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一百四六章 宴宾客3

第一百四六章 宴宾客3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湖边已经到了不少人,见墨七他们过来,急忙涌上来见礼打招呼,湖边顿时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周六少爷一向眼高,只和几家看得上的见礼寒喧了几句,别的只当没看见,拧着头,四下寻找宁远,客人都快到齐了,他这个主人呢?怎么还没影儿呢?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墨七一眼看到湖中间小船上的女伎,就再没心思再和众人寒喧了,一边胡乱拱着手,一边拧着头到处看他心爱的阿萝在哪里。要是宁远敢把阿萝放到湖里船上晒着太阳这么漂,他跟他没完!

    苏子岚无语的看着墨七,只好跟在墨七后面,挨个见礼说客气话,替墨七回答那些关切,唉,从小到大,他就这么跟在他后头给他擦屁股!

    吕炎长袖善舞,团团见礼,人人都觉得吕大郎对自己格外关注、格外亲呢,这些人里,还是吕大郎谦和懂事啊!

    吕炎客套了一圈,看向季疏影,季疏影会意,两人不动声色脱身出来,走到间深入湖中的亭子里,吕水露出苦笑,示意诸人,“看看,这请的都是什么人?今天的潘家园子,真是一网打尽了这京城所有不成器的子弟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季疏影似是而非的应了一声,看样子并不在意,这几天,他和阿爹说的最多的,就是这位宁七爷。

    阿爹说的对,看人看事,要正着看,更要倒着看,宁远到京城这半个来月,件件事胡闹,却眼看着,这脚步就要站住了。

    他进了殿前卫,早朝时,他就站在离皇上最近的地方,威风凛凛、虎视耽耽。

    他因为俸禄里一匹绸子掉了色,大闹户部,用鞭子抽了七八个有关连的官员,他和几位相公亲眼看到皇上踹了他一脚,拎着他耳朵将他按跪在地上,可对他,也就这样,户部却被皇上严厉训斥。

    阿爹说,墨相和吕相对这位浑不吝的宁七爷,也谨慎的很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时辰到了,他这个主人呢?这象什么话?”吕炎瞄了眼亭子一角的滴漏,摇头叹气。

    “好象来了。”季疏影示意湖边的大暖阁,大暖阁里一片骚动,两人忙往大暖阁去。

    刚走了几步,就看到了宁远。

    宁远一件浅银蓝缂丝长衫,束着白玉腰带,没戴幞头,头发用一根羊脂玉大云头簪子绾着,面如冠玉,挺拨如枪,背着手,从紧挨着暖阁的小山大步下来,风吹动长衫,如谪凡天神一般,偏偏还有几只身形俊美、浑身漆黑、皮光水滑,漂亮的出奇的细犬围在他身边,时前时后,欢快跳跃。

    吕炎轻轻抽了口气,“都说他长的极好……竟有这样风姿,怪不得他爹舍不得管教他。”

    季疏影也是一阵眩目,这样的风姿,真是令人心折!季疏影眨了眨眼,盯着那几只细犬看了几眼,猛转头看向周六少爷。

    周六少爷两眼直直的盯着那几只细犬,兴奋的眉梢乱动,半张着嘴,口水都快流下来了,他爱狗,最爱细犬,不过他太婆,那位赵老夫人痛恨一切有毛宠物,连猫带狗,家里从来不许出现,周六少爷养在外面也不行,赵老夫人说,周六少爷身上有味儿!

    墨七没留意到宁远,他正到处找阿萝,阿萝带着多多,正和诸女伎一起,规规矩矩的呆在离暖阁不远的下人房里等传唤。

    宁远出现在小山上,坐在窗前门口的几个女伎顿时轻呼出声,阿萝也忙站过去,看着带着那群细犬,从山上大步下来的宁远,只一眼,就看呆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气势人品,她还是头一回见,这就是那个罗刹女嘴里的凶神恶煞?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宁七爷真好看!”站在阿萝旁边的红袖满眼桃花的赞叹。

    “咦,他不是去你那儿找过你?”旁边的红伎柳漫接了句。

    “去是去了,可我没见着,他和师父说了几句话就走了,嗯,他也去找过你?你跟他……成了好事没?”红袖和柳漫关系不错,推着她笑问。

    “去是去了,连杯茶也没喝,看了一眼就走了,我都没来得及下楼,早知道宁七爷是这样人品,我就到大门口等着他了!”柳漫遗憾极了。

    众女伎的议论在阿萝耳边转了几个圈,听到了,却又没听进去,原来宁七爷是这样的人品,一会儿他说什么,她肯定听话……

    宁远已经大步到了暖阁门口,吹了声口哨,众细犬立刻排成一队蹲在了暖阁门口,宁远进了暖阁,拱手转了半圈,“诸位赏光,这是给我宁远的脸面!今儿个,诸位一定要玩个痛快,这是我宁远请客的规矩!这园子里,一切!诸位随意!人呢?”

    宁远一声吼,守在下人房门口的婆子急忙示意众女伎:“快去快去!好好侍候!千万别惹我们爷不高兴!”

    阿萝走在最后,还没进暖阁,墨七一眼看到,急忙挥着手,“阿萝!阿萝!是我,是我!我在这儿!”

    说完,从栏杆上翻过去,一脚踩烂一株盛开的牡丹,奔着阿萝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阿萝蹙了蹙眉,嫌弃的扫了墨七一眼,多多看看兴奋的忘了形的墨七少爷,再看看宁七爷,暗暗叹了口气,跟宁七爷的风采比,墨七少爷真是提鞋都不够噢!可惜宁七爷家那个姐姐太凶太吓人了!

    墨七被阿萝嫌弃惯了,浑然不觉,跟在阿萝旁边,一会儿从阿萝身后绕过去,一会儿又从阿萝身前转个身到另一边,嘴里说个不停,“阿萝,我好些天没去看你,你没怪我吧?头面我给你打好了,今天没带来,一会儿我就让人给你送到软香楼,阿萝,我这些天没去,你想我没有?阿萝,我天天想你,做梦都想……”

    阿萝连‘嗯’都没嗯一声,只管走路,暖阁里,苏子岚等人早就习惯了墨七这幅作派,宁远瞄着眼一脸矜持的阿萝,扫了站在暖阁外的卫凤娘一眼。

    卫凤娘已经看到殷勤的过头的墨七,和根本不搭理他的阿萝了,这一对太显眼了,想不看到也不容易,看到宁远的眼风,叹了口气,这阿萝小姐啊,可真是……惯坏了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