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七十五章 吓晕了

第七十五章 吓晕了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顾姨娘脑袋嗡的一声,难道表哥……顾姨娘嗷一声就哭出了声,一边哭一边提着裙子狂奔,表哥不好了,表哥要死了,她就知道,这福份,跟做梦一样……

    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大难,人心惶惶的姜府下人正是一群惊弓之鸟,被顾姨娘一路哭着跑着叫着表哥的凄惨吓着了。

    天哪,姨娘叫着表哥哭成这样,表哥不就是大爷?大爷怎么了?得了急病了还是被鬼上身没命了?

    刚刚归位各司其职的下人们,又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痛痛快快大哭了一场,从以前带回来的愤懑恐惧,回到到现在郁结在心里的不满、恼怒和焦灼,消散了大半,姜焕璋站起来,也不叫人,自己进净房洗了脸,对着铜镜深吸了几口气,觉得整个人都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虽说阴差阳错又让墨七得了这样的好处,可是,他还是抢在了墨七前面,他已经是晋王府长史,而且,皇上说,让他把银子给墨七送去……

    姜焕璋用力深吸了口气,缓缓吐出来,脸上露出笑容,他刚才心急了,就冲这句话,皇上看他就比看墨七亲近很多,皇上用了墨七的银子要赶紧还,用他的银子,可没提还不还这句话,可见,皇上心目中,他跟他是自己人,而墨七,不是!

    姜焕璋往铜镜前凑了凑,仔细看了看哭红的眼睛,用帕子沾清水小心的按了几按,还是红,不能这样出门,看样子得敷点粉……

    “表哥!表哥啊……表哥你走了我可怎么办啊……啊……啊”

    外面,伴着一声声凄惨的号哭,外加一片杂乱的脚步声,惊的姜焕璋按着眼眶的手一抖,手指头差点戳进眼里,姜焕璋气的扔了帕子,一头冲出净房,正迎上哭的没人腔的顾姨娘,。

    “吵什么?”姜焕璋越过顾姨娘,几步冲出来,‘啪’的掀起帘子,对着跟在顾姨娘后面的一群尾巴,一声怒吼,他真是气极了,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吗?

    “表哥?你没事?”顾姨娘跑的簪子斜着,头发也乱了,一脸的泪,紧跟在掀帘冲出来的姜焕璋后面,伸手摸了下姜焕璋,傻眼了,“独山说您不好了,是独山,是他说的,说您不好了!我就说,表哥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顾姨娘还没完全反应过来,不过,凭着本能,她知道自己这一路哭号冲过来,好象不怎么得体,一旦觉出不对,更大的本能让她赶紧往外推责任,这事可不怪她,全是独山的错!

    没等姜焕璋说话,青书提着裙子,一头冲进垂花门,青书后面,跟着一脸兴奋的秋媚和惊恐不安的春妍,再后面,又是成群的丫头婆子,见姜焕璋好端端站在上房门口,成群的丫头婆子比退潮的海水还快,在姜焕璋暴怒之前,掉头跑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姜焕璋被眼前的乱相气的再一次喉咙发甜,他刚杀了一群鸡骇猴,怎么还是这么没规矩,怎么就吓不住?

    “大爷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捧云提着裙子,一阵风冲进垂花门,一眼看到姜焕璋好端端站在上房门口,腿一软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大爷您没事,小福说顾姨娘正在给您哭丧,夫人已经晕过去了……您好好儿的,赶紧去请大夫!快去!夫人脸都青了。”捧云抱着柱子用力想撑起来,青书急忙扶了她一把,捧云顾不上别人,只看着姜焕璋,急的眼泪一串串往下掉,“大爷,您快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姜焕璋吓的浑身冷汗,这会儿要是阿娘走了,他就得丁忧三年!一困三年再出门,那可就什么都晚了!

    “快去请大夫!大乔!快去!快去请!”姜焕璋一边狂吼,一边直冲出去,什么都顾不上了,能跑多快就跑多快,往正院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捧云跟在姜焕璋后面,一路跑一路哭。

    青书斜着顾姨娘,‘哼’了一声,猛的甩了把帕子,示意秋媚和春妍,“咱们也去瞧瞧,夫人哪,早晚得被那些贱人气死!”

    顾姨娘靠着门框,又怕又恼,这事怎么能怪她?都是独山,是独山说大爷不好了!这怎么能怪她?

    姜焕璋一头扎进正院,正迎上被两个丫头架着,一路走一路痛哭的陈夫人,“……我的命……好苦!我的……儿啊……我的命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见陈夫人好好儿的活着,姜焕璋一口气松下来,只觉得两条腿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将陈夫人扶进屋,耐着性子左劝右劝了一阵子,大夫就到了,看着大夫诊了脉,开了方子,再送走大夫,姜焕璋只觉得浑身脱力,挪到廊下,扶着廊柱,只觉得满肚皮的悲愤酸涩,或许还有怒火,却不知道从哪儿发起,浑身上下更是酸痛无力。

    姜焕璋努力站直,脚步虚浮的挪到垂花门外,突然站住。扬声叫道:“来人!”一个粗使婆子应声而来。

    “你走一趟,现在就去,告诉吴嬷嬷,夫人病了,让她立刻过来侍候,爷给她半个时辰,半个时辰到不了,以后就不用来了!”

    不等婆子答应,姜焕璋深吸了口气,猛一甩衣袖,大步往院外去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小事,他还有紧急而重要的大事,那四万银子,无论如何,今天一定得给墨七送去!

    正院门口,头发蓬乱,衣衫不整的顾姨娘寒缩在一边,另一边,站着青书、秋媚和春妍。

    四个人谁也没敢进去,可也不敢走。

    姜焕璋看着缩着肩、抖抖瑟瑟的顾姨娘,怔怔的出神,顾氏的清雅大气,从容淡然,他看了一辈子,眼前,是顾氏吗?

    “表……表哥。”顾姨娘被姜焕璋看的肝胆俱颤,“都是独山,是独山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独山不就是说大爷心情不好,难过的都哭了,让咱们去劝劝,跟你们也是这么说的吧?难道独山跟你说的,跟和我们说的不一样?”青书接过话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不赶紧打她一棍子,自己就是傻子了!

    姜焕璋没搭理青书的挑事,吩咐青书三人:“你们先回去。”再看向顾姨娘,“回去梳洗干净,再换身衣服,到回事厅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