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四百三十一章 惹得一身腥

第四百三十一章 惹得一身腥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赵家是皇后的母家,没有请圣旨就抄检赵家的住所,一般衙门不可能接下这样的差事。

    琅华感觉到了庄王妃投来的目光。

    庄王妃是想要父亲带着皇城司去查人。赵承衍在皇城司大牢,皇城司无论做出什么事都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而且只要顾家瞒着皇上为太后办事,从此之后就等于被太后拿住了把柄,只能本本分分地效忠太后。

    庄王妃想要自己逃脱,就不惜将别人都牵连进来,牵连了皇后、赵家还不够,还算到了她头上。

    这盘棋下的很精明。

    庄王虽然遇到事就将手下人抛出来,但到底还是老奸巨猾,有些本事,即便是落网之鱼,也能想法子奋力挣扎。

    如果这还是一年前的顾家,琅华肯定要紧张,太后娘娘随手一指,很可能会让顾家冒着危险去救庄王府。如今,一切都在她和裴杞堂的安排之中,他们不但可以随机应变,而且在太后心里会衡量,光凭庄王妃这样一句话,能不能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毕竟太后和皇上还没有撕破脸皮,顾家这颗棋子能不能用,什么时候用,在太后娘娘心里都会有个思量。

    琅华站起身换了一杯茶给太后。

    太后看了一眼琅华笑道:“好孩子,这里的事与你无关,你出去吧!”

    庄王妃惊讶地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太后竟然这样维护顾琅华,涉及了顾家就不让顾琅华在这里,免得顾家在皇上那里没法交代。

    琅华行了礼,规规矩矩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庄王妃嘴唇嗡动。

    直到顾琅华关上了门,太后才冷笑道:“你们做了这么多事,现在还想让谁来背锅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臣妾说的句句是实话,”庄王妃抬起脸,“太后娘娘明鉴。”

    庄王妃说完话,一个小内侍进了门,低声在太后娘娘耳边道:“皇上已经打猎回来了,今年收获不少,皇上很高兴,让人在前面备下了宴席。”

    皇上那边一切如常,是不是他们还有机会,只要这件事不闹到皇上那里,太后就能想方设法为他们遮掩。

    成败就在太后娘娘一念之间,庄王妃紧张地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琅华走出门,吩咐萧妈妈:“让吴桐去送消息。”

    萧妈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和裴杞堂之前的判断没有错,庄王果然狗急跳墙,拽出了赵家,接下来就看赵家要怎么应对。

    琅华带着阿琼和阿莫去前面的花厅,远远地就看到徐谨莜走过来。

    徐谨莜看到琅华,脸上立即露出笑容:“原来你在这里,大家都在前面议论……”说着看向太后娘娘屋子里看去,“那边没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“姐姐说的是哪边?”琅华不明就里地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徐谨莜如同一下子被人捂住了嘴,后面的话不知道怎么说出来。

    她还真是与顾琅华冤家路窄,不论遇见什么事,她总会跟顾琅华对上,她今天却顾不得这些,耐着性子道:“我听说,庄王府贩卖了许多香料,是不是真的?”没想到太后娘娘会当着许多女眷的面怒斥庄王妃。太后娘娘是什么意思?是准备惩戒庄王府了?不是有杜其仲顶罪了吗?局势分明已经定了下来,是谁又搅浑了一池水。

    琅华有些意外:“姐姐不是跟庄王郡主走得很近吗,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事。方才玉环郡主还提起姐姐,说姐姐常常去庄王府做客,她用香料给你做过两个香包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恨不得将腰间的香包拽下来,脸颊也一片热辣,像是被人狠狠地打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她去庄王府,那是因为断定太后会保庄王。

    谁知道,太后心思难测。

    徐谨莜忙解释:“我……我没有……这是谁说的,我整日里在宫中陪伴太后,怎么会去庄王府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目光闪烁的模样,让琅华想起了徐恺之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面容放在一起,是那么的不同。

    真的就是龙生九子,还是被她猜中了,她和徐谨莜的身世都有问题。

    徐谨莜和前世比起来,仿佛愚钝了不少,是不是因为少了人在旁边提点,那个帮助徐谨莜的人会不会就是许氏?

    所以前世,许氏更喜欢徐谨莜。

    徐谨莜那个风光的庆元公主是怎么来的?有没有许氏的帮忙?

    琅华摇摇头不想被这些事烦恼,她微微一笑:“姐姐要去求见太后?那我先行一步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顾琅华施施然地离开,徐谨莜装作若无其事,却攥紧了手指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那边要不要回话?”身边的丫鬟小心翼翼地提醒徐谨莜,“那边已经是第三次送信来了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眉毛仿佛皱在了一起:“我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谨莜带着人悄悄地走到了一处假山石后,刚刚站稳就被人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徐谨莜吓了一跳,差点就喊出声来。

    庄王的次子齐宗程一脸焦急:“徐大小姐有没有打听到,我母亲和妹妹到底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徐谨莜皱起眉头,立即甩脱了齐宗程的手,正色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齐宗程一脸哀求:“太后这边出了事,我也是束手无策,只能来求妹妹帮忙,妹妹与玉环是好姐妹,又与我侧母妃关系匪浅,前几日还来到王府做客,一定不会不管。”

    齐宗程哪里是在求她,分明就是要挟。

    徐谨莜看过去,齐宗程眼睛里满是惊慌。

    徐谨莜不禁冷笑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齐宗程立即缠上来堵住了徐谨莜的去路: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徐大小姐对庄王府的恩情,我记在心里,永远都不会忘……”

    徐谨莜没想到去了一趟庄王府,却惹来这样的麻烦,齐宗程就像是膏药般牢牢地贴在她身上,她不肯过来,他就是三番两次打发宫人来传话,再这样下去一定会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徐谨莜道:“太后没有让我过去,就连顾琅华也被打发出来,谁也不知道她们说些什么话,庄王侧妃曾是慈宁宫的女官,怎么会没有人手在宫中,她一定能打听出消息。”

    齐宗程垂下头,“你没听过一句话吗?锦上添花易,雪中送炭难。现在我们家里这个样子,没有人会伸手了,”说到这里他顿了顿,“只有妹妹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第一章,后面还有。

    谢谢大家的支持和爱护。

    请继续投月票给教主,爱你们,么么哒,比心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