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三百五十九章 来相会

第三百五十九章 来相会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柳子谕不得不佩服顾大小姐,她能将子虚乌有的事说得像真的一样。

    未病,是脉象已经出现了征兆,像顾大小姐这样解释未病他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“柳大爷知道福源寺吗?”

    柳子谕当然知晓。

    琅华站起身:“如果柳大爷这两日有这样的征兆去就福源寺,那里的药僧能为柳大爷治病。”

    柳子谕皱起眉头,“你们不开药方?”

    琅华笑着道:“柳大爷现在没有病,自然用不着我们的药方。”

    胡仲骨从琅华手中接过药箱,两个人就准备退下去。

    柳子谕望着那一身男装的顾大小姐,她就这样施施然的来,又这样离开,仿佛对做的事都十分的笃定。

    顾琅华走到门口,停下脚步,转过头来:“柳大爷知道什么是‘筑京观’吗?”

    柳子谕仿佛被人泼了一盆冷水,身上的汗毛都要竖立起来。

    筑京观。

    两军对战,赢了的一方会将输了一方阵亡将士的尸体堆积在大路两侧,彰显赢者的威武。

    在高宗时,西夏和辽国就曾拿大齐的将士尸体筑起了高高的京观,就连被俘的将士都被坑杀在京观旁边。

    柳子谕听祖父讲过,虽然时隔多年,站在边疆的城楼上,看到那高高的京观,仍旧满心屈辱。直到先皇重新夺回大齐的城池,才将那些尸骨从土堆上分离出来,入土为安,整个边疆的将士才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大齐还会打败仗吗?

    这次赢了西夏,下次呢?

    如果顾琅华那账目记录的没错,总有一天大齐会再吃败仗,那时边疆又会出现那高高筑起的京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琅华和胡仲骨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”胡仲骨道,“您怎么就觉得那位柳大爷会帮忙呢?”

    琅华也不能笃定柳子谕就一定会去福源寺找答案,但是总要试一试:“柳子谕的祖父曾随先帝收回大齐五州之地,”

    当时就是柳子谕的祖父带人将京观上的尸体重新收殓入土,柳家的子弟对此事一定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在的柳子谕看似是个不问世事的公子哥,在前世他却在大齐出现衰败之势的时候去了兵部,一直在为大齐的军费四处奔走,以至于年纪轻轻就积劳成疾。

    明明是一个忧国忧民的人,却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就不信,前世为了一个铜板都要跟户部争论的柳子谕,看到那些账目,还能睡得安稳。

    琅华在顾家门口下了车。

    姜妈妈等在垂花门,见到琅华立即道:“大小姐,裴将军来了,正在前面书房里和老爷说话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案子,皇上都少不了要让皇城司参与进来,当然裴杞堂会来跟父亲议事。

    琅华点点头,回到屋子里换下衣服,刚准备休息一会儿就听到窗口传来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。

    那声音十分的清脆,不像是飞来飞去的野雀儿。

    一定是裴杞堂。

    琅华看了一眼萧妈妈,萧妈妈立即上前将窗子打开,果然看到裴杞堂就站在窗外。

    他穿着月白色的长衫,眼睛似宝石般闪闪发亮,嘴角微微上扬,噙着一抹笑意,手里是一只鸟笼。

    趁着窗子开着,裴杞堂将鸟笼递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琅华看着笼子里的翠鸟道,“拿回去,我家里不养这些。”本来好好的鸟儿,非要关在笼子里。

    裴杞堂道:“这鸟儿与寻常的不一样,你若是不喜欢关着它,就将它放出来好了,只是临睡之前给它留一扇窗,它自然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琅华就没有听过还有这样的鸟儿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真的。”裴杞堂手指轻轻一动,笼子被打开,里面的鸟儿立即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萧妈妈“呀”了一声,那鸟儿就展开翅膀顺着窗子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裴杞堂笑着道:“不用急,它很快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琅华半信半疑地向外张望,目光最终落在裴杞堂脸上。

    裴杞堂被关在勤政殿一整日,仍旧神采奕奕,不见半点的疲惫。

    这个人与寻常人不同,仿佛总是有用不完的精神,即便是在盐州不眠不休苦战了多日,也只是睡了一晚上,第二天起来就又恢复平时的模样。

    萧妈妈将裴杞堂请进了门。

    琅华顺手倒了一杯热茶递过去。

    裴杞堂笑着将茶接过来,凝望着琅华,太医院已经乱成一团,主管卫所的陈院使就像热锅上的蚂蚁,就连那些算学的学生也是满脸愁容。他从宫中出来的时候,户部、刑部的官员都在向他打听消息,每个人面色沉重,生怕这把火会烧到他们头上。

    只有琅华,面容恬静而闲逸,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这样看着她,裴杞堂也觉得心绪更加安宁起来。

    天色很快暗下来,萧妈妈调亮了桌上的两盏灯,琅华的目光在灯光的映照下说不出的柔和。

    裴杞堂很想伸出手去抚平她耳边那缕乌黑的秀发。

    琅华道:“卫所的账目都送进去了吗?”

    没有听到裴杞堂的回答,琅华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裴杞堂眼睛中含着淡淡的迷惘,似是在皎月上蒙了层雾气,染着昳丽的颜色,他就这样一眨不眨地望着她,带着几分的优雅和温情。

    琅华的心像是被人重重地拨了一下,顿时慌跳了两下,她皱起眉头沉下了眼睛:“我在跟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这才回过神来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琅华不禁讶异,她方才说的他真的没听到?这怎么可能,她说得清清楚楚,两个人又离得这样近……

    眼见着琅华眉眼中有了恼意,裴杞堂忙道:“你别生气,我方才走了神,真的没听到,如果你问账目的事……你那账本上记着七乘方图,皇上非要解出个结果不可,已经让人将宫中的值事房收拾了出来,算学的学生都被扣在了那里,照这样下去,明日我和柳子谕也会被留下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普通的账目,皇上一定是去了耐心。

    这样用七乘方图来算账,正好迎合了皇上推行算学的心思,所以皇上一定会算个结果。

    琅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裴杞堂接着道:“杭家那边也有了动作,杭庭之的兄长正在联系御史一起弹劾,等到你的账目有了结果,我就会暗中帮杭家一把,杭庭之的案子也就能顺理成章地查起来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说到这里,有些好奇:“你为什么会对杭庭之的案子这样上心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第一章。

    第二章晚一点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