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三百三十五章 相像

第三百三十五章 相像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徐松元在屋子听了徐老夫人半天的训斥,才给徐老夫人请了安告退出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回事,从西夏回到家里之后,他反而觉得心情憋闷起来,不如在西夏时快活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与顾世衡在一起说话,在营地里听将士们说笑,总会有种心中畅快的感觉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听着母亲和谨莜喋喋不休的劝说,他就生出一股厌烦的情绪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看琅华时间长了,他也愈发觉得女孩子穿戴随意些也好,俏皮、可爱又带着些许英气,这才是孩子,不能人人都规矩又木讷,好像将要行将就木……

    谨莜穿衣打扮都是按照母亲和太后的喜好,十几岁的孩子跟个老太太似的还用发箍,他以前没过多注意,现在怎么看怎么别扭。

    徐松元回到了正房,杭氏正在收拾被褥,见到徐松元忙迎上去伺候徐松元更衣。

    杭氏为了迎接徐松元回来,特意用鸡蛋敷了眼睛,将红肿消去一些,也拿定主意今晚不提弟弟的事,让老爷好生休息。

    徐松元低下头,看着杭氏头上像老太太一样的发纂,头上那让他厌烦的发箍,忍不住伸出手将发箍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举动,将杭氏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杭氏惊讶地看着徐松元:“老爷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徐松元又动手去解杭氏头上的发纂,杭氏的脸不禁红起来:“老爷,丫鬟们去打水了,老爷总要去洗个澡……这才什么时辰……还不到安睡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却没有停下手,杭氏不禁用水去推徐松元:“老爷这是要让妾身在下人们面前丢丑不成?”

    杭氏说着鼻子发酸顿时觉得很委屈。

    老夫人是这样,谨莜是这样,老爷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。

    徐松元见杭氏掉了眼泪,这才恍然回过神来,轻声道:“你别哭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就是觉得,你……梳个单螺髻,梳个圆髻……或者是你刚进门的时候梳的那种什么发髻,哪个都好看,为什么非要挽个纂……以后也不要戴这发箍了,就算缀了珍珠也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杭氏不禁气极反笑:“老爷怎么说这话,我都什么年纪了,怎么还能梳单螺髻,再说……娘也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很不喜欢她打扮的俏丽,穿的褙子太鲜艳了也不行,作为一个官宦人家的女眷,应该穿着大方,这两年她做了好多姜黄色的褙子。

    她刚成亲时梳的是朝云髻,尤其喜欢用粉缎做褙子,徐老夫人却说她不够端庄。

    开始被逼着穿成这样,她哭了好几次,后来也就习惯了。宁愿放弃这些,只要不想再被责骂。

    谨莜也是一样,从小在老夫人面前长大,行动坐卧就像个小老太太,不过老夫人喜欢,谁又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杭氏正想着,突然发现徐松元又端了一盏灯凑过来。

    老爷今天怎么这样奇怪,杭氏皱起眉头:“老爷又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瞧瞧,”徐松元一脸正经,“别动,我就瞧一瞧。”

    这是在哪里学来的毛病,杭氏这次满面怒容就要发作。

    徐松元却惊讶起来:“我说怎么会看起来眼熟呢!”

    杭氏后退一步:“老爷……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徐松元仿佛在仔细想着什么,半晌目光又落在杭氏脸上:“你这里还有没有阿静的画像?”

    杭氏脸色顿时变了:“老爷……我们这里哪有……这话要是被娘听到了,妾身可就又要被责骂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徐松元目光迷茫,神神秘秘的模样,杭氏心里有些害怕,老爷不会是听说了什么事吧?

    “难不成是阿静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徐松元道,“娘不喜欢阿静也不让人提起她,还说她有那样的下场都是她在外不知礼数,其实阿静哪里有什么错?我们当时如果追究下去,就会知道阿静的死与皇后脱不开干系,阿静是因为皇后才死的。”

    杭氏几乎要去捂徐松元的嘴:“老爷别说了,娘听到您说阿静又会大发雷霆,您这是何必呢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道:“庶女也是正经的徐家人,更何况还是娘的庶妹生下的孩子,娘就是嫉妒爹喜欢姨娘,爹是因为姨娘没了,伤心过度才去世的,在娘心里,姨娘就是害死爹的人,所以娘常常说红颜祸水,你生得漂亮,娘看着就生气,非要将你打扮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徐松元这句话,杭氏的脸顿时一红,老爷还从来没有夸赞过她漂亮。

    “到底还有没有?”徐松元低声道,“有的话拿出来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杭氏不停地向外面望去,这么久丫鬟都不敢端水进门一定是以为她和老爷在……

    老爷今天可真是害死她了,让娘知道,又是一个不知廉耻不懂礼数的罪名。

    “有,”杭氏轻声道,“我藏起来一张,放在老爷写的那幅《八月帖》后面。”

    杭氏向书房里努努嘴:“就在那边,家里人都知道老爷爱惜那幅字,没有人拿出来看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不再说话,忙提着灯径直去了书房,杭氏整理好头发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将下人遣了出去,徐松元才慢慢展开了手中的画卷,然后从装裱的空档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了一尺见长的小画。

    见到旧物,徐松元不禁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画还是宁王画的,当时就藏在阿静的闺房中,宁王虽然傻,但是却在书画上下了功夫,寥寥一笔就能勾得传神,更别提这样精雕细琢。

    徐松元将画拿了起来,对着灯仔细地端详,眼睛渐渐地发亮:“像,真的很像,不是形象是神似。”

    “那双眼睛,那个轮廓确实像,如果再长几年说不定会更像。”

    杭氏一头雾水:“老爷,您到底在说什么啊?”

    徐松元半晌才将画放下,方才的激动渐渐平复下来,变成了淡淡的忧愁,他叹了口气将画收好,然后跟杭氏回到内室里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,顾琅华长得与阿静有些相像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我觉得顾琅华与你哪里也有些相似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阿拉啦,大家看到就投月票支持一下教主吧~么么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