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三百四十三章 试探

第三百四十三章 试探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无论是在镇江,还是在盐州,裴杞堂都用过兄长手下的骑兵,偷袭李常显要不是韩家骑兵,裴杞堂也不会赢的那么轻松。

    既然在兄长手里得了好处,早晚就会面临被清算。

    这可与她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琅华看向韩璋:“兄长想要找他,找他就是了,何必商量我,我也没有替他隐瞒,不过就是兄长没问,我也没说。”

    一下子将自己撇得那么干净。

    裴杞堂去西夏之前,是谁将裴杞堂推荐给他的?

    真是女生外向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韩璋又皱了皱眉头,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,琅华还不到议亲的年纪,裴杞堂不会就已经有所图谋了吧?所以才哄骗琅华帮着他隐瞒。

    韩璋道:“顾老太太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祖母?”琅华抿了抿嘴唇,“也是才知道。在镇江的时候我怕祖母担心,就没有说。”

    果然被他猜中了。

    在镇江的时候没有顾家,裴杞堂怎么能在沈昌吉眼皮底下逃脱。西夏打仗的时候,他刚到太原,琅华本来是去相对安全的银州,却半途跑到了洪州去帮裴杞堂,他听到消息一直为琅华担忧,直到传来了捷报,他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琅华看着韩璋目光变化,不知道韩璋想到了什么,好像眼睛里的怨恨深了不少。

    韩璋叫了一声:“云常,去将裴杞堂给我叫过来,就说我有事要问他。”

    韩璋看向琅华:“去内院吧,如妈妈还等着你呢,长嫂从老宅给你送来不少的物件儿,我不知道都有些什么,你去瞧瞧,一会儿好带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琅华站起身来,还是忍不住替裴杞堂说句话,万一兄长误会他是个奸邪小人,恐怕关系处理起来会更加麻烦。

    琅华道,“裴杞堂也是不得已才瞒着兄长。”

    韩璋的目光更加深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琅华进了月亮门,如妈妈就等在那里,“大小姐您可算是来了。”说着脸上是一片苦涩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琅华问起来。

    如妈妈简直就要将肚子里的苦水都倒给顾大小姐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在外面威风凛凛的国公爷,在家里就将内宅弄得一团糟。大老爷去世,大夫人跟着回了韩家祖宅,赵氏和国公爷和离之后,内宅就乱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一部分人回了赵家,一部分人去了祖宅,剩下的这些十有八九都是没有管过事的,他们这些被大夫人留下照顾国公爷的老家人里里外外忙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“您刚才在书房里做了半天,可有人端了茶点过去?”如妈妈叹口气。她让厨娘做,厨娘就拿国公爷的话来顶她,说什么国公爷吩咐了,以后厨房不必给他做点心,因为国公爷不喜欢吃。

    “就连大夫人从老家搬来的箱笼,到现在还没有开呢,国公爷说要等着交给大小姐。”可是那些东西不一定都是给大小姐的啊。

    大夫人一个寡嫂,不好插手国公府里太多事,表面上是这样一说,其实其中必然有给国公爷的物件儿。

    兄长在外征战多年,当然会对内宅事务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琅华道:“我先看看大嫂的信吧!”

    总算来了一个能说话的人,如妈妈恨不得拉着琅华说个不停,差点将大夫人写信的事抛去了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琅华走到内室,现将信看了一遍,见上面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,这才松了口气。从字里行间能看得出来,大夫人的心情好些了,已经开始照她的提议在韩家祖宅开办“族学”和“义庄”。

    当时她担忧大夫人悲伤过度,想着如果让她有些事做,说不得心情就会慢慢好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大夫人身下没有孩子,能够筹办族学,常常见到那些族中的后辈,对她来说也是个安慰。

    如妈妈道:“现在大夫人最担忧的就是国公爷的婚事了,可是国公爷说了三年之内不问不娶。”

    弟弟为长兄守孝一年,韩璋却要守三年。

    如妈妈道:“这也不合规矩啊!国公府到现在可还没有一儿半女呢,这要是老国公爷在世,一定急的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兄长今年已经三十多了,寻常人家的男子早就儿女成群。

    如妈妈是韩家的老人,想起这个忍不住就擦眼泪,也不知道国公爷的缘分到底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”如妈妈终于忍不住道,“按理说这不该我们下人嚼舌,但是……闵家不是要给闵大小姐寻亲事吗?您说舅老爷愿不愿意与国公爷结亲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如妈妈拉着她为的是这件事。

    阿宸。

    琅华想到了阿宸惧怕与韩璋说话的模样,她摇了摇头,照她来看,阿宸应该更喜欢书香门第家的男子。

    说完话琅华抬起头看了看屋子,“将屋子里的帐子换成柳黄色的吧,暖房里捧几盆牡丹过来。”

    空荡荡的宅子,又没有点颜色,兄长看着也不会高兴。

    “如妈妈,我们去整理箱笼吧!”

    顾大小姐没有提闵江宸,如妈妈也不敢再说,急忙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裴杞堂看到韩璋脸色阴沉,就知道韩璋一定认出他就是擒住枢铭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裴杞堂上前给韩璋行了礼。

    韩璋沉着脸将裴杞堂打量了一番,“你不是裴家的四公子,你在镇江都做些什么?沈昌吉抓的是庆王叛党,你跟庆王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国公爷,”裴杞堂对韩璋的目光不躲不避,“您也觉得庆王是准备要谋反吗?”

    韩璋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裴杞堂接着道:“您是不是真的想要知道答案?”

    是不是真的想要知道答案,知道之后就要面临选择,韩璋紧紧地盯着裴杞堂,这个人将问题重新丢给了他,仿佛他才是那个需要仔细考虑后果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是裴思通的嫡子家中行四,不是什么庆王余党,更不是国公爷和沈昌吉在镇江遇到的人,否则裴家,顾家,所有认识我的人都会有危险,我没想再要别的身份,您不必再试探我,”裴杞堂不由地向内室里望去,“我在镇江受了伤,被顾大小姐搭救,当时太子与西夏人勾结,王仁智父子贪墨军粮,那种情形下,我们免不了要齐心合力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在边疆,我知道顾大小姐的性子一定会来救治伤兵,但是我没想到她会走到洪州去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一副谦卑的神情,“有些话我开始没有说清楚,是迫于形势,还请国公爷见谅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低着头,模样真诚又温和,此时此刻他可不像是一个征战沙场的武将,而像一个寻常人家的少年郎。

    韩璋沉着眼睛,伸手拿起了桌案上的长剑。

    屋子里顿时杀气升腾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本来想连发没弄成,先放一章给大家下班坐车看。

    晚上接着更。

    求月票,月中出票啦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