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一百九章 风波2

第一百九章 风波2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还没落座,墨七的表哥、安远侯世子苏子岚再次劝随国公府六少爷周渝民,周六少爷浑不在意的摆着手,“用不着!山路上去累死个人!再说,山上那么多人,谁知道我在不在?再说,这神佛的事,你上回不是说,心到神知?我从京城大老远跑到这儿,这心肯定算到了,行了行了,老刘呢?告诉铛头,烤山鸡别乱放作料,多放作料就糟蹋了山鸡的清香!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去一趟吧。”墨七用折扇捅着周六少爷,“你上次半路上溜了,你太婆不就罚你了?这一回肯定还得罚!”

    “上回有小人告状!这回就咱们几个,又没有小人,太婆怎么会知道?”周六少爷一屁股坐的比泰山还稳,“再说,就罚了两个月月钱,隔天我进宫跟姑姑哭了一回,姑姑赏了我足足一千两!”

    周六少爷伸出巴掌,再转个个儿,一脸得意。

    “娘娘就是大气!”墨七竖拇指称赞,周六少爷顿时眉飞色舞,苏子岚一脸的无奈,连声叹气。

    “那位世子是个懂事的。”张太太低低评论了一句,“那两个……”张太太摇头叹气。

    “傻人有傻福。”李桐低低接了句。

    晋王即位之后,那位周六少爷,先是点了两浙路一个富庶大县的知县,去了没几个月,就嫌日子过得苦,没有人陪他玩,闹着要回京城,闹了大半年,竟一声不吭偷偷跑回来了,晋王也没怪罪他,闲了一两年,墨七进户部,他也跟着进户部历练,巡视京郊的常平仓,酒喝多了,乐过头烧了半个常平仓,也就是赔了些银子,后来又去了礼部,她死时,他已经做到了礼部侍郎,却对仪仗大礼一问三不知,号称礼部不知郎。

    当真是傻人有傻福。

    两人重坐下来,喝着茶,说闲话。

    “这周家真是福气,至少眼前看,三代富贵板上钉钉,还不止三代,周太后往前两代,周家都鼎盛得很,不过那时候是凭真本事。”张太太感叹。

    “嗯,周家祖上不知道积了什么样的功德。”李桐的感慨更深。姜焕璋是后来投靠了赵贵妃和皇六子一系,可周家却是赵贵妃的外家,从赵贵妃进宫那天起,周家就坚定不移的站在赵贵妃身后了,又是一世的富贵荣华……

    “几位爷。”楼下,刘掌柜从厨房赶过来,一头细汗,满脸为难,“七少爷,六少爷,世子爷,实在对不住,今天猎户送来的山鸡本来就少,几位爷也知道,这个时候,小山鸡还没长大,寺里有规矩,没长大的、抱窝的母山鸡都不能动,这个时候,再好的猎户也逮不了几只,本来就少,偏偏今天一清早,刚开了门,就有个客人打发人来订了……订走了几只,钱都付过了,现如今,怕是只能均出来两只,不过,也够了,小的和铛头说了,挑两只最肥最大的,三位爷不过尝个鲜,您看,一只烤,一只炖汤……”

    这两只,还是李家太太体谅,刚刚传话均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两只怎么能够?”墨七顿时瞪大了双眼,他们现在就三个人了,他又让人去请了吕炎和季疏影,五个大男人,吃两只小山鸡,塞牙缝都不够!他墨七请客,什么时候这么寒酸过?

    “谁订的?给他两倍银子,退了!两倍不行再加一倍,拿银子给他,把山鸡都给爷好好整治出来!”

    “什么客人?这京城,什么客人能有我们兄弟要紧?”周六少爷眼一横,也不干了,不过他的关注点在另一个方向,“爷告诉你,别跟爷提什么定不定付不付,这京城,除了几位皇子,别的,统统不在爷眼里!有多少山鸡,统统给爷烤了!再跟爷啰嗦,爷砸了你这座破楼!”

    楼上,张太太一边听一边摇头,周家这十几年是越来越狂妄了。

    刘掌柜既领教过墨七少爷的大方,也领教过周六少爷的威风,不敢再多说,不停的拱手弯腰,一溜小跑退到厨房,赶紧打发人往旁边几家店问有没有山鸡,只要有,不管多少银子都要买回来。

    伙计很快就回来回话,要么没有,有那么一只半只,也早早被人订下了,实在均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宝林寺后山,一整座山上,种满了马尾松,山里的山鸡从小到大吃松子嫩松叶,肉里就有一股特别的清香味儿,成了京城食客们的心头好,可惜宝林寺后山不算太大,所产山鸡有限,因为怕猎户捉的太多,把山鸡捉绝种了,宝林寺就把后山管起来了,每月发一次号牌,猎户凭号牌进山捉山鸡,这样一来,这山鸡就成了很不容易吃着的美味。

    墨七其实没怎么吃出来有什么清香,他吃着这山鸡,跟家鸡就是一个味儿,他之所以号称爱吃这山鸡,完全是因为这山鸡的稀缺难得,贵到离谱,但凡贵到离谱的东西,他都十分喜爱。

    刘掌柜愁眉苦脸的和铛头商量,怎么办?铛头一边拎刀宰杀山鸡,一边头也不回道:“早上那客人,说全要,他又没问统共几只,你算银子是打总算的,也没说统共几只,照我说,一家一半!”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,虽说他没问我没说,可做生意就讲究个实诚,这话东家常说……”刘掌柜一脸纠结。

    “那你看着办,要是让周六少爷砸了咱们这小店,我看吧,砸了也就砸了,人家砸完,回头咱们还得捏着鼻子自己收拾,说不定东家还得托人送份礼到周家,陪礼道歉!”铛头将刀狠狠扎在砧板上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怕这个!要不是……唉!”刘掌柜搓着手,转了几圈,一跺脚,“唉!还能咋办?没办法!行了行了,一半就一半吧,你用心好好做,东西少了就少了,咱们靠味道取胜!”

    “咱这味道啥时候差了?靠味道,照我看,味道越好,吃的越多,那不就越显得少?”铛头斜着刘掌柜,刘掌柜顿步,回斜了他一眼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