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八十三章 天黑姨娘美

第八十三章 天黑姨娘美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还没来得及。”顾姨娘敏感的觉察出姜焕璋情绪的变化,顿时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,陪了满脸小心翼翼的笑容,“夫人病着,表哥也知道,我一直当夫人象我亲生母亲一样,实在不放心,就去看夫人……夫人……还好……谁知道……阿宁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顾姨娘抬手捂着被姜宁甩了一巴掌的半边脸,看起来一句抱怨不肯说,却又不会撒谎,吱吱唔唔无比难为,只看的姜焕璋心疼不已,不过他醉了,醉眼昏花,只看到顾姨娘的善良难为,却没能领会顾姨娘捂着半边脸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阿娘就那脾气,过一阵子就好了,你先别理她,过一阵子就好了。”姜焕璋酒意有点上涌,咬字都有些含糊了。

    “嗯,”顾姨娘继续捂着脸,她还挨了一巴掌呢,顾姨娘眼里的眼泪更多,盈盈欲滴,仰头看着姜焕璋,声音更加忍耐委屈,“二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顾姨娘的眼泪实在忍不住,扑簌簌掉个不停,“都是我不好,委屈了阿宁妹妹,原本……阿宁妹妹的嫁妆……都怪我……阿宁妹妹恨我,我不怪她,都怪我……一想到……那些……银子……”

    顾姨娘极其艰难,才说出银子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阿宁欺负你了?打你了?”姜焕璋总算领悟了顾姨娘一直捂着半边脸的含义,眉毛竖起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,不疼,这不能怪二妹妹,二妹妹心眼实,必定是被人挑唆了才这样,我一点都没怪她,表哥,你也不能怪她,阿宁妹妹……不疼,真的,一点儿也不疼。”顾姨娘说着不疼,眼泪却掉的更厉害了,把刁状告的纯洁高尚,这是顾姨娘的天赋本事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替她说话!我还能不知道你?还能不知道她?你放心,有我,你是我姜焕璋心爱的女人,我若连你也护不住,岂不是要惹满朝文武笑话?”

    姜焕璋怒意带着酒意一股脑冲上来,脑子不免有些混沌。

    顾姨娘听的怔神,怎么能惹满朝文武笑话?满朝文武笑话绥宁伯府?

    怔神归怔神,她却一句不敢多问他,只顺着他的话说,“都是我不好,你把这府里交给我,到现在都一整天了,我还没理顺……”

    “才一天就理顺?”姜焕璋深吸了口气,用力往回压不停上涌的酒气,保持住头脑里那一丝清明,“你又不是神仙,这府里懒散了几十年,哪是一天两天能理顺的?不急,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姜焕璋打了个酒嗝,站起来,拉起顾姨娘,手往下落揽在顾姨娘腰间,搂着她往外走,“看看你这院子,鬼屋一样,走,咱们回谷兰院,明天头一件大事,就是让人把你这院子收拾布置出来,你把你的丫头都挑好,就照李氏的例……”

    姜焕璋步子摇晃,舌头象是打了个结,“还是比李氏略低一等吧,今天晋王问我你的事了,不是我不疼你,太过了对你不好,你放心,我告诉你,你,最要紧的,是……先是给我生个儿子,嗯,一个不行,多生几个,芳泽,你的儿子,个个都好,好好给我多生几个儿子,多生几个好儿子!越多越好。”

    顾姨娘听的满腔甜蜜都要溢出来了,满脸羞涩、咛咛嘤嘤的答应一声,抬手握住了脸,娇娇俏俏嗔怪了一声,“表哥,你说的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表哥对她真是太好了!

    “第二条,你放心,这一回,为了儿子,为了你,你放心,李氏有诰封的时候,你也要有!这一回,爷决不让……呃!”

    姜焕璋猛的打了个嗝,嗝回了后面的话,他有点酒多了,话也有点多,那个老秃驴说过什么来着?不能再说话了!

    酒多了,今天实在太高兴了……

    “表哥?”顾姨娘见姜焕璋突然不说话了,一颗心一下子提了起来,她的一切,都系在表哥的宠爱上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醉了,醉了!醒酒汤呢?让人给我多拿点醒酒汤来。”姜焕璋半边身子压在顾姨娘身上,一边摇摇晃晃往前走,一边挥着手吩咐。

    这些年,陈夫人以节俭治家,整个绥宁伯府,除了住人的各个院子,别的地方一向黑灯瞎火,顾姨娘这里,出正屋时她把灯吹灭了,这一下,整个院子,内院连外院,一片黑灯瞎火。

    姜焕璋酒劲上涌,脚步虚浮,顾姨娘满腔甜蜜幸福,只顾仰头看着她的表哥,到了院门口,姜焕璋前一只脚跨出了清月院门槛,顾姨娘却没留意到那道半尺高的门槛,脚被门槛绊住,上身却被姜焕璋搂在怀里带出去了,吓的顾姨娘唉哟一声,一把揪住姜焕璋。

    姜焕璋本身就醉步不稳,后面一只脚被顾姨娘别住,再被顾姨娘这么一抓,伸着头直直摔向外面台阶,顾姨娘吓的一声尖叫,两只手乱抓,本能的往前推姜焕璋,以便自己往后站稳,她挣出来了,也站稳了,姜焕璋却更加实在的摔在了院门外的石头台阶上。

    顾姨娘惊恐的看着摔倒在地的姜焕璋,姜焕璋的头撞上青石板时的那声咕咚,刺耳刺心,是她绊倒了他!是她!顾姨娘惊恐之下,不加思索,全凭着本能,心一横眼一闭,直挺挺往前,一头扑在姜焕璋身上,她得和他一起摔倒,这样就不能怪到她头上了!

    姜焕璋双手撑地正要起来,被顾姨娘结结实实砸下来,咕咚一声,脑袋再次砸在了青石台阶上。

    “来……来人!”

    这一下,姜焕璋被砸的脑袋嗡嗡乱响,眼前金星横飞,偏偏背后压着顾姨娘,两只胳膊用力撑了几次,竟然没能站起来。

    顾姨娘院里这会儿半个人影儿没有,姜家下人本来就少,今天一早又被姜焕璋发卖出去大半,这会儿的姜府,随手乱扔砖头都肯定砸不着人,姜焕璋叫人,往哪儿叫去?

    姜焕璋哑着声音叫了十几声,可周围除了虫鸣,没半分回音。

    顾姨娘软软的趴在姜焕璋背上,闭着眼睛懊悔,表哥叫第一声时,她就该醒,刚才没醒,现在再醒,岂不是显得是她装晕?要是让表哥发现她这晕倒是装的,那就是滔天大祸,还是不能醒,可表哥好象伤着了,声音都哑了……

    顾姨娘柔肠百结,到底是醒,还是不醒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