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一百三八章 抽薪

第一百三八章 抽薪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文二爷说他跟咱们大爷脾气相合,言语投机,又舍不得咱们厨房做的菜,就冲这两条,他哪儿也不会去,文二爷还说,世子是大才,他一个残疾,侍候不了世子这样的大才,请世子熄了这份心思。”

    万嬷嬷发了一通脾气,接着说正事,“欢哥儿说,看样子世子没死心,二爷都不理他了,还磨磨蹭蹭不肯走,不过二爷肯定不愿意再听他多说,说还有事,让他把世子请出去了。唉!”

    万嬷嬷看样子今天受了不少刺激,“姑娘不知道世子那个样子,一进门,就跟到了自己家里一样,听说姑娘住在藤花院,不管不问就直往里冲,他一进门,我就说了,太太在家,他没说先请见太太,连问都没问一句,一头先直冲进藤花院,见姑娘真不在,就问咱们大爷在哪儿,让咱们大爷去见他,咱们大爷凭什么去见他?失心疯了!听说咱们大爷去城里会文去了,他那个冷笑,那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万嬷嬷一边说一边摇头,“真是五通神附了身!然后就说要找文二爷,从文二爷院子里出来,就直奔那个花厅去,一进花厅,要茶要水……失心疯一样!”

    李桐默然听着万嬷嬷的话,最后那些年,姜焕璋最喜欢这座紫藤山庄……那时候已经改名叫凌霄别院了……后些年,皇上倦政,已经极少早朝,姜焕璋就常常带着顾姨娘住到这里……

    在他心目中,这里还是他的凌霄别院,他和他心爱的顾氏的别院。

    “既然失心疯了,就不是大事,以后再说吧,桐桐累了一天了,她还病着呢。”张太太打断了万嬷嬷的话,吩咐水莲等人,“侍候你们姑娘回去歇下,阿桐,都是小事,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,阿娘放心。”李桐答应了,别了阿娘,往藤花院回去。

    看着李桐走远了,张太太脸色渐沉,吩咐万嬷嬷,“趁着桐桐刚才那些话,正好,让姚大和赵景也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姚大和赵景是李桐和姜焕璋定亲后,张太太以帮闲清客身份,悄悄安排到绥宁伯姜华远身边的人,看着他免得他再做出抵宅子买上古徽墨这样的蠢事。

    万嬷嬷眼睛睁大了,“那要不要让赵大掌柜再跑一圈……”

    当初定亲后,张太太曾经打发赵大掌柜,和相熟的各家大掌柜打过招呼,绥宁伯府往后就是李家的亲家了,凡事还请多照应。

    张太太横了万嬷嬷一眼,“你这性子,怎么老了老了又老回去了?从前老太太常说什么?难道忘了?做人要留足余地。况且,再怎么着,咱们和姜家还是亲家,桐桐还是姜家媳妇,照你这样,让赵大掌柜再跑一圈,人家会怎么想?没事都能想出事来,咱们还偏要去找事?这么一跑,往后姜家但凡有点什么事,人家不都得往咱们身上想?”

    “是我想偏了。”万嬷嬷红了老脸,“我也是气极了,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越生气,越不能冲动,去传话吧,还有,让赵大掌柜来一趟,还有你家老朱。”张太太接着吩咐,万嬷嬷眼睛睁大又赶紧落回去,她老伴朱大掌柜统管着家里在京城和附近几个府县的铺子,看样子,太太要动手替姑娘抽流水、调盈亏了!

    李信回来的很晚,浑身酒气,张太太早就让人备下了醒酒汤,看着他喝了一碗,见他身上的酒气虽然重,却没喝多,就放了心,吩咐他回去早点歇下。

    李信回到紫竹院,文二爷正坐在上房门口,悠闲的抿着茶等他。

    李信匆匆沐浴出来,头发只绞了个半干,散着头发在文二爷身边坐下,小厮清平泡了杯清茶给李信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富了好几代的人家,这份享受,真是难得。”文二爷晃着二郎腿,品着茶,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李信一时没明白过来,不过在廊下坐着喝茶说话,这份享受,怎么能扯得上富了几代这话?

    文二爷斜着李信,一边笑一边抿茶,抿完了一杯茶,放下杯子,“我忘了,这上头你是只棒槌!”

    “呃!”李信被文二爷这一句话给噎着了,好吧,若论这个讲究、那个讲究,他确实是只棒槌。

    从前张太太养育照顾他,除了在请先生作学问上大度奢侈,日常衣食住行,一向很节俭,他知道张太太这是为他好,当官的俸禄养家足够,可要很富裕,甚至富裕到李家这样,就是提着头做官,也不一定能有。奢侈惯了,难道要李家供奉他一辈子?

    “现在几月了?你看看这院子里。”文二爷指着满院茂盛的花草,“这会儿,已经是春末夏初了,花草旺盛,那蚊虫也旺盛得很呢,咱们在这廊下坐着,有蚊虫么?”文二爷斜着李信。

    李信恍然,“我太粗心了,先生不说,我倒没觉得,难道是因为这些花草?”

    文二爷呆了呆,斜着李信看了半天,手指朝天,慢慢往上指了几下,“有一样东西,叫天棚,听说过没有?”

    “天棚?”李信是个极聪明的,“你是说这院子里搭了天棚?我怎么不知道?怪不得,刚才进门的时候有两道纱门,我还纳闷,这院子里装纱门有什么用,明天得好好看看,我在淮扬的时候,看到过一回天棚,不过那间院子极小,紫竹院这么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要搭好几天,你想看多少都有。唉!”文二爷满足的叹了口气,“人生一大愿,夏天没蚊虫,看看,这就如愿了。这样的人家,往后你要娶媳妇,这媳妇,可得好好挑一挑。”

    “娶亲的事,我只听母亲安排。”李信干脆去了外面的罩衣,只穿了最里面的轻薄纱衣,往后靠在椅背上,舒服的摊开手脚,文二爷不说,他都没留意,没有蚊虫,真是太让人心旷神怡了。

    “说说今天的文会,怎么样?”文二爷吩咐叫了宁海进来,挥手屏退众小厮,问李信道。

    “热闹了一天,什么都说到了,就是没人提过写文章做学问的事。”李信坐直答了句,文二爷笑出了声,“这我想到了,你细说说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