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三百五十二章 出事了

第三百五十二章 出事了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顾家伙计看过来:“那还有假,我们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。”

    马车的帘子动了动最终被人放下。

    车里的人吩咐一声:“快点走吧,一会儿皇上要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马车一直驰到宫门口,跟车的下人忙上前侍奉。

    一个二十左右的公子从马车里走出来,他目光温和清亮,嘴角微微上扬,脸上仿佛永远带着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柳二公子,”宫人忙上前,“太妃娘娘那边还问您呢。”

    柳子谕微笑着:“劳烦您向太妃娘娘说一声,等我在勤政殿见过了皇上,就会去给太妃娘娘请安。”

    宫人应了一声,上前一步压低声音:“太妃娘娘说了,最近朝政繁忙,皇上不免疲惫,您多顺着皇上些……”

    太妃娘娘的意思,是让他不要触皇上的逆鳞吧!

    柳子谕道:“请太妃娘娘放心,孙儿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太妃的娘家姓柳,柳家几代单传,最后只得这样一个男丁,太妃娘娘十分喜爱,平日里就对他多有提点,今日更是得知柳子谕进宫,急忙让人前来嘱咐,免得会出什么差错。

    “我还想打听一件事,”柳子谕道,“外面传的那位神医顾大小姐有没有给太妃诊病?”

    宫人道:“顾大小姐这两日都在太妃那里,为太妃调理饮食,顾大小姐说,太妃的病是长年累月积留下来的,虽说要用药石,更要时时将养,尤其是膳食不能轻心大意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宫人也记不清楚到底是怎么说的了。

    “总之就是,如果平日里饭吃的不对,就算药再厉害也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柳子谕微微扬起了眉毛,黄院使为太后、太妃看了一辈子的病,现在却任由一个小姑娘指手画脚,心中自然不快,才会求到他面前,请他在太妃那里多为太医院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柳子谕道:“那太妃娘娘到底有没有觉得好一些?”

    宫人摇摇头:“还没有呢,顾大小姐说饮食调理总是见效慢些……”

    柳子谕耳边响起顾家伙计在药铺门口说的那些话,本来顾家稍加吹嘘一下自家的小姐也无伤大雅,但是那话说的却太满了些,将整个太医院和边疆卫所都踩在了脚下,顾家这样张扬的做法必然是有所求。

    宫人退下去,柳子谕跟着内侍走向勤政殿。

    本朝皇帝喜欢算学,隔三差五总会让大齐所有的算学人才齐聚勤政殿,大家一起畅谈天文,拆解题目,柳子谕本无心政事,却没曾想因为算学会成为勤政殿的常客。

    柳子谕刚刚走到殿前,就听到里面传来皇帝的笑声:“真是有你的,朕再考你一道题,就不信难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一阵静寂之后,大殿里又响起了清脆的算盘声响。

    柳子谕看向旁边的内侍:“已经有算学的学生到了?”

    内侍摇摇头:“没有呢,是裴大人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裴大人?柳子谕皱起眉头:“是哪个裴大人?”他竟然不知道大齐什么时候有位裴大人精通算学。

    内侍道:“就是从西夏打仗回来的那位裴杞堂大人。”

    是他?如今整个大齐谁不知道生擒李常显的裴杞堂,让柳子谕惊讶的是,裴杞堂一个武将竟然还懂得算学,如果是普通的算题也就罢了,可他知道,从皇上那里出来的题目,基本都与元术学有些关系。武将解元术学,就像文臣带兵打仗一样,要知道隔行如隔山,想到这里他不禁好奇,这个裴杞堂到底有几分的本事。

    内侍通禀之后,引着柳子谕去了大殿。

    柳子谕上前行礼,皇帝显得很高兴,目光中却透出一股的深沉:“等一等算学的学生们都到了,朕要你们解一道题,”说着顿了顿,“只有解开这道题,朕才能知道今日皇城司是不是要开始抓人。”

    柳子谕听着不禁一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慈宁宫里,太后和太妃听着琅华说话,也都面露惊讶。

    太后道:“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?从前卫所里的医工都没有尽力?”

    琅华将手里的册子交给太后:“这是我们这些日子在西夏卫所治疗伤兵的记录,所有的脉案都有据可查,用了多少药材,救活了多少人,与往常卫所的记录相比较,差别很大。”

    太后将册子翻开一页一页地看过去。

    太妃扬起眉毛:“这么说从前卫所救治不当?卫所的医工不都是由太医院安排的吗,怎么会出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太后、太妃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旁边的徐谨莜轻手轻脚地倒了茶水送到太后、太妃面前,然后坐在一旁的锦杌上。

    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落在顾琅华的头顶,她整个人仿佛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徐谨莜不经意地微微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顾家已经得到了那么多的好处,顾琅华却还不知收手,如今竟然想方设法在太后、太妃面前告起太医院来。

    顾琅华是哪里来的信心?她怎么就认定一定会赢?

    从来都很少管事的太妃,这次仿佛也被面前的医案吸引住了目光。

    琅华道:“这只是其中一部分,从西夏回来的时候,我们将所有医案都带了回来,生怕我们会记录错误,我们还留了一样东西供日后查验。”

    琅华说完话,从萧妈妈手中接过一只盒子交给旁边的宫人。

    宫人将盒子打开,递到太后、太妃面前。

    太后看了一眼,一脸的迷茫:“这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满满一盒子布条,依稀能看到上面的污渍。

    顾琅华的眼睛变得愈发明亮起来:“每一个进入卫所治疗的伤兵,我们都会给他绑上一根布条,直到他们离开卫所,上面有他们的名字,和他们手指的印记,这些都能佐证我们没有说谎。”

    如果顾琅华没有说谎,从前卫所的医工该是医治不利。

    顾琅华道:“他们不但医治不利,而且贪墨药材,甚至害人性命。”

    坐在殿外的黄院使听得这话再也忍不住,愤怒和惊惧已经让他红了眼睛,他径直跪在外面大声道:“太后娘娘、太妃娘娘,顾大小姐这是诬陷太医院,不论是边疆卫所还是太原都绝不可能有这样的事发生,太后娘娘您要明察秋毫,千万不要听顾大小姐一面之词。”

    如果一切都是顾琅华所说的那样,别说边疆的医工,就算是他也要被革职查办,他早就听说顾琅华已经通过荣国公呈上一份奏折,荣国公禀奏了边疆卫所的积弊,没想到荣国公的奏折才递进去,顾琅华就已经告到了太后、太妃面前,这女人怎么会有这样狠毒的心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宫人快步走进侧室里,伏在宁王妃耳边:“王妃,大事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楼上打架,叮咚,噗通,哗啦。

    弄得我心绪不宁,感觉像是要地震了,这一章来来回回改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今天先到这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