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七百十章 作死的节奏

第七百十章 作死的节奏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我们七少爷让小的禀报七爷,周六爷今天上午奉旨巡查大皇子府的时候,见到了阿萝还有多多,周六爷说,阿萝求六爷救她出来,我们七少爷让小的过来问问七爷,能不能想办法把阿萝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小雨一口气说完,舒了口气,有些眼巴巴的看着宁远,他跟着他家七少爷,跟阿萝家多多很熟,也很希望七爷出手,救出多多和阿萝这一对主仆。

    “周六怎么见到的阿萝?”宁远紧拧眉头,立刻追问道,小雨呆了呆,摇着头,“回七爷,我们七少爷没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大英,挑两个人送他回去,卫凤娘呢?叫她来见我。”宁远不再多问,大英领命退出,宁远揽着李桐,出了院门。

    “要是碰上的,那也太巧了。”李桐仰头看着宁远。

    “我让人交待过阿萝那个蠢货,让她装病,一直病着,最好门都不要出。碰上?找上还差不多!”宁远语调里透着怒意。

    “大皇子府高墙圈着,进去个人,不知道多少人盯着,她怎么敢……”李桐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好叹气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打算年里年外,让她病死出来,现在……这只蠢货!真要死了,也是她自己作死。”宁远声调微冷。

    “能活,还是给她条活路吧。”沉默片刻,李桐低低道。

    宁远低头看着她,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卫凤娘赶上来,离了十几步,扬声招呼,“七爷,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一趟大皇子府,看看阿萝那个蠢货怎么样了,不要惊动任何人。”宁远头也不回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卫凤娘一怔,答应一声,垂手退了几步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大皇子待姬妾不大好?”两人挤在一起,沉默着走了一会儿,李桐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大好,是……”宁远的话顿住,好象不知道怎么说,“往死里折腾。我最厌恶这样的东西。女子柔弱,不说是娇花,也差不多,仗着生为男人……这样猪狗不如的东西,真不该活在世上!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宁远声音很低,却让李桐心里猛的一沉。

    “已经高墙关起来了,以后不要再送人进去,咱们手上,最好不要……沾上林家的血。”李桐抬手抚在宁远胸前,低声劝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要不是不想沾上这血,我也不能容他到现在,宁家祖上和太祖有约,宁氏和林家,互不杀戮,我来前,阿爹嘱咐过,你放心,也用不着我动这个手。”宁远握住李桐的手,低头吻了下,再往下低,在李桐额头吻了下,嘀咕道:“好好的雪……不说这个了,咱们赏咱们的雪,我挑了桶上好的女儿红,在后面草亭里,那儿赏雪最好,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!我酒量很好,能喝半斤呢。”李桐声调微扬。

    “半斤?”宁远笑起来,“不错!确实!好酒量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笑话我呢?”李桐抬手拍在宁远胸前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哪敢?小心!”宁远一把揽住脚下打滑的李桐,突然弯下腰,打横抱起李桐,“雪地里不好走,我抱着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卫凤娘回来时,已经快天亮了,犹豫了片刻,没敢打扰她家七爷和夫人,在门房里歪着睡了一会儿,得了七爷和夫人已经起来的信儿,才进了正院请见。

    宁远叫了卫凤娘进来,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卫凤娘扫了眼李桐,宁远眉头微蹙立刻又舒开,“那就好,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卫凤娘低眉垂手退下,没多大会儿,小厮将卫凤娘叫进了练武场,宁远一套拳毕,冷声道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是在大爷房里找到的,双手吊在床头,腿被人按着,大爷……”卫凤娘垂下眼皮,“阿萝叫的没人腔。”

    宁远双手背到身后,面无表情,片刻,扫了眼卫凤娘,“知道这样的事不必惊扰夫人,你懂事多了,从现在起,还回原处当差,反正你粗手大脚,也侍候不了夫人。”

    卫凤娘眼里都是喜悦,忙答应一声,垂手退出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顾大爷连往药铺跑了两三天,到第三天,刚进药铺门,就被两个伙计叉出来,站在街对面,眼巴巴看着玉墨提着一筐子药丸送进铺子里,出来时,斜着他,提起筐子,用力拍了几下,扬长回去了。

    顾大爷气的错着牙,恨不能一脚踹飞了玉墨,再把这间药铺一把火烧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奴婢,是他的妾,他的人!

    顾大爷气的胸口一阵接一阵的痛,这世道,还有天理吗?这事儿不能这样,不能就这么算了,得想想办法……

    顾大爷拧眉半天,突然福至心灵,一个转身,连走带跑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一个卖糖条的小贩瞄着他,缀了上去。

    顾大爷左转右转,拐进了离大相国寺不远的一条阴暗的小巷子。

    小巷子又深又长,四通八达,破烂不堪,小贩将糖条箱子顺手放到一家店铺门口,袖着手缩着肩,紧跟在顾大爷身后,也进了巷子。

    顾大爷在巷子里转了几个弯,进了一间大杂院,直奔东边厢房,没多大会儿,顾大爷被人推了出来,“……都说了,晚一天就给,爷什么时候短过你的钱?哎!你这……”顾大爷话没说完,厢房门咣一声就关上了。

    顾大爷出了一脸忿忿,出了大杂院,小贩犹豫了下,从后面追上去,捅了捅顾大爷笑道:“这位爷,你要的东西,小的这儿也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有?”顾大爷顿住步,上上下下打量着小贩,“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东西?你也敢有?”

    “瞧爷说的,那屋里还能有什么东西?”小贩嘿嘿笑了几声,冲大杂院努了努嘴。

    “也是!”顾大爷一听可不是,“什么价?”顾大爷两根手指捻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得看大爷要什么样的,做什么用,这个,一分价钱一分货,爷说是不是?”小贩答的含糊。

    “这蒙汗药还有什么样不样的?”

    “光要蒙汗药?”小贩看起来十分失望,“蒙汗药可没什么钱赚。”说着,小贩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多两成,要不三成?”顾大爷一把拉住小贩,“你放心,等我……就隔一天,你先把药给我,就明天,明天我就给你钱,多三成,三成!”

    “三成也没钱赚。”小贩甩开顾大爷,袖起手,一溜小跑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