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四百零五章 出来混总要还

第四百零五章 出来混总要还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萧妈妈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琅华笑着看向齐玉双:“舒王府是不是十分的热闹!”齐玉双一脸愁容,眼睛中满是烦恼,看样子就是出来散心的。

    琅华眉毛扬起,看起来心情很好,齐玉双的心也跟着舒畅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还逗我,”齐玉双笑着道,“可不是热闹,妖魔鬼怪都上了门,就连庄王家的郡主也天天去找我,问我在太后娘娘宫中都听说了什么话。”

    慈宁宫撂下话来,太后身子不适,女眷里面除了琅华和福安公主,暂时谁也不见。

    其实是不想再维护宗室的意思。

    宁王妃在唐彬这件事上折了进去,还不知道下一个是谁。

    琅华拉着齐玉双打开了一只箱笼拿出两套衣衫来。

    齐玉双仔细看着衣衫,半晌才发现:“这是回鹘的衣服?”

    琅华笑着,“窄袖利于驰射,短衣,长靿靴利于涉草,你想学骑马,用这身衣服最合适。”

    齐玉双眼睛一亮,拉起琅华的手:“过几日皇上去秋闱,太后让我们去见见世面,我们就穿这身衣服过去,还有马,你准备要骑什么马过去。”

    琅华笑着道,“东平长公主赏赐给我几匹马,那种马和普通的不同,比较适合女子。”

    齐玉双明白过来:“就是你说的麻魁军骑的那种?”

    琅华点点头:“就是麻魁军。”

    齐玉双立即来了兴致:“快带我去瞧瞧,这些日子我家里也在选马,我其实并不明白其中的门道,你与我好好说说,我看看和书里说的是不是一样,若是真的好,你也借给我一匹……”

    琅华拉住齐玉双的手:“你可要想好了,你不是说庄王府那边也送了马给你,你不要他们的,却来跟我借马……”

    齐玉双点点头:“我当然想好了,平日里都姐姐妹妹好在一起,现在想要分开已经晚了。再说,我早就看他们不顺眼,自然不会跟他们一起。也许皇上和太后不知道,可我们却清楚的很,庄王府表面上规规矩矩,私下里却富得流油,我就不信这次唐彬的案子与他们无关,庄王府的两个郡主得知我们选马和行装,一定会想方设法将我们比下去,那就让她们来比,看看她们的马从哪里来,行装从哪里去选。”

    琅华给齐玉双倒了杯茶,所以她当时在宫中看得清清楚楚,皇族这些女眷,最聪明的就是玉双,她不但了解自己的处境,而且对政局十分的敏锐,舒王府这些年不显山不露水,虽然不如显耀的庄王府,却也没有像其他皇亲一样被牵连进谋反案当中。

    东平长公主能有这样的儿媳,李默能有这样的皇后,真是幸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城司大牢里,赵二一把鼻涕一把泪,可怜兮兮地望着裴杞堂。

    眼看着裴杞堂要离开,立即扑了过去:“裴兄你可不能走,你走了他们又要审我,我真的经不起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垂下眼睛,将一滩烂泥似的赵二扶起来:“赵兄,你这真的已经算好的了,不然我带你到处去看一看,其他人都是什么模样,受了什么严刑拷打。”

    赵二立即一阵哆嗦,头摇得像拨浪鼓:“不……我不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”裴杞堂叹口气,“人要学会知足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说完转身就要向牢房外走去,赵二恐惧地转过头看向大牢深处,在那里仿佛有几双眼睛在盯着他瞧。

    那些虽然不是恶鬼却比恶鬼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皇城司是没有怎么审他,但恰恰是这样,引起了大牢里其他犯人的愤恨,他们就像是饿狼一样,等着狱卒离开之后,就会扑上来将他撕个粉碎。

    裴杞堂没有理会赵二的呼喊,径直走出大牢,顾世衡已经等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顾世衡道:“过不了两天,赵二肚子里的那些秘密就会一股脑地倒出来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乌黑的眼眸,闪烁着光亮:“赵家人正赶来京城,这一两日就会到,皇后娘娘想要大事化小,庄王府那边也准备蒙混过关,他们以为扔出一个宁王妃就能万事大吉,也想得太简单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得让皇后和庄王府知道,两者只能留其一,这样他们才能互揭其短,我们也就不用这样辛苦审案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话音刚落,大牢里就传来赵二嘶喊的声音:“你们别过来……我让你们别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顾世衡知道当年朝廷审理惠王和庆王谋反案时都用了什么手段。

    沈昌吉和赵家人首当其冲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都落在了裴杞堂手里。

    裴杞堂的表情宁静和透着几分的孤傲,迎着阳光嘴角微微翘起,带着几分自信、开朗的微笑。

    顾世衡不禁感叹,世间许多事都是这样,皇帝想要清除威胁,却没想到恰恰是这样的举动,成就了裴杞堂这样文武双全、才能出色的庆王之子。

    将来裴杞堂会做成什么样的事,谁又能知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二感觉到了一双手死死地掐在他的脖颈上,就在他将要晕厥的时候,那双手就放开来,不能他喘过气,那手又继续用力,他顿时又感觉到了窒息的痛苦。

    如此反反复复地折腾,当他精疲力竭时,一桶屎尿就泼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过我……等我……出去……已经会……报答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赵二话音刚落,身边立即响起几声怪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报答……让我们死的更快些?”

    这些犯人没想着有一天能出去,所以他那些报答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。

    赵二立即道:“我,报答你们的家人……你们都有家人吧,告诉我,我去报答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都死了,”角落里一个人沉声道,“他们早就死了,朝廷治罪不留活口,这里大多数人的家眷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赵二抬起头顺着声音看过去,角落里的人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,如果不仔细去看,还当他只是一堆稻草。

    那人看向折磨赵二的犯人:“你不想他今日死在这里吧?今天就放过他吧!”

    那犯人听话地松开了手,就像在丢弃一个破败的玩具,将赵二扔在了稻草堆里:“今天让他死了,明日就没的玩了,自然不能让他死……这样皮肉细嫩的公子,我们大牢里可是难得一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“桀桀”怪笑起来。

    赵二忍不住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晚了,对不住大家,还有一章一会儿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