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一百四二章 福安长公主的难题2

第一百四二章 福安长公主的难题2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谢公主关切,都是皮外伤,好的差不多了。前两天就闹着要出去,说总在府里呆着,闷坏了,我拘着他,没让他出去。”赵老夫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昨儿个,僧录司那边说,要让寂明到城里福寿庵做主持,这事跟公主说过没有?”又闲话了几句,赵老夫人关切的问起了正事。

    “这事不用跟我说,我也不管这个。”福安长公主神情淡漠。

    “怎么能不管呢,你在这庵里清修,这庵里主持的人,总得让人放心才行,寂明师太在这庵里两三年了吧?一向妥当,这僧录司真是胡闹,哪儿找不到个人去福寿庵,偏偏要让寂明师太去,我听说这事儿,就打发人去僧录司问了,怎么能从公主那儿调人呢?”

    赵老夫人看起来十分忿然不满。

    李桐心里划过丝奇异的感觉,这位以贤德闻名的老夫人,好象十分的憨厚。

    “我日常清修,只在这院子里,庵里怎么样,我统不管的,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寂明师太几回,她在不在,走不走,我半分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福安长公主语调淡漠,神情更加淡漠,颇有几分已经修行的断了俗世****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福寿庵在城里,香火旺盛,不是清苦的宝林庵能比的,僧录司既然给了机会,怎么能因为我一已之私,强留寂明师太在这清苦之地?若是这样,岂不是我的罪过?这要是坏了我的修行的事,随她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老夫人皱着眉,看起来很不高兴。“这寂明也真是,她是出家人,难道不是越清静越好?非要往城里凑,可见也不是个真修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出世修行,有入世修行,各人有各人的修行法。”福安长公主的话越说越有玄机。

    “唉,我就不爱听你说修行这两个字。”赵老夫人长叹了口气,“阿真哪,你也别怪我依老卖老,我知道你是个重情重义的,孝心更重,可太后走了,守上三年孝,这就是尽了人子最大的孝心了,到哪儿也没有父母去了,儿女就都要出家的理儿,你不能总在这庵里住着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,我跟你说过,母亲一走,我的心就死了,我本来就厌恶凡尘俗世,当初因为有父母的生养深恩拘着,不得不在凡尘俗世中承欢膝下,后来,阿爹走了,母亲又走了,我生无可恋,不在这庵里住着,还能去哪儿?”

    福安长公主言语冷淡。

    “话可不能这么说!”赵老夫人看起来十分头痛,“太后临走前,别的都放心,就是不放心你,当时,太后怎么嘱咐你的?让你一定要尽早挑个好人家嫁了,相夫教子,太后临走前,把这件大事托付给了我,阿真哪,太后可是一心一意为了你好,你不能总这么违着太后的意思不是。”

    李桐听的愕然,原来赵老夫人是来劝福安长公主嫁人的!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母亲如此疼爱我,我才要终此一生,替母亲祈福。”

    “真姐儿!你不懂,你这可不是真孝敬,什么叫孝?顺父母心意才真正叫孝,真姐儿啊,我知道你是个真孝敬的,可太后已经走了,这父母,都是要走在儿女前头的,我知道你难过,可难过,又能怎么样?这日子总是得往下过,咱们得往前走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赵老夫人苦心婆心,李桐心里涌出股极其滑稽的感觉,福安长公主不嫁人,至少不是因为那个孝字,这个,她现在都能听明白了,难道赵老夫人真以为她理解错了那个孝字?

    福安长公主低头沏茶,没答赵老夫人的话。

    “真姐儿啊,你听我说,这出家,修行,那都是历经大难,没办法了,不得已才这样,你这样长年住在这庵里清苦清修,你不知道皇上心里有多难受,那些官员士子,嘴上不说,你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的?别说是皇家,就是普通人家,有吃有喝,日子过的好好儿的,有个妹妹偏偏出了家,人家怎么说那一家的家长?也得被人嚼舌头根子不是?真姐儿啊,你就算不为自己,你也得替皇上想一想,皇上多疼你!”

    赵老夫人换了个方向,李桐听的一颗心提了起来,这一番话,里头的意思就太多了,往严重了说,福安长公主这就是陷皇上于不慈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我实在是……一想到母亲,心里滴血一样,贵妃娘娘说母亲都是因为我,操心太过才病倒的,我也……老夫人,一想到这个,我这心里,痛的没办法。”福安长公主垂着眼帘,语调哀伤。

    “唉!”赵老夫人这一声长叹更加难过,“你这孩子,是个实心眼孝敬的。真姐儿,我跟你说,为人父母,都是这样,儿女但凡有一丝不好,那当父母的,就揪心扯肺一样。

    就说六哥儿吧,其实就是皮外伤,上了药,眼看着一天比一天见好,可我这心里,还是难过的两三个晚上没睡好,天天要是不看上几眼,不让我眼看着好些了,我这心就这么提着放不下,就是看了,也放不下,那你说,这能是六哥儿不孝顺?

    不能这么说,太后是因为你这亲事愁的不行,可要说因为这个病倒的,就算是因为这个病倒的,那父母心,就是那样,这事不能怪你,你也不用这样自责,这当父母的,替儿女操心,就是死了,那都是心甘情愿,你不能总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这样待我,我也要一样回报母亲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这孩子,净说傻话,唉,你说我怎么说你你才能明白?你怎么就不明白呢,这父母怎么对儿女,不是要儿女就一样待父母,而是要儿女过得好,孝敬公婆,夫妻相合,儿女成群,千子百孙,这才是合上了父母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赵老夫人看样子说的口干了,示意绿云替她添茶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要不是皇上,这三千烦恼丝,母亲走那天,我就舍去了,如今虽然还没舍,可我心里,早就已经没有这些了,我也早就看破红尘,只盼着早日归入轮回,也许还能见母亲一面。”福安长公主慢慢晃着手里的杯子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