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三百九十四章 意想不到

第三百九十四章 意想不到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徐谨莜望着周围的宫殿,女官引她走的路越来越偏僻。

    徐谨莜想要开口询问,前面的女官却先开了口:“徐大小姐,您有没有听说顾大小姐的事?”

    不等徐谨莜说话,女官道:“不知怎么回事一下子传得沸沸扬扬,”说着顿了顿,“好像他们都说……顾大小姐的生父其实是徐三老爷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很惊讶宫中的人会这样直接地在她面前提起这档子事。

    都说当年有人为了借着许家的关系参加恩科试,所以与许氏******那年参加恩科试的名单摆在那里,杭州走过许家关系的人,也就那么一个,那个人就是徐士元。

    紧接着就从太常少卿董家传出来一个消息,徐士元的太太请董夫人出面做保山去顾家为陆三爷提亲。

    提亲的对象就是顾琅华。

    顾琅华和徐士元如果没有任何关系的话,徐士元为什么会对顾琅华那样关切,还着急顾琅华的婚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顾家和陆家是已经退婚了的,一个外人插手这样的婚事很不合适,不但不合适而且不合规矩。

    一件从无到有的事,一下子就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徐谨莜很喜欢别人这样议论顾琅华,于是她没有打断女官的话,而是低声道:“这种事不能乱传,会坏了我们两家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女官仿佛仍旧没有意识道徐谨莜的身份,只是道:“只怕以后不会有人愿意与顾家议亲了。”

    一旦名声没了,谁还会要她。

    徐谨莜想到这里就觉得好笑,却装作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:“我三叔不是那样的人,顾家……顾琅华要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顾家还会要顾琅华吗?会不会干脆就将顾琅华送来徐家,到时候祖母不让顾琅华进门,顾琅华怎么办?

    难不成直接剃了头去做姑子。

    女官静静地道:“这样的身份,不会有多好的结果,”转过头看了徐谨莜一眼,“徐大小姐,您知道吗?”

    知道什么?

    知道顾琅华从此之后在人前都抬不起头来?

    徐谨莜下意识地颌首,心中无比的高兴,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会在太后娘娘面前与她争宠,而且父亲、母亲也再没有脸面提起顾琅华。

    顾琅华这样被毁了,对她来说是天大的喜事。

    女官道:“您知道就好。”然后停下了步子。

    徐谨莜这才回过神来,仔细看了看周围,这……这不是平安长公主的寝宫吗?平安长公主薨了之后,这些就废弃了,太后娘娘不准任何人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徐谨莜皱起眉头:“到这里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女官笑容可掬:“何嬷嬷正好在这里受了伤,就让人搀扶着进去歇着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脸色难看提起裙子就向里面走去:“太后娘娘交代过,不准任何人到这里来,快让人帮帮忙,将她带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若是让太后娘娘知晓,一定会心中不快。

    女官没有说话,只是跟着徐谨莜进了门。

    正殿的门紧锁着,侧殿外有个内侍站在那里,见到徐谨莜立即推开了房门:“徐大小姐,何嬷嬷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走进去,抬起眼睛环顾一周,就看到坐在角落里的何嬷嬷。

    何嬷嬷抬起了头,脸色苍白如纸,紧紧地抿着嘴唇,眼睛一片漆黑,目光中满是惊恐,看到了徐谨莜不禁激动起来立即就要上前:“大小姐救救奴婢,大小姐……”她话刚说到这里,立即看到了角落里的内侍走出来。

    何嬷嬷闭上了嘴,因为她知道,她只要再多说一个字,都会遭受生不如死的痛苦,她不要,她不要再去承受。

    徐谨莜愣在那里:“这是怎么了?你不是崴了脚,行动不便吗?这是……”眼前的情形并不是她想的那样。

    女官走了出去,门口的内侍将门紧紧地关起来。

    大殿里只剩下琅华、何嬷嬷和三个内侍。

    一个上前来说话,另外两个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屋子里有一条春凳,旁边放着一只水桶,桌子上放着几张桑皮纸,何嬷嬷的衣服已经被打湿了,几缕头发还在向下滴着水。

    徐谨莜看到这些明白过来,何嬷嬷方才经受了审讯,宫里有许多手段,可以让人说实话出来。

    宫人们常常议论,都说皇城司的沈昌吉刀不见血。

    其实这话有问题。

    刀不见血的不是沈昌吉,而是宫中那些有手段的内侍。

    内侍看向何嬷嬷,何嬷嬷立即跪下来,看向徐谨莜颤声道:“大小姐,奴婢是被陆文顕和许氏有意送来徐家,到了您身边,为的是……为的是……要仔细地照顾您,让您在徐家顺风顺水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不禁有些惊讶,她知道何嬷嬷是陆文顕送来的,陆文顕出了事,祖母还提起何嬷嬷,她竭力说何嬷嬷的好话,才将何嬷嬷留在了徐家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何嬷嬷在这时候提起这件事。

    何嬷嬷道:“大小姐……奴婢不会向别人提起的,即便是皇城司捉了奴婢去审问,奴婢也会守口如瓶,您……跟他们说说,放了奴婢吧,奴婢这么多年,一直忠心耿耿侍奉大小姐,没有谁……比奴婢更加心疼大小姐……大小姐您就救奴婢一命,往后……奴婢只会报答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看向旁边的内侍。

    内侍面无表情,仿佛什么话也不会说。

    屋子里只有何嬷嬷求饶的声音。

    徐谨莜感觉到了森然的冷意,半晌内侍才开口:“徐大小姐您还不明白吗?许氏真正关切的人是您不是顾琅华。”

    “您与顾琅华是同年同月同日生,那一天不光是徐夫人生产,许氏也生产了。”

    那又怎么样?

    徐谨莜压制住慌跳不停的心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徐谨莜仓皇地望着内侍,“我又不识得许氏,很少与许氏说话……顾家的事与我们又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内侍看向何嬷嬷:“你都教徐大小姐什么了?”

    何嬷嬷紧紧地拉着胸口的衣服,不停地收拢手指又放开,嘴唇铁青:“奴婢,奴婢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”徐谨莜阻止何嬷嬷继续说下去,恐惧的感觉已经将她整个人死死地勒住,“她教我的不过就是些礼数,许氏和陆文顕将她送来,是想要讨好徐家,我父亲是徐家长子,徐家不管有什么事,都要我父亲做主……”

    徐谨莜说到这里,那内侍点了点头:“徐大小姐终于明白了,没错您就要这样去想……不论遇到什么情形,都要这样去说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第二章。

    求月票,这么大的进展求大家投月票给教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