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一百一八章 皇上的心思1

第一百一八章 皇上的心思1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宁皇后脾气好?”张太太目光深深的看着女儿,带着几丝小心,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脾气要是不好,堂堂皇后,能一直避在离宫,安静的跟没有她这个皇后一样。”李桐恍过了神,想着宁皇后,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……那倒也是,至少是个省心的,当年季皇后那会儿,宫里多热闹。季皇后一死,京城里小报都倒了好些家,唉,皇上……也真是。”最后几个字,张太太声音极低,低的李桐几乎听不见。

    当年季皇后活着时,宫里隔不了一个月半个月,就点闹点事儿出来,有一回,竟闹到周贵妃跑回了娘家,听说皇上去接了好几回,才把她接回去。

    后来季皇后一病走了,宁皇后进了宫,宫里就一片祥和了。

    宁远进城要轰动的计划成功达成,效果远比他想象的要好。

    他还没进城,关于他蛮横不讲理、挑事找岔胖揍了墨七,顺带揍了周六少爷和苏世子的消息,已经传进了中书门下、宫里、秦王府、燕王府、随国公府、安远侯府等等各处,并从这些地方迅速往外传播,各家小报赶紧打听抄写印刷,抢着头一个发卖……

    总算又有热闹看了!

    等宁远顶着半边脸的淤青,骑在马上,昂然穿进城门时,连守城门的老卒都知道这件热闹大事了。

    驿馆从上到下,提着颗心接进宁远,对于宁远,他们知道的比他刚打了墨七要多不少,他这一路上过来,就没消停过。

    宁远刚下了马,宫里的小内侍就一溜小跑进来了,宣了皇上的口谕,召宁远即刻进宫觐见。

    福伯急忙让人给宁远换上朝服,点了几个一看就老实本份的小厮长随,自己亲自带着,随宁远到了宫门口,眼巴巴看着宁远跟在小内侍身后进了宫门,一颗心高高提到嗓子眼,无论如何放不下去。

    宁远跟着小内侍,目不斜视,穿门过殿,进了皇上日常处理公务的紫极殿。

    趁着小内侍打帘子的机会,宁远抬眼飞快的扫了一圈殿内。紫极殿不算大,布置的一眼看上去很随意家常,皇上侧对着殿门,正坐在南窗下的大炕上,低头看着份折子。

    宁远收回目光,低下头,顺着小内侍手指的方向,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四品御前侍卫,臣宁远,奉旨觐见,皇上万福金安!”宁远规规矩矩的报名,磕头,把头磕的咚咚响。

    “你远道而来,一路上辛苦了。”皇上捏着手里的折子,目光阴冷的盯着宁远,口气极其不善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,是挺辛苦的,吃不好,睡的也不好,这一路上过来,就没吃过什么好吃的东西!”宁远老老实实趴在金砖地上,还真抱怨上了。

    皇上压根没想到宁远会这么答,愣愣的举着折子,瞪着宁远,脸上说不出什么表情,他还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侍立在炕角的常太监,忍不住瞄了宁远好几眼,这位宁七爷,怎么象是有点二愣子。

    “你把河北西路刘安抚使后园子里养的鹿都给杀了吃了,还没吃好?”皇上呆了片刻,反应过来,敲着手里的折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。”宁远双手撑在地上,仰头看了眼皇上,一脸委屈,“那鹿一点也不好吃,全是肥油,肉又松又泡,我跟刘安抚使说了,好好的一只鹿,让他给养废了。下回再养鹿,一定得找个人天天赶着鹿跑,千万不能让鹿闲着,不然鹿肉一点都不好吃。”

    宁远答的严肃认真。

    皇上更加呆了,好一会儿,放下手里的折子,站起来,走到宁远面前,示意他,“抬起头,让朕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宁远急忙抬起头,迎着皇上的目光,咧开嘴笑的那**花灿烂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!你还有脸笑成这样?”皇上被宁远笑的哭笑不得,眼前这货,是傻啊,还是傻?

    “看到皇上高兴。”宁远看起来是真高兴,也是真委屈,“可算到京城了,可算见到皇上了!”

    “瞧你这意思,这一路上,你不但十分辛苦,还十分委屈?”皇上的心情已经变了,背着手,微微弯腰盯着宁远,重重咬着‘十分辛苦’和‘十分委屈’这几个字,宁远连连点头,头点的比捣蒜快多了,“皇上英明!确实辛苦得很,确实十分委屈!臣就知道皇上圣明!”

    皇上直起上身,手指点着宁远,点了十几下也没能说出话来,干脆转个身,走了两步,又转回来,再转过去,无语望屋梁。

    这宁远,跟他想的半点不一样!

    宁镇山上折子请求送小儿子宁远到京城实领殿前侍卫的差使,从接到折子,他心里掂量了不知道多少回了,意外、愤怒、鄙夷各种情绪杂陈,可到最后,他还是没驳回宁镇山的折子,除了那折子写的过于苦情,他还准备冷眼看看宁镇山想玩出个什么花样,他想看清楚,宁家,能不能留给子孙。

    可他压根没想到,宁镇山派来京城的小儿子宁远,是这么个货色,这么一幅德行!

    “来人,把那筐折子抬给他瞧瞧!”皇上坐回炕上,声音高上去了,怒气却象在往下落。

    两个小内侍抬进来一只一尺多高、两尺左右宽的小竹筐,放到宁远面前,宁远伸着头,看看竹筐,再看看皇上,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你拿一个看看!”皇上点着宁远。

    宁远老老实实拿了最上面一封折子,展开,拧着眉,嘴里无声的念叨着,好一会儿,才看完了那份薄薄的折子。

    “看完了。好象是说下臣骄横无礼,奢侈无度。”宁远看好折子,抬头看向皇上,态度十分老实。

    宁远看折子,皇上紧盯着宁远一眼不错,盯着他那一脸认真严肃的表情,那两片动个不停的嘴唇,看了一会儿,再看向屋角的滴漏,看了一会儿,再看向滴漏,这份他扫一眼就能看完的折子,宁远足足看了至少十倍时间!

    “还不错,总算是看明白了。”皇上抬手揉着额头,眼前的宁远,跟他的预想差的太多,差的简直就是黑白分明!“那你跟朕解释解释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好好说,说清楚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