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四百零六章 厉鬼

第四百零六章 厉鬼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赵二只听到角落里的人道:“你到这边来。”

    赵二仿佛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,立即就爬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人也不在意赵二身上恶臭的味道,淡淡地道:“你在这边,他就不会再折磨你。”

    赵二满脸感激:“我……真的会报答你的,我是父亲是大齐的国舅爷,我……我……出去之后给你立长生牌位……不,我出去之后,就想方设法将你救出去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赵二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那人诧异地道:“你是赵家人?皇后娘娘的母家赵家?”

    赵二眼睛亮起来:“对……我就是那个赵家……你说对了,我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父亲是谁,他是大理寺少卿的赵光贤。”那人好像是想到了什么,声音忽然抬高。

    赵二终于找到了一个明白人,他伸手去拉那人的胳膊,却没想到差点拉了一个空,那人的手臂比婴儿的还瘦小似的,就像皮肉包了一截骨头,在霸州的大牢里,他亲手审过那么多犯人,从来没有一个被折磨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他不够狠,而是犯人上了几次大刑就会死在那里,谁也没能像这人似的能够煎熬这么久。

    赵二吞咽一口:“我……我父亲已经不是大理寺少卿了,而是外放做了刺史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那人道,“他终于升迁了,不容易啊,赵家熬了这么多年才有如今的光鲜。”

    赵二听不出这话是好是坏,他舔了舔嘴唇:“我父亲是辛辛苦苦才有如今的地位,我却不争气。”想到这里他就想哭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他的狠,自然不能成事,”那人的胳膊动了动,一只手忽然搭在了赵二的手腕上,“赵家能有今日你知道是怎么换来的吗?”

    赵二点了点头,可不知为什么,他觉得眼前这人比他更加了解赵家,他立即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那人的手指滑动到了赵二的骨节处:“他是用命换来的,几百条、上千条人命。”说到这里,他的手微微用力,骨节生生地嵌入了赵二的手腕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疼痛,立即让赵二大喊起来,鲜血从他的手腕处汩汩地向外冒着,湿透了他的衣衫,赵二在地方不停地翻滚、挣扎,他想要甩脱那人的手,却无论怎么用力都徒劳地没有半点用处,那人就像附骨之疽,任他怎么挣扎都跟他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仇恨能让一个人将自己的骨头作为利器。

    巨大的恐惧将赵二牢牢地罩住,赵二甚至忘记了抵抗:“为什么,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听说过一个名字?”那人吐出一句话,“你父亲曾经的上司,大理寺卿曹雍。”

    父亲常说,如果不是大理寺卿曹雍,他早就位极人臣。

    父亲在大理寺任少卿时,一直被曹雍打压,直到曹雍被定为庆王党打入了皇城司大牢,一切才有了转机。

    为了让曹雍万劫不复,父亲一口气将曹雍打成了庆王党,曹家上下两百口被牵连,不光是这样,只要与曹雍有关的人都会被抓进大牢。

    严刑拷打,认罪画押,押赴刑场。

    这是所有庆王党要走过的路。

    办过曹雍的案子之后,父亲找到了诀窍,又惩办了许多“庆王党”,赵家就是踏着这些人的血才有今日的光鲜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赵光贤从小就是个不学无术,胡作非为的纨绔子弟,靠着无情无义、心狠手辣也成为了显贵。

    赵二哆嗦着手:“你是曹雍?不可能,曹雍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曹雍是已经死了,但是他的弟弟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曹嘉,你是曹嘉,”赵二终于想了出来,他无数次从父亲嘴里听说的曹嘉,那个大齐最年轻的枢密直学士。

    曹嘉听到赵二喊自己的名字,笑起来:“至少你还知道我的名字,对,没错我就是曹嘉。”

    “老天有眼,让我在活着的时候遇见你。”曹嘉说着手指用力,硬生生地从赵二手腕上撕下了一片皮肉,然后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大牢里顿时响起赵二撕心裂肺的惨叫。

    曹嘉笑出声:“哥哥,我终于要为你报仇了。”说完他的手又落在了赵二身上。

    赵二瞪圆了眼睛,温热的血液不停地流出来,落在他身上,他想要逃跑却腿软的没有半点力气,他的手紧紧地攥着大牢里的木桩,然而那曹嘉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却将他不停地拖拽下去。

    曹嘉冰冷的声音传来:“你不是一直想要我的口供,让我承认参加了庆王谋反吗?我现在就给你口供,现在就给……”

    赵二的眼泪鼻涕都涌出来,一泡尿早就撒在了裤裆里。

    “口供,我给你口供。”

    口供。

    赵二这辈子最喜欢的东西,而今却是他的催命符,赵二仿佛看到了无数张脸向他袭来,都是他审问过的犯人,他们表情狰狞,挥舞着手要撕开他的胸膛掏出他的心肝来吃。

    就在今日,那些厉鬼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,”赵二大喊起来,“我错了,你们都是屈打成招,你们没有罪,没有,曹雍没有罪,曹嘉没有罪,你们都没有,是我们伪造了供状,都是我们……别吃我,求求你别吃我。”

    牢房不远处,裴杞堂向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张同立即道:“要不要提醒曹嘉一声,让他有些分寸,别真的将人弄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裴杞堂微微扬起脸,“曹嘉活到现在就是为了沉冤得雪,他不会因小失大。”

    曹嘉身上背着所有枉死人的冤魂。

    他能体会到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裴杞堂走出了皇城司大牢,抬起头看了看碧蓝的天空,他的心情无比的放松,如果这时候琅华在他身边,那该多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庄王妃十分着急,外面的风声是越来越紧了,谁知道哪天会不会查到他们头上。如果没有每年边疆孝敬的银钱,他们怎么会明目张胆地从海上走商船。

    这次船上拉了许多香料、珍珠、象牙等物,都是达官显贵府上需要的紧俏货,让那些货物入京说不定会引来皇城司的注意,可是不让那船进京……他们一定会损失不少。

    庄王妃在屋子里转了两圈,真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。

    还没想出一个结果,齐玉环就气冲冲地进了门,一屁股就坐在椅子里,咬牙切齿地呼喊出声:“这次若是她再坏了我的好事,我定要她好看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终于写完啦。

    大家晚安。

    如果被吓到就投个月票压压惊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