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八十九章 钱婆子2

第八十九章 钱婆子2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……”吴嬷嬷想着大爷大奶奶这对别扭夫妻,大爷对大奶奶半分情份也没有,大奶奶对大爷……从前还好,现在看,也不象是个有情份的样子,真是为了替大爷描补?

    “你们府上,现在到底怎么样了?听说让顾姨娘当家理事呢?”钱婆子嘴巴的功夫还在第二,察颜观色的本事才是第一。

    “唉!”这一问勾出了吴嬷嬷满肚皮牢骚,对着钱婆子,从头到尾、从里到外,说了个嘴角冒白沫。

    “唉哟!这顾姨娘简直就是丧门星!”

    “唉哟哟,这还得了!”

    “这是疯了,怎么能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钱婆子开始还能恰到好处的惊叹,等听到姜焕璋真给了顾大爷十万银子,就淡定不住了,“怕是你看错了吧?十万银子?十万?真就是……十万?外头都说是假的?”

    “我亲手拿,亲手点的!要是我看错就好了!”见钱婆子惊愕成这样,吴嬷嬷倒显的淡定了。“我亲眼看着,一张张点出来,崭新的银票子,一千一张,统共一百张,不光我,万嬷嬷也在,从大奶奶的清晖院,从后头到前厅,是我跟万嬷嬷一起去拿,在大奶奶那儿点了一遍,到前面又点了一遍,点给顾大爷和顾老爷时,大爷就在旁边看着,那么多眼睛看着,能错得了?就是十万两!十万两银票子!一个子儿也错不了!”

    钱婆子拍着胸口,一声接一声喘粗气,姜家大爷这不是五通神附体,他就是五通神!

    “这银子拿的太容易,到第二天,顾家那一帮土匪,又打到我们府上来了!我跟你说,要说那姓顾的贱人没跟她爹她哥里应外合,我就把这脑袋割给他!”

    “也……不一定。”钱婆子总算从震惊中缓过口气,“她已经进了姜家门,是大爷的人了,她又不是傻子,这么祸害姜家,她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处?”吴嬷嬷一阵阵冷笑,“开头我跟你一样,也这么想,也想不通,那贱货叫她爹她哥来抢了姜家,她能有什么好处?后来,我就想通了!”

    吴嬷嬷猛拍了一巴掌,挪了挪,凑近钱婆子,“你想想,她伙同她爹她哥,抢的是谁的东西?是大奶奶的!都是大奶奶的嫁妆!把大奶奶的东西抢回她们顾家,她爹她哥能少了她的好处?她们顾家,我跟你说,这一场事,连东西带银子,咱不敢多估,少说也得抢了二十二三万两银子!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!”钱婆子这一声惊叫声音更高,顾家发大财了!

    “就这,还不知足,昨天就急吼吼让人过来找我要钥匙,说要点一点大奶奶剩下的嫁妆,你说,经她的手一点,还能有剩?连根草都不能给你留!”

    “唉哟我的心!我这心口!吴姐姐,这人,怎么能有这么不知足的?”钱婆子捂着胸口,她真觉得胸口有点痛了,这注大财,发的也太容易了!

    “这回你想通了吧?这是头一条好处,第二条好处,就更大了。”吴嬷嬷一脸冷笑,“我们大奶奶本来就病着,几个大夫千叮咛万嘱咐,一定要静养,千万不能劳神生气,你说说,刚嫁进来两个来月,嫁妆被一个小妾叫了家里一群土匪抄了个一干二净,你说说,这事搁谁身上,不得气个死去活来?”

    “啊?这是打着气死大奶奶的主意?这也太歹毒了!”钱婆子已经想到了,但还是满脸愕然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主意,唉,说起来,大奶奶算是个有肚量能容忍的,可就是这样,也气的病重了不知道多少,反正走的时候,是横着抬出去的。就这样了,我们那位爷,还说大奶奶装病,你瞧瞧!这是正宗的失心疯吧?也亏的亲家太太果断,当天晚上,就让人把大奶奶接回娘家了。唉,就这样了,亲家太太还给大爷留了几分脸面,说是大奶奶的病得静养,搬到城外,听佛法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唉哟哟!”钱婆子两只手拍的啪啪脆响,“你们这位顾姨娘,这便宜可占大了,抢光了大奶奶的嫁妆,又把大奶奶硬生生挤出了绥宁伯府,这往后,她跟你们大爷就能当正头夫妻过日子了?这事,夫人还能装看不见?一点都不管?”

    “夫人那脾气,你又不是不知道,伯爷荒唐成那样,她一个字不都没说过,你跟她说,她就生气,说伯爷怎么能错?大爷从两三岁,能把话说齐全起,也就没错过了,大爷要是错了,她就哭命苦,不是大爷有错处,是她命不好,别的还好,就这一条,神仙也劝不下来!”

    吴嬷嬷一提夫人,真是气儿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吴姐,咱都不是外人,我说句不中听的话,从前在陈家,觉得陈家下人当起来真是没意思,现在姜家,我看哪,还不如陈家呢。”钱婆子开始往把吴嬷嬷往某个方向扯。

    “这是实话!别的都不说,咱就说说这人心,你说我从十来岁起,就在夫人身边侍候,跟着夫人嫁进这姜家,一直到现在,你说我对夫人,忠心耿耿这四个字担得起吧?前儿那一场事,我这里,从胳膊伤到腰窝,淤青的没法看,伤的不轻,咱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,伤了胳膊,又受了那场闲气,能有个好?我就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不知道您病了这事,现在好点没有?”钱婆子赶紧慰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一片,慢慢也能好,不提这个了,你说我尽心尽力侍候夫人这么些年,我伤了胳膊,病了这事,她不是不知道,可她一趟也没打发人过来看看我过,这就算了,人家到底是主子,可今天一早,那府里着急忙慌的打发人硬把我叫进去,她见了我,连一句你怎么样了,好了没有都没问!”

    吴嬷嬷一脸伤心,“不问也就算了,那是主子,可她当着满屋子的人,张口就训斥上了,说她病着,我偏偏这事那事的找借口在家里躲清闲,说她平时对我那么好,没想到我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,你听听这话,你听听,我气的……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吴嬷嬷用力捶着胸口,简直想嚎啕大哭一场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