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七百二二章 放纵

第七百二二章 放纵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墨相没多说话,捧着匣子出来,径直去寻太子。

    太子兴奋的一夜没睡,这会儿还在亢奋中,听说墨相请见,立刻扬声号哭,“大哥!你怎么就走了!”

    墨相进来,捧着匣子,目无表情的看着号哭的太子,一言不发,太子干哭了几声,没听到墨相的赞叹和劝慰,不哭了,拧着眉头斜着墨相,“你不去查清楚大哥是怎么死的,来这儿干什么?孤这会儿什么心情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回太子爷,”墨相双手捧上匣子,“这是从大爷丧身之处捡出来的尸骸,请太子爷过目。”

    太子急上前一步,伸手掀起匣子,往里看了一眼,吓的连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大哥!”太子这一声大哥,似笑又象哭,墨相垂着头,没看他,只管接着说正事,“太子爷,皇上那里,您看?”

    墨相没往下说,太子立刻接道:“大哥是皇上最心爱的长子,就算只有这一段,也不能不让皇上看最后一眼。”

    墨相垂下了眼皮,福安长公主让太子拿给皇上看这两段焦炭,存的这份心,和太子这会儿的心思,如出一辙,唉!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太子离那匣子四五步,示意内侍接过,“这是孤的大哥,孤送他去和阿爹道别。”

    墨相将匣子递给内侍,一句多话都懒得说,恭恭敬敬告退出来,回到自己那间小屋,喝着茶,怔怔的出了半天神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阿萝穿着水莲的衣服,与其说是跪在地上,倒不如说是团成一团缩在地上,多多跪在阿萝身后,努力想将在大皇子府半年多,比原来又胖了许多的身子藏在阿萝身后,以使高坐在上的七奶奶看不见她。

    卫凤娘耷拉着肩膀垂着头,正能多含糊就多含糊的和李桐禀报发生的事,“……我把匕首递给她,是觉得那上头有牙印,是让她……这事怪我,没说清楚,我没想到她平时这也怕那也怕,倒不怕杀人,后来,就来不及了,我一看,没办法了,人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卫凤娘说的糊涂,李桐倒是听明白了,看着卫凤娘,有些无语的问道:“你让她割了大爷那东西?就能掩住牙印的事了?”

    卫凤娘头垂的更低了,“婢子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“火是谁放的?你?”李桐接着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想放来着,没来得及,人来了,是大皇子那个王妃,还有他府上那个装模作样的蒋先生,让人放的火,不但放了火,还威胁那些丫头婆子,有一个说大爷被人杀了的,蒋先生就让人把她扔进火里了。”

    李桐轻轻舒了口气,调转目光看向阿萝,“你的事,七爷跟我说过,今天这件,你和卫凤娘都有不是。大爷也算自作孽,这事该怎么处置,我作不得主,得等七爷回来,还要看看外面的情形。先起来吧,水莲,你带她到后罩房,找一间空屋子让她们主仆先睡一会,凤娘也去吧,有你在,阿萝也能安心些。”

    卫凤娘明白这是先把她们三个关起来,老老实实答应了,跟着水莲,往后罩房去。

    李桐看着三人出了门,端起杯子送到嘴边,片刻,放下杯子,吩咐绿梅,“刚才的话,你都听到了,你去找福伯,把刚才的事告诉他,让他找个妥当人,去跟七爷说一声,你再走一趟,把刚才的事,告诉文二爷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绿梅答应了,忙掀帘出去,先去找福伯传话。

    李桐再次端起杯子,慢慢抿了一口,又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大皇子的死,除了皇上,谁会在乎呢?长公主?李桐眼皮微垂,长公主不会,长公主的心肠,远比她,甚至远比她自己以为的更硬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,有多少人象她这样,听说他死了,竟然有几分轻松和欣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临近年关,大皇子自己放火烧死了自己,皇上惊痛交加,病倒了。

    整个京城,又和去年一样,只能将喜庆和热闹,都压在心里,压在自己家关着的门里。

    太子异乎寻常的关心起皇上的脉案和病情,召见每一个从皇上身边出来的太医,询问病情,以及声色俱厉的威胁诸太医,皇上要是有点什么不好,他一定会把他们全部殉葬,以此表达他身为太子的孝心。

    除了关心脉案,太子还一天一趟,甚至两趟三趟的过去探病。

    午后,仔细问了皇上的脉案,又恶狠狠威胁了太医之后,太子一路看着景,一路进宫探望皇上。

    刚到正殿台阶下,贺嫔扶着个婆子,从殿内出来,站在台阶最上,微微颌首,“太子爷,皇上刚刚睡着,太医吩咐过,皇上这病,只要好好歇一歇,就能好了,若是皇上睡着了,万万不可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孤来看阿爹,难道是打扰?”太子鄙夷而恼怒的仰头看着贺嫔,那份鄙夷和恼怒,因为仰头,而气势全无,恼怒尴尬之下,太子三步两步上了台阶,和贺嫔一样站在台阶最上,低头看着贺嫔,总算有了居高临下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皇上好不容易睡着了,太子爷若是一定要见皇上,那就得吵醒皇上,吵醒了皇上,不是打扰么?”贺嫔这几天心力憔悴,养了半年,已经不小的脾气,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竟敢说孤打扰皇上?放肆!”太子怒了,姓贺的果然没一个好东西!

    “太子爷,太子爷!”常太监掂着脚尖,一路小跑从殿内出来,“太子爷息怒,太子爷,千万不能跟贺娘娘这样说话,贺娘娘刚怀了身孕,求了签,说是个男胎,这胎还没坐稳呢,太子爷可得千万小心,可不能气着了贺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常太监离太子两三步,连解释带不停的拱手欠身长揖。

    太子的脸色一下子变了,“怀上了?阿爹……不可能!哪儿来的野种?”

    “你!”贺嫔气的脸都白了,“这要是野种,那太子岂不也成了野种?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太子一声暴喝,抬起脚,恶狠狠的踢在贺嫔肚子上,一脚落下,别一只脚立刻跟上,一脚接一脚,只踢的贺嫔惨叫连连,片刻,一道细细的血迹,就从贺嫔裙子下漫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