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三百八十三章 火候到了

第三百八十三章 火候到了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几辆马车停在酒楼门前,赵二爷让人搀扶着上了车。

    马车平稳地驰起来,赵二爷依靠在迎枕上吃着刚刚剥好了橘子,酸酸甜甜的味道进了嘴,他立即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爽。

    裴杞堂真是个好人,可以结交的好人。

    马车离开之后,酒楼的掌柜走进门,吩咐伙计:“关门,都回去吧,今天就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一眨眼功夫,人就走了干净。

    掌柜进了屋洗了一把脸,露出周升本来的面容,周升丢下手里的巾子,换好了一身短偈,到了后院牵出马来,裴将军已经单独为他准备了一条船,他要早些回到京都为大小姐报信,这样大小姐和老爷也就能做出安排。

    城里重新安静下来,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后迟迟没有收到赵二的消息,不禁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她派出去人马提醒赵二,路上不要出什么差错,更不要随便相信旁人,尤其是裴家和顾家人。

    “娘娘安心,消息一定已经送到了,他们是沿着官路去迎二爷的,不会出什么差错。”

    赵二又不会临时改路,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皇后让人服侍着躺在软榻上:“顾家现在还是一片平静?”

    女官道:“跟平常没什么两样,顾大小姐去了几趟舒王府,应该是去教玉双郡主西夏语。”

    皇后抿了一口水。

    人可悲的地方就在这里,往往危险逼近了他们还一无所知,到时候只会觉得天突然塌下来。

    除了惊慌,手足无措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到时候顾家就会明白皇权的威力,付出代价之后,才会心甘情愿地低下头,俯首称臣。

    她可是大齐的皇后,这是她应该有的威仪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”内侍快步走进来低声禀告,“派出去的人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点点头,刚想要问赵二什么时候到京城,内侍抿了抿嘴唇道:“赵二爷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抬起眉毛:“什么叫不见了?一个大活人还能丢了不成?”

    内侍道:“他们这一路都没有见到赵二爷,打听也不见踪迹。”人好像突然消失了似的,他们还在想会不会遇到了什么山贼或者盗匪被绑了票,毕竟赵二爷这样的官家子弟,身上的武艺不会多扎实,真的被人硬碰硬,说不得就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内侍怕皇后娘娘因此焦急接着道:“一个人回京报信,剩下人继续向北,或许二爷因为什么事耽搁了行程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不让本宫省心。”皇后坐起来,“快点让人仔细去找,再送信回赵家……”

    皇后眉头锁起,赵二到底遇到了什么事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城司里,顾世衡看过手里的案宗之后,准备起身下衙。

    左承恩觉得心情十分的舒畅,最近顾世衡就像变了个人似的,就像只斗败了的公鸡,虽然还是按时上衙,处理的却都是无关痛痒的小事,去大牢里审问唐彬也只是走走过场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左承恩就是要让顾世衡知道什么叫做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顾世衡虽然是皇上封的都知,只要他左承恩不想让顾世衡查清楚,顾世衡就会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顾大人,下衙了?”左承恩阴阳怪气地问过去。

    顾世衡板着脸,勉强向左承恩点了点头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左承恩坐在椅子上,今晚是他当值,少了个碍眼的人在这里,他心里说不出的舒坦。

    “大人,那个严家人又来送酒了。”

    严大人是庆王谋反案时抓起来的,在大牢里受尽了拷打,却只字也没有招认,严家人为了想要他活着,隔三差五就会送来许多酒菜。

    那严太太也不容易,带着两个孩子给人洗衣、刺绣为生,赚来的银钱不舍得花,最终都送进了大牢。

    皇城司大牢里多数是这样的人,留着他们一口气,只不过给皇城司中的人多添些消遣。

    酒菜摆上来,左承恩带着人痛痛快快地喝了一阵,就醉倒在值房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尘仆仆的赵二来到皇城司时,左承恩打着呼噜睡得正香,赵二不禁冷笑一声,这就是皇城司。

    既然要办案,自然是要突然到来,不按常理出牌,这样查的才会容易,这时他一贯的作风。

    赵二准备去往皇城司大牢,立即就有人上来阻拦:“你是做什么的?快走开!”

    赵二立即拿出了信物,皇后娘娘给他的宫牌,赵二低声道:“不要惊动任何人,我要进去问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沈昌吉死了之后,皇城司只有两位都知当家,顾世衡下了衙,只有左大人留在值房里,隔着门窗都已经听到左大人的鼾声,此时去叫左大人,恐怕也会无济于事,逻卒还是去叫左承恩。

    左承恩半晌才睁开了眼睛,脑子里一片混沌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让人来了,要去大牢里问犯人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的人?

    左承恩皱起眉头,酒已经让他变得迟钝。

    宁王妃说过,皇后娘娘会接手唐彬之事,这几日皇后娘娘经常遣人前来查看情形,今天……又趁夜前来……

    他还能将皇后的人拦在门外不成?

    左承恩道:“已经看清楚了宫牌?”

    逻卒道:“对过了,没有差错。”

    左承恩想要站起身去看个仔细,却脚底下晃晃悠悠,整个人仿佛在一条颠簸的船上般,左承恩眼睛一翻又栽回床上。

    “跟着他,让他去……快去快出……”左承恩嘟囔了一句,又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二满心欢喜地站在唐彬面前。

    一切真是太顺利了。

    他乘坐裴杞堂的大船又换了马车到京城,比预先算计的要早了两日。他一刻也没有歇着,直奔皇城司。

    明日,所有人都会为了他的到来而惊讶,他几乎能想到那种场面。

    “唐彬,”赵二眯起眼睛,微微仰着头站在那里,就像是一个可以看透人生死的陀佛,“你可知我是谁?”

    唐彬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赵二道:“我是唯一能够达成你心愿的人,我可以保你全家老小安然无恙,但是你必须要按照我说的去做。”

    唐彬诧异地张开嘴: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赵二拿起宫牌微微一晃,唐彬看到了“坤宁宫”。

    是皇后。

    赵二眼看着唐彬的眼睛亮起来,然后又暗淡下去,里面满是希望又满是悲哀,谁也不想死在这里,可如果招认,担下罪名,能够让全家平安,那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唐彬攥起了拳头,这就是他一直在等的结果,他闭上嘴只字不提,就是在等着最后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唐彬和赵二两个人清楚地听到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到了,什么到了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嘻嘻嘻,第二章。

    今天还有一章,但是不要等了,看完这章就呼呼吧~

    爱你们哦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愚人节啦~

    虽然是愚人节,人家要求月票啦~

    奉上小剧场:

    琅华勾勾手指:听说色字头上一把刀,过来让我看看你有几把?

    枸杞委屈极了:一把都没有呢……

    琅华白眼一翻:那么多世家小姐被你的刀砍得小鹿都撞死好几头!

    枸杞双腿一软:冤枉啊,我的刀都拿去换月票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