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三百四十七章 证据

第三百四十七章 证据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陆瑛走出门,程颐立即迎上来:“三爷……您……”看到陆瑛苍白的脸,程颐心中油然生出不好的预感,“是不是顾家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陆瑛道:“我们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程颐的猜测得到了证实,否则三爷不会这样急匆匆的离开。

    程颐心中涌起愤怒和难过。

    顾家就这样抛弃了三爷,三爷是不想让顾家站在这里看笑话,即便是满头冷汗,却仍旧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。

    程颐扶着陆瑛上马,陆瑛脚一松就要从马背上掉下来,程颐慌忙将肩膀挪过去,陆瑛踏着程颐的肩膀才稳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程颐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三爷这个模样。

    失魂落魄,好像折了主心骨,他忍不住想要劝说三爷两句,却因为在顾家门前,他咬牙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骑着马离开了顾家门前。

    走了一会儿,陆瑛却将马拉住了,转头向后看去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程颐终于忍不住道:“三爷,回去吧,顾大小姐是不会让人来给您传信了,如果她想要说什么,早就遣人来说了,寻常家的女子可能会被长辈束缚,她不是那样的人,她如果还想着三爷,绝不会是如今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是啊,陆瑛微微一笑,他如何不知道,也许,他只是想在离她近的地方站一会儿,说不定他就可以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琅华在屋子里走动,天渐渐地暗下来,头顶仿佛蒙了一层阴霾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”阿莫进来道,“有消息了,老太太和老爷已经与陆三爷说了退婚,陆三爷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琅华心里仍旧一酸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他们两个就再也不相干了。

    前尘往事,真的都要被抛诸脑后。

    前世的记忆对她来说,让她占尽先机,又让她不得不面临选择的痛苦。

    前世陆瑛维护她,她也用所有的力量去回报,谁也没有欠谁的。

    今生她不能下定决心嫁去陆家,不光是因为她厌恶陆家人,而且她已经不会向前世一样依附于陆瑛生活,她想要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搏个将来。陆瑛是个心思深沉的人,他需要的是全心全意陪伴他的妻子,而她不愿意再陷入那样的生活,是她退缩了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早些做决定对她和陆瑛都有好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陆家宅院前,程颐忙将陆瑛从马上扶下来。

    陆瑛进了门,刚刚坐下就吩咐程颐:“去给闵大小姐送个信,请她务必帮我去跟琅华说……”说到这里陆瑛一阵咳嗽。

    程颐皱起眉头:“三爷,您这是何苦呢,既然顾家已经要退婚,您还坚持什么,他们就是眼高于顶……现在我们陆家是什么情况,老爷去世了……顾家却不一样,顾世衡现在立了大功被封了官,顾琅华……”他不敢说裴杞堂的事,“他们自然看不上三爷了,三爷去说又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陆瑛摇摇头。

    现在族里还没有消息传来,两个人的婚约还在,如果他不能让顾家回心转意,等到木已成舟,就真的没有了转圜的余地。

    他不能眼看着事情这样发生:“河东府怎么还没有消息。”如果几日之内他能查出当年许氏的事,说不定一切都会有转机。

    程颐一愣:“按理说,应该有消息传回来了。”他到现在都不明白,三爷到底在查些什么,当年那两个顾家的丫头又知道了些什么事。

    陆瑛挥挥手让程颐退下去,开始翻看他收集的那些证据。

    程颐不禁暗暗着急,三爷马上就要下场了,这样总不是个办法,顾家也太狠心了些,怎么能在这时候给三爷如此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程颐刚刚走出院子,迎面就看到了迎春带着一个妇人走过来,迎春一脸笑容,见到程颐行了礼:“听说三爷回来了,河东府那边有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巧。

    程颐不禁惊讶,顾家那边刚刚退婚,三爷查的事就有了线索。想到这里目光向那妇人身上看去,难不成这就是三爷要找的那个顾家丫鬟。

    迎春带着妇人给陆瑛行了礼。

    迎春笑着道:“这是我们三爷,三爷问你什么话,你照实说就是了,将来必然有你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眼睛中透着几分的犹疑,仿佛还不能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迎春见状接着劝说:“我们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?一百两银子足够你过上好日子的,再说顾家都已经将你卖了,你何必再替他们保守秘密……”说着顿了顿,“顾大太太许氏已经禁了大牢,也被顾家休弃了,你放心,许氏不会报复你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声音发颤:“可是我听说,顾大小姐很厉害,她,她在太原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怕什么,”迎春道,“我们三爷与顾大小姐有婚约,若是顾大小姐怪罪下来,三爷替你求情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的神情微微舒缓了些,飞快地看了陆瑛一眼。

    陆瑛道:“你是秋兰?”

    秋兰点点头,终于开了口:“我跟荷香都在顾大太太身边伺候,顾大太太之所以让牙婆将我们卖了,那是……那是因为我们知道了顾大太太一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陆瑛看了一眼迎春,迎春急忙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没有了旁人,秋兰才接着道:“我们都觉得顾大太太的身孕有问题,她……是在大老爷出去收种子还没有回来的时候就怀上了。”

    陆瑛面色不虞:“为什么你们会这样想?”

    秋兰道:“大老爷不在家的那个月,大太太回了娘家几天,从娘家回来之后胃口就一直不好,荷香值夜的时候,还看到大太太偷偷地吐过几次,荷香关切大太太的身子,提出不如请郎中进府看看,却被大太太骂了一顿,然后大太太就以照顾许家老太太为名又回去了娘家,到了许家之后,就将我们都遣开,自己去庵堂住了一阵子,说是给许二太太祈福,她分明就是要避开人,免得再被发现异样。”

    陆瑛淡淡地道:“这些都说明不了什么,不过是你们的猜测。”

    秋兰仔细地想着:“可如果只是猜测的话,大太太为什么要将我们卖了……而且,我……我还知道一件事……我听到大太太在庵堂里哭的很伤心,如果没有事,她为什么要哭呢。”

    秋兰说的这些的确让人起疑,但是口说无凭。

    陆瑛道:“你可有什么确实的证据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第二章。

    今天不多更新了,明天来更~

    大家晚安。

    另外,月中求月票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