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四百二十二章 处罚

第四百二十二章 处罚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徐松元的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这是在前院的书房,如果有客人来,下人是要退避三舍的,否则为什么会在书房外安一只铃铛,里面需要伺候才会摇铃让下人进去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人是在书房外不远处偷窥。

    如果治家严不会有这种没规矩的事发生。

    这等于是在裴杞堂面前犯了一个可笑的错误。

    不光是错误,还暴露了徐家是个四处透风,没有规矩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来人,”徐松元怒气冲头,喊了一声,指向黑暗里,“去看看那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徐家管事去拿人,裴杞堂却淡淡地看了徐松元一眼:“徐大人训斥家人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今晚的谈话泄露出去,那就是徐家的问题,或许裴杞堂急着离开,就是因为发现了外面有人在偷听。

    徐松元抿了抿嘴,只好先将裴杞堂送出门。

    徐松元再回到院子里,何嬷嬷已经被压着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。”徐松元惊讶地望过去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是哪个不懂规矩的小丫鬟。

    何嬷嬷捂着被锞子打伤的眼睛,哆嗦着嘴唇低声呻吟,眼泪不由自主地淌出来。

    徐松元皱起眉头: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何嬷嬷疼得说不出话来,她本想要找到机会去跟裴杞堂说句话,却没想到刚刚一露头就被一块石头般的硬东西击中了眼睛,然后不受控制地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在书房外偷窥,老爷一定不会饶了她。

    何嬷嬷道:“老爷,奴婢是有事向老爷禀告……”

    徐松元沉着脸:“有事想我禀告,为什么不让管事通传?你明知道裴大人在书房里,却鬼鬼祟祟地藏在这里,你想要偷听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何嬷嬷慌忙摇手,“老爷,奴婢不敢偷听,奴婢只是向等到裴大人走了之后,再出来禀事。”

    “还在狡辩,”徐松元冷笑,“你真当随随便便就能糊弄过去。”

    何嬷嬷咬紧牙关。

    徐松元道:“谁让你在这里的?你到底来做什么?是你自己,还是旁人?”

    何嬷嬷还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何嬷嬷,你怎么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惊讶地站在那里,眼睛里一片茫然,看着何嬷嬷发呆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父亲,何嬷嬷怎么了?”徐谨莜喃喃地向何嬷嬷道,“我不是让你去小厨房,吩咐厨娘将方才煮好的粳米粥热了给恺之送去吗?你怎么到这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何嬷嬷感觉到嘴一下子被封住了,大小姐这是要将所有事都推给她,想到这里,她整个人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徐松元吩咐管事:“将她压去柴房好好审问,一定要问出个实情。”

    管事应了一声,正要动手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身边的如妈妈走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如妈妈向徐松元行了礼:“老夫人听说书房这边出了事,遣奴婢过来问问。”

    这么快母亲就知道了,徐松元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如妈妈道:“老夫人说,这样的事大老爷不必管,她来处置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母亲在这时候插手,是怕他处置的太过严厉,还是怕他随随便便就饶了何嬷嬷。

    徐松元还没思量清楚,就发现管事妈妈已经将何嬷嬷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徐松元忽然明白为什么杭氏总是一副恹恹的神情,因为表面上是杭氏在掌家,其实徐家还被母亲牢牢地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徐松元看着徐谨莜等人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谨莜仿佛受了惊吓一般坐在徐老夫人身边。

    “何嬷嬷不是那样的人,她不会偷听,她一直都本本分分,”徐谨莜小声地念叨着,“她今天怎么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”徐老夫人冷冷地道,“本来她就是陆家送来的,并非我们徐家的老家人,我早就想着要将她换了,给你再找个管事妈妈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低下头:“可是何嬷嬷跟了我那么多年,我已经习惯了,突然换了人,我……我会用着不顺手,心里也不舒坦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不舒坦的,”徐老夫人拉起徐谨莜的手,“将来你出嫁之后,要去夫家掌管内宅的,不知道要打发多少的下人,对于你来说每个人的用处都不一样,你身为主母就要学会取舍,更要懂得什么时候要用人,什么时候要松手,不能感情用事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这些人都聪明的很,一点发觉你离不开他们,他们便随意行事起来。一旦用他们弊大于利的时候,就必须要将他们换掉,即便是你心中百般不愿,也要毫不犹豫地做抉择,这样才能管起一个家,知不知道?你要记住,你要想不停地向前走就要甩掉身上的负累,否则只能止步不前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的手指有些凉,祖母的意思是要借着这件事换掉何嬷嬷。

    不管是陆家还是许氏将何嬷嬷送过来,毕竟陪伴了她这么多年,一直对她忠心耿耿,突然将何嬷嬷换了,她定会感觉到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件小事,何嬷嬷也没有真的到门外去偷听。”徐谨莜小声辩解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眼睛里一片冰冷:“我到底是老了,心也软起来,若是年轻的时候遇到这种事,何嬷嬷早就被打了板子扔去庄子上,哪里还用听你的意思,你这样替她说话……难不成你知晓她会去书房偷听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徐谨莜脸色一变,“孙女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目光闪烁:“那就去吧,这件事交给祖母来办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不敢再说话,慢慢地从徐老夫人房里退出去,徐老夫人的门豁然在她身后关上,到了院子里,就听到闷棍的声响,然后是何嬷嬷撕心裂肺的惨叫:“大小姐救我,大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风吹来,徐谨莜感觉到透骨的凉意,不禁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琅华睡了个好觉,梦到了徐恺之用纸叠了一只蝴蝶在她面前飞来飞去,蝴蝶的翅膀蹭过她的脸颊,她忍不住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梦真实的像是发生过的一样。

    她醒来的时候,青青叼来了麻籽儿,放在她手心里,琅华坐起身和青青玩了一会儿,萧妈妈才进门服侍。

    萧妈妈笑着道:“小姐怎么不多睡一会儿,今天跟着去秋狩一定会累的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摇了摇头:“睡的很好,就有了精神,我们早些准备,免得一会儿玉双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玉双也是个急脾气,定然会早早就到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第一章。

    还有三天的液体就应该不用去医院了。

    所以大家陪着教主坚持一下,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守护。

    求月票,月票就是食粮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