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四百二十章 徐大小姐的欣喜

第四百二十章 徐大小姐的欣喜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琅华将徐恺之送进了城,然后看着裴杞堂将他带上了马。

    琅华撩开车帘一直看着两个人离开,这才吩咐马车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萧妈妈笑着道:“真是难得,徐大爷年纪也不大,经了今晚的事却也不惊慌,将来定然会有出息。”

    琅华点点头,能看出来徐恺之聪明又懂礼数。

    不过,前世里,徐恺之仿佛没有什么建树,她也没有听徐谨莜提起这个亲弟弟。徐家有名声的反而是徐二老爷家的长子,那位徐二爷书读的很不错,早早就过了茂才试成了生员。

    萧妈妈道:“奴婢也是今日才知道,还有吃甜食会闹肚子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琅华倒也不觉得奇怪,前世朝廷编医书时,胡先生说了许多奇怪的病案,她更好奇的是,谁让徐恺之吃了云片糕,是有意还是无心之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谨莜紧张地坐在屋子里,什锦小吊壶的茶很快就被她喝光了。

    何嬷嬷进了门。

    徐谨莜就问过去:“怎么样?前面有消息了没有?”

    何嬷嬷摇摇头:“大爷还没回来,听大老爷那边的人说,大爷在书院遇到了裴大人,跟着裴大人去拜见一位先生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听得这话眼睛一亮,也就是说徐恺之找到了裴杞堂。

    总算是让他做成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找到裴杞堂之后,接下来就容易很多。

    欣喜过后,徐谨莜的脸又沉下来,她转头看看八宝阁上的沙漏:“那为什么现在还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何嬷嬷低声安慰:“大约是见面多说几句话,这也是好事,只要大爷和裴四公子攀上了交情,以后替大小姐报信也就更容易些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样说,但是天黑下来,她就不能随便跑去前院。

    徐谨莜抿起嘴唇看向桌子上的云片糕,伸手打开匣子捏出一块尝了尝,立即就皱起眉头:“我不是说要做甜些的吗?让她们多放糖,这是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何嬷嬷立即道:“奴婢都吩咐好了,厨娘也都是这样做的,比平日里多加了一半的糖,已经是很甜的了,奴婢怕再甜了大爷不愿意吃,终究味道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徐谨莜抬起眼睛:“宫里的云片糕好吃,就是因为甜,你是胆子越来越大,竟然敢瞒着我自作主张。”徐谨莜说着将手里的半块云片糕扔在了何嬷嬷脚上。

    何嬷嬷脸色顿时变得苍白,立即赔礼道:“大小姐别生气,都是奴婢的错。”自从上次她被内侍审过之后,大小姐对她的态度就大不如从前,她是小心翼翼不敢在大小姐面前提起许氏和陆家,生怕触了大小姐逆鳞。

    大小姐与她才来的时候大不一样了,那时候大小姐是个需要她提点、扶持的孩子,如今她已经没什么可教大小姐的了,在大小姐眼里就是个愈发没用的婆子,跟那些下人没什么不同,何嬷嬷想到这里,心中一片悲凉。上次徐老夫人已经让婆子将她审了一夜,她没有说出什么话来,徐老夫人才算暂时将这件事揭过,可是以后会如何?

    徐老夫人定然不会像从前那样信任她,说不得会寻一个管事妈妈来代替她,到时候大小姐会想方设法为她求情,将她留在身边吗?

    何嬷嬷刚想到这里,外面的丫鬟进来禀告:“裴大人将大爷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顿时欣喜,恺之回来了。虽然晚了些,但是一切都是她所想的那样,裴杞堂亲自将恺之送回了家。

    徐谨莜站起身:“他们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丫鬟回道:“在堂屋里呢,老爷在那边待客。”

    “恺之呢?”徐谨莜问过去,“恺之在哪里?”

    丫鬟被问的一怔,方才她的话大小姐没有听清楚?

    “大爷……也在堂屋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不禁惊讶,恺之也好端端的在堂屋里?他吃了那么多云片糕没有肚子疼?裴杞堂将恺之送回来不是因为恺之身子不舒坦吗?

    如果恺之没有事,她又有什么理由去前院。

    徐谨莜咬起嘴唇。

    徐家和顾家不同,她不能像顾琅华一样随意出入家门,毫不在乎地去见那些外男。她不能自降身份,更不能坏了自己的名声。

    难道今天就只能是这样了吗?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盼着裴杞堂上了门,却要枯坐在这里,什么都不能去做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您等一等,”何嬷嬷遣走了丫鬟,上前低声道,“您不是让大爷带话了吗?说不得一会儿大爷会带来消息,裴四爷不是那种规规矩矩的世家子弟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扬起眉毛,何嬷嬷的意思是,裴杞堂可能会找机会见她,向她问个清楚庄王府那边都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徐谨莜扶了扶发纂,突然想起来:“快将祖母刚刚给我做的珍珠发箍找出来戴上。”如果裴杞堂来见她,她要说些什么才好?

    要不要将庄王府的情况都讲给裴杞堂听,裴杞堂又知不知道这次是在跟庄王府争斗,如果她劝说裴杞堂,庄王有太后保着,不管顾家要怎么折腾,他现在都不宜搅合进去,裴杞堂会不会听她的话,又会不会感激她?

    徐谨莜紧紧地扭动着手里的帕子。

    何嬷嬷道:“不然奴婢去传个话?”

    徐谨莜摇摇头:“不用去说。”不管怎么样,裴杞堂没有走出这步之前,她不能贸然闯上去,事不能做的太明显,否则淡而无味,这是她早就明白的道理。所以即便她对裴杞堂有意,也只能表现的是关心政事,让裴杞堂知道她和其他女子不一样。

    徐谨莜想到这里,安心地坐下来,吩咐何嬷嬷:“去拿纸笔,我要写字帖。”她是那种大事临头之前,反而能静下心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这些都让裴杞堂知晓了,一定会对她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徐谨莜默默地写了一篇字。

    灯光之下,红袖添香,这应该是让人神往的场景。

    徐谨莜抿着嘴,轻轻捏着袖子,翘着她修长的手指,脸上是从容的神情,旁边一炉热香袅袅升腾而起,她就像那画上走下的神仙妃子。

    “长姐。”清脆的一声呼喊让徐谨莜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徐恺之站在屋子里看着眼前的一幕,今天的长姐仿佛有些不同,到底是怎么不同他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徐谨莜眼睛一亮:“你来了,”说着脸上浮起一抹笑容,“刚刚烧好了一壶花茶,姐姐给你倒些尝尝。”

    徐恺之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徐大小姐666

    哈哈,现在公布教主粉丝的专属名字,经过了大家不懈努力,终于有一个适合我们的名字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十四年前,粉丝赐给云霓“教主”的美称,十四年后“教主”申请了“护法”做粉丝的专属名字,是不是很威武呢,很有缘分呢。

    教主666

    请护法们,投月票给教主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