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九十四章 为了吃肉

第九十四章 为了吃肉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李桐看了一会儿,低低吩咐文竹,“去跟绿梅说一声,好好侍候文二爷吃好喝好。”说完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这位文二爷的本事,她不是很懂,可她听钱老夫人和那位人老成精的白老夫人说过好些回:那个瘸了腿的才是朝廷的副相,没有那个瘸子,就不会有那位姜相和那座绥宁王府……

    昨天,她不过抱着万一的希冀试一试,她甚至没敢让绿梅说明白她家到底是哪家,毕竟,商户和伯府,在世人眼里,这差距就是一个天一个地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他能来,他来,真是因为她去请了他?还是,有别的什么原因?

    绿梅本来就不敢怠慢,得了文竹递的话,更加用心殷勤,眼看文二爷一口气吃了得有两三斤肉,直吓的胆儿颤,这要是撑死了可怎么办?

    “二爷,您缓一缓,咱们府上羊肉多得是,后院养着一群羯羊呢,只只都比现在这只好,咱们下回再吃吧。二爷,您不知道,小悠姐烤的羊肉,那才叫好吃呢,二爷,您别吃了,咱缓一缓,晚上咱们吃烤羊肉行不行?二爷,您别吃了,万一撑着……二爷啊,还有下顿呢,后头还有十几只羯羊呢,要是不够,让管事再买,您吃多少都有,二爷您别吃了,咱们府上要多少羊肉都有,二爷……”

    绿梅围着对她听而不闻,只管大口猛吃的文二爷转圈,文二爷一大口咬下去,她的心肝就颤上几颤,天哪,可千万别撑死了!

    满厨房的婆子虽然没敢围上来,可也都放下手里的活计,看着狂吃不止的文二爷,看的和绿梅一样,胆儿一阵一阵的打颤,这瘸子可真能吃!

    “呃!”文二爷伸着脖子打了个响亮无比的饱嗝,总算不吃了。端起那碗已经半凉的肉汤,仰头咕咚咕咚大喝了一气,用袖子抹了把嘴角,啪啪拍着已经鼓起来的肚子,“痛快!好吃!这肉煮的好!行了,就冲这顿羊肉,二爷我就勉为其难带几天孩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二爷,您没事吧?我让人给您拿大山楂丸子去了,您慢点。”绿梅小心翼翼的扶着文二爷的胳膊,唯恐他一站起来,就倒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别怕,二爷没事,这不算多,这才几斤肉?多啥?二爷我天生不凡,一顿吃个四五斤肉也就将将饱,今天没敢多吃,往后……”文二爷站起来,背着手,溜溜跶跶围着厨房院子先转了一圈,伸着头四下打量,“嗯,不错,这厨房挺大,家伙什挺全,看样子你们府上挺富庶,很好,非常好!跟厨房上说,往后我就吃肉,别的都不用,就是肉,光肉就行!羊肉最佳。要是有上好的瓜果梨枣,给我送点,越多越好,还有茶,听着,二爷我只喝明前,当年的新明前,住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文二爷已经溜跶出了厨房,转身看了一圈,“这园子里花草也不错,爷住的地方,不拘,这吃穿住行,除了吃,别的二爷我都不挑,不讲究!你们大爷还得多大会儿回来?要是还得会儿,找个地方让我睡一觉,一大早赶过来,没睡好。”

    他昨天半夜被揪起来之后,就没再睡着,这会儿肉足汤饱,困意浓重。

    “说是傍晚才能回来,我带二爷先在客房歇一觉,二爷的住处,等我禀了我家姑娘,这就收拾。”绿梅赶紧带着文二爷往客房去。

    “还有,”文二爷进了客房,打着呵欠往床上一躺,“二爷我喜欢晚上小酌几杯,不用多,可一定得是好酒,要……玉堂春、碧光、琼光、千日醉这样的,都记下了?你这个小丫头不错,去吧,大爷回来,让人把我叫醒……”

    文二爷话没说完,就口齿含糊,倒头就呼呼睡着了。

    竟然没撑死过去!绿梅抹了把头上的汗,叫了一个婆子,一个小丫头在门口看着,自己急忙回去禀报李桐。

    唉,姑娘让请的,这是先生,还是饿死鬼啊!

    李桐已经带着水莲等人,去了李信居住的紫竹院。

    她记的清楚,从前,她曾经替文二爷专门准备了一个清雅的小院,可文二爷几乎一次没去过,他就歇在姜焕璋书房院里,后来,她留心了很久,才摸到一点方向,让人将姜焕璋书院院内西边三间厢房全部打通,四面摆满书架,抬了张极大的花梨木案子放在中间,角落里,放了张小床,文二爷极其喜欢,在那间宽敞非常的厢房里,一住就是几十年。

    紫竹院只有两进,两进却差不多大小,李信住在里面正院,李桐在外院看了一遍,心里有了数就回去了,这是大哥的院子,要动工,得等大哥回来,等他点了头才行,大礼不能错,小细节上更要留心。

    绿梅找到李桐,将文二爷一言一行,连表情一起,一字不漏的说了一遍,一脸苦笑,“姑娘,这是什么先生?吃肉的先生么?”

    “大爷回来不用叫醒先生,一会儿我跟大哥说,等先生醒了,让大哥去见他吧。”李桐只吩咐了一句,一句也没解释,她也没法解释。

    离京城还有两三天路程的和县驿,和一路上一样,驿站早就被定北侯府的护卫们清的干干净净,连驿丞也被赶的远远的。驿站外面,十来步一个护卫,长枪竖在身边,钉子般钉的笔直。

    驿站正院上房,卫凤娘靠着廊柱,无聊的仰头看着满天的繁星。

    屋里,宁远只穿了件白绸单衣,盘膝坐在榻上,榻前,六月垂手侍立,正低声禀报,“……娘娘说,让您能早一点去看她,就早一点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五哥儿。”宁远面色冷峻,他知道大姐姐为什么让他尽量早点去看她,可是,箭已离弦,断没有再回头的道理!

    “是!五爷身体很好,气血旺盛、生机勃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宁远长长舒了口气,活动了下肩膀,脸色稍稍缓和,五哥儿的身体,是他最担心的,他和阿爹虽然想到了五哥儿的病弱是大姐姐的惑敌之计,却不敢肯定,毕竟,大姐姐怀上五哥儿时,正用着药,而且,大姐姐怀五哥儿那一年,耽思竭虑,心神不宁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