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一百三二章 皇子的八卦

第一百三二章 皇子的八卦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又一个储君!嘿!”宁远眼睛微眯,冷笑了一声,“我知道了,你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照着储君养大的,两人又是一母同胞,这中间……就难免了。”崔信两根手指对在一起碰了碰。

    “两人的性子,表面上看,大皇子雍容大度,礼贤下士,极有贤君之风,实际上却是个暴烈性子,他这性子,朝廷里人人都知道,还有,秦王府上,去年一年,横死了七个丫头,都是在大皇子身边近身侍候的。”

    “七个……”宁远挑起了一根眉毛,“那之前呢?”

    “之前也有,皇长子成亲早,开府也早,到今年,是第五年了,头一年人头太乱,没能查到,第二年,大皇子的近身丫头,死了两个,可大皇子妃身边的丫头,病死了四个,有三个,是同一天暴病而死,这三个都是大皇子妃带去的陪嫁丫头,之后,大皇子妃病过一场,病了一个多月才好。”

    崔信轻轻叹了口气,“第二年最少,只有一个,是大皇子的丫头,这一年,大皇子纳了侧妃赵氏,又收了赵氏的丫头水氏为妾,第三年死了三个,水氏小产,水氏身边的四个丫头暴病而亡,其余人被发到西南银矿为奴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水氏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小产后第三个月,就一病死了。”崔信看着宁远,“我去看过被发到银矿的那些人,都拨了舌头,刺瞎了双眼。”

    宁远轻轻抽了口气,他自觉狠厉,可跟这位大皇子比起来,他的心肠就太慈悲了。

    “第四年,就是去年,横死了七个,宫里传出来的消息,说是因为这个,大皇子被皇上训斥过,不过这话真假难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说说四皇子吧。”宁远眉头蹙起又松开。

    “是!四皇子锐气逼人,强势傲慢,极其自负,皇上说他这是真性情,很喜欢他的真性情。”崔信脸上带出了笑意,“四皇子这个人,说话都得比别人多说一句才行,总之,谁都得让着他。这两位,从骨子里来说,其实是一样的人,暴烈傲慢,自以为是,只知猛冲不知迂回,小的以为,这是两只猛虎,早晚得亮牙出爪,血肉相见,到时候……若是两败俱伤,那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今年金明池演武,怎么突然打起来了?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没有?”

    “有!”崔信眼里闪着亮光,“那天的冲突起的极其突然,小的就留了心,趁着天黑,亲自潜到水里去看了大皇子和四皇子当时乘坐的那两条船,谁知道刚看大皇子的船,就有人来,把四皇子的船拖走了,没过多大会儿,大皇子那条船,也被人拖走了。拖走大皇子船的,是大皇子的人,拖走四皇子那条船的,是四皇子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船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嗯,大皇子那条船,船底正中被人切出了一尺长半尺宽的洞,边缘整齐,肯定是用利刃切出来的,我看的时候,那个洞用一块油布塞的很粗糙。”

    “用这个法子想在金明池演武那样的场合害死一个皇子,这也太蠢……嗯,若是水里再藏几个水鬼……也不是不可能,大家都觉得不可能,才最可能。”宁远捏着下巴,一边嘴角往上高高翘起,“不过,还是挺蠢,船的事,大皇子瞒下了?”

    “是,事后我一直关注这事,朝廷内外,一点风声也没听到,小的以为,只怕四皇子那条船,也有问题。”崔信一脸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嗯!你接着说,这事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小的以为,这件事,最妙的,是两个人不约而同,都把这事瞒下来了。”崔信目光炯炯的看着宁远,“为什么会不约而同瞒下来?会不会是两人都动了手脚、都心怀鬼胎?揭了对方,必定要露出自己,那最好的办法,就是替对方瞒住,也就是替自己瞒住。”

    宁远突然哈哈笑出了声,双手抱着膝盖往后仰倒,在炕上滚了两滚才重新坐正,“简直妙极了!”

    “七爷!”崔信有极其无语,哭笑不得的看着宁远,七爷,还跟小时候一样,一高兴就翻跟头打滚。

    “崔叔,你手里的人手够不够?我带了些人,让六月陪你再去挑些人,还有,秦王府和燕王府里有多少咱们的人?有没有在身边侍候、得力的人?这一回,别怕花银子,养兵千日用兵一时,现在就是用兵的时候,人都调动起来,银子用足,头一条,先把秦王府和燕王府都撬出缝儿来!”宁远兴奋的眉飞色舞。

    “七爷放心,这两座王府,至少算不得铜墙铁壁。”崔信脸上透着自信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还有,让人……算了,这事劳你是大材小用,回头让凤娘和六月去办就行,还有件小事,虽小,却只能烦劳你才行,你让人去打听打听上元县的文涛,就是从前袁大将军身边的那位文先生的孙子。”

    “文先生?好!要查什么?”崔信惊讶了一声。

    宁远皱了下眉,“这个文涛,现在跟在绥宁伯世子夫人李氏刚过继的兄长李信身边,刚刚跟过去,一时……我也说不上来,总觉得这中间得也许有点什么事,都查一查吧,看看有没有可疑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崔信垂手答应,“今天的事,”崔信顿了顿,“七爷这几天要小心些,周六少爷和四皇子极其要好,就怕他撺动四皇子出面找七爷的麻烦,四皇子一向全无顾忌、下手极狠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宁远深吸了口气,“你赶紧回去吧,往后若不是必须,你我尽量不要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崔信站起来,曲一条腿,行了个军中礼,垂手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宁远往后倒在炕上,两只手枕在头下,翘着腿晃来晃去,望着雕画精美的藻井,将崔信的话细细理了一遍,周六若是撺动了四皇子……四皇子那个蠢货,肯定一撺就动!若是他找自己的麻烦,那还真是大麻烦……

    不能等到麻烦上身,这事儿……也不是难事,不过得尽快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