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锦桐 > 第七百零一章 老夫老妻

第七百零一章 老夫老妻

作者: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离门最近的绿梅一个箭步,上前开了门,见是卫凤娘,一口气松下来,抬手拍了拍胸口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是谁呢?”卫凤娘跟绿梅几个都是熟人,瞧着绿梅这个样子,忍不住调侃了句。绿梅白了她一眼没答话,明知故问么,还能是谁?

    “我来见……夫人吧,诰封过两天也就送过来了。”卫凤娘解释了句。

    “进来说话吧。”李桐听到卫凤娘的声音,吩咐了句。

    卫凤娘几步进来,冲李桐拱了拱手,“恭喜。”

    李桐被她这一声恭喜窘住了,水莲噗一声笑起来,卫凤娘比李桐窘多了,“夫人见谅,我不擅这个,也不会说话。七爷吩咐婢子到夫人身边侍候。”

    卫凤娘顿了片刻,才垂头接着道:“当丫头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李桐一愣,随即问道:“你做了什么错事了?”

    卫凤娘听李桐问了这句,好象松了口气,说话也没刚才那么尴尬为难了,“也……没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李桐扫了眼几个喜娘,水莲会意,笑着示意几个喜娘,带她们出了新房,往后面院子里吃点心喝茶,歇着去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见喜娘们都退了出去,李桐看着卫凤娘问道。

    “私自给大皇子府的阿萝送了两回东西。”卫凤娘低着头不看李桐。

    “阿萝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还好,她有点小聪明,一进去就装病,那一次一起进去的人多,她这病一直装到现在,也没人理会。”卫凤娘的话十分简洁。

    “送了两回东西,受人之托?”

    “杜妈妈,头一回杜妈妈担心阿萝,我进去看了一趟,第二回杜妈妈求我给阿萝送了点银子,还有几包药,回来七爷就知道了。”卫凤娘问什么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七爷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杜妈妈过府来给七爷磕头,感谢七爷关照阿萝。七爷就知道了。”卫凤娘低着头。

    李桐失笑,“就让你当丫头了?”卫凤娘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的丫头只怕你做不了。”李桐的笑忍不住,“不过既然你们七爷发话了,你就……”李桐转头看了圈,指着绿梅笑道:“跟着绿梅,让她给你派差使吧。”

    卫凤娘拱手谢了,站到绿梅身边,绿梅往旁边退了半步笑道:“可别这样,姑娘不给你派差使,我哪有差使给你?你去忙你的,不忙就歇着。”

    卫凤娘想了想,也笑了,冲绿梅拱拱手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水莲几个侍候李桐去了大礼服,沐浴洗漱,换了衣服,刚摆了几样清淡小菜和粥饭上来,宁远就大步留星回来了。

    李桐刚要坐下吃饭,见他进来,顿时有几分紧张尴尬,虽说她和他对坐说话喝茶不知道多少回了,可以夫妻的身份对面相见,这还是头一回。

    “这几样小菜好!”宁远先伸头看了眼桌子上的小菜粥饭,“这粥也好,我也饿着呢,我先去洗漱,一身的汗臭,等我一会儿,就一会儿,咱们一起吃!”

    宁远一边交待,一边往净房进,水莲清菊等人,跟李桐差不多紧张,来前就听说了,七爷屋里近身侍候的,是大英他们几个小厮,没有丫头,如今姑娘嫁进来,这上房,小厮们肯定不能随便进来了,那七爷的日常起居,就得她们几个侍候。

    水莲使了个眼色,清菊和绿梅急忙跟进去,宁远转身看到清菊和绿梅,摆了摆手,“看看水好了没有,水好了就退下吧,不用你们。”

    清菊犹豫了下,绿梅拉了她一把,曲膝回道:“水已经备好了,七爷看看冷热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退下吧。”不等绿梅说完,宁远一脚踏进净房。

    绿梅和清菊伸手替他带上门,听着净房里哗哗的水声,侧耳凝神等着里面传唤,没多大会儿,宁远披着件本白绵长衣,光着脚,头发水淋淋出来,示意两人,“给我绞绞头发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起动手,很快绞干了头发,松松挽起,宁远绵长衣也不穿了,一件白绸衫一条白绸裤,几步转进上房,迎着李桐大瞪的双眼,懒散的伸了个懒腰,“累了一天了,可算能松快松快了,这粥好,这个菜好,小悠的手艺?”

    宁远随意的仿佛和李桐是几十年的老夫老妻了,他这幅作派,让李桐无语失笑之余,刚刚那些紧张尴尬,也几乎都消散了。

    宁远吃的香甜而快,李桐一边吃一边看着他吃,见他吃好了,也放下了碗筷。

    水莲等人送了清水清茶,漱了口,再上了茶,李桐端着茶碗,就开始有些忐忑不安,刚慢腾腾把茶碗送到唇边,坐在她对面的宁远已经仰头喝光了浅浅的一碗茶,放下杯子,看着李桐。

    李桐端着茶碗的手僵住,想横他一眼,横到一半就溃退下来,干脆垂着眼皮,只装不知道他正盯看着她看。

    “掩鬓要掉下来了。”宁远突然伸手从李桐头上拨下一支赤金嵌宝掩鬓,李桐吓了下,要往旁边躲闪时,宁远已经拨下掩鬓,托在手心里了。

    “真好看。”宁远托着掩鬓,在红火燃烧的烛光下,转来转去的看着宝石的光泽。仿佛真的很认真的在欣赏这支美丽的掩鬓。

    掩鬓拨下,几缕头发,就滑到了李桐耳边腮旁,李桐恼怒的别过头,她那只掩鬓好好儿的,什么时候松了?

    宁远将掩鬓小心的放到几上,上身后仰左侧右侧再欣赏了几眼,转头接着研究李桐的头发,“你头发没绞干就挽起来了?”

    宁远上身往前探,伸长脖子,仔细看着李桐鬓角散掉下来的几缕头发。

    “干了。”李桐上身下意识的往后仰。

    “好象没干,你别动,我看看。”宁远一边说,一边极其利落的挪过去,坐到李桐身侧,伸手去捻那几缕头发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干了。”李桐忙侧身,一急之下,手里的茶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烫着没有?还好还好。”宁远一只手从李桐背后伸过去,另一只手上前接过李桐手里的杯子放到几上,抓住李桐的手仔细看,“虽说烫红了点,好在没怎么烫伤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