细犬舍不得站起来,苏子岚先赢后输,十分遗憾,散的还是有点儿太早了,再过一会儿,只要一会儿,他指定就能翻回本!

    吕炎五六分醉,和十分清醒的季疏影站在一起,不时瞟一眼宁远,他们两个,这一天,看了不知道多少场大戏,真是精彩无比。

    宁远这场超豪华宴客不能不算扰民。

    京城各大酒店,以及但凡有点名气的吃食店的铛头,连事先准备带当天,连头带尾,足足在潘家园子里呆了三天,铛头不在,各大酒店虽说没关门,可那几样必得铛头出手的拿手菜,肯定是端不出来的了,至于各个食店,大多只卖最拿手的那一两样,铛头不在,就只好关门。

    满京城的红伎,头一天就谢客准备,第二天一大清早就到潘家园子里应场,半夜三更才散了回去,第三天都累倒了,无论如何得歇一天吧。

    大小官员、文人雅士们想喝杯小酒会个小文找几个喜爱的红伎添个趣,反正这几天是没添成。

    扰了大家的兴,御史台可不是吃素的,弹劾宁远的折子,一天就收了一筐,隔天早朝,满朝官员一进大殿,就看到在大殿门前,宁远抱着一筐折子跪的笔直。

    上朝的百官从宁远身边绕过,进殿上朝,散了朝,众人再绕过宁远出来,宁远抱着那个装满折子的竹筐,满脸笑容,逆着众人,一边打点头打招呼,一边往里进。

    皇上照例留了墨相等人议事,宁远抱着竹筐到了紫极殿门口,跨进殿门,左右看了看,找了个不碍事的地方,一声不响,规规矩矩的跪下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你们看看他!看看,都熟门熟路了!”宁远进殿时,仿佛没看到他的皇上点着宁远,气儿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,都是我的错,您别气着。”宁远赶紧往中间挪挪,让皇上能够看到他,挪过来赶紧磕头,一脸难过。

    皇上气乐了,“你们看看,看他这会儿多懂事,真要懂事,早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宁远就是玩心太重,玩的过了,没掂量好轻重。”吕相缓声劝了句。

    “没掂量好?他知道什么叫掂量?他知道什么叫轻重?”皇上好象更恼了,猛拍了下长案,“那些弹折,你念,一份份念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宁远老实规矩的答应一句,拿了份折子出来,念的虽慢,倒还算顺溜,可念了没几句却卡住了,“……回皇上,有个字儿不认识……”

    四皇子噗的笑出了声,大皇子和随国公跟着笑起来,大皇子一边笑,一边指着宁远,“宁远,不学无术到你这份上,挺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皇上无语之极的揉着额头,看着墨相,“宁镇山那样方正的人,怎么养出了这么个儿子?一份折子他都念不下来!”

    “我家那个不成器的,跟他大约也差不多,都是溺爱太过,小时候总觉得还小,怕拘的严了,病了累了的,唉,总觉得等大了就懂事了,等大的时候,就……唉!”墨相一脸愁容,摇头叹气,他倒真是有一点点儿同感。

    “唉!”皇上也长叹了口气,看着头垂的恨不能垂到地面的宁远,“你还知道羞愧!真不容易!你给朕听着,你阿爹既然把你送到朕这里,朕不是你阿爹,断不能容你再象从前,成天胡闹,不求上进!把筐子抱上,现在就去翰林院,去找位先生去,让人家先教教你认字!再教教你这折子里写的都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宁远赶紧答应,“皇上,找哪位翰林?您得给我找个真有学问的教我。”

    “就教你这样的,还要真学问假学问?满翰林院,你看谁有空就找谁!你放心,朕的翰林院里,连杂役都能教你几年!你给朕听好了,以后每隔一天,至少要去翰林院呆上一个时辰,先把字认全了!你听着,朕是要查你这功课的!听到了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