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三百三十一章 置于死地

第三百三十一章 置于死地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宁王妃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疯癫,仿佛要将多年的委屈一下子发放出来。

    她悲哀地望着宁王:“所以您只要犯了一点错都会被人耻笑,不论是在宫里还是宫外,只要您去赴宴,必然会成为众人口中的笑料,皇上能在文武百官面前斥责您,连一个小小的太监都敢捉弄您,我想要在东街开两间铺子,京中的票行却不敢借我们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那些叔叔、伯伯一间间的米铺开着,一个个的笔墨生意坐着,有多少是皇上内库流出来的东西,他们都敢卖,哪一个又被责罚了。妾身不愿意出去宴席,因为只要我去了,那些的话题就在我们夫妻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您可能不知道,还有人想要介绍小倌给我,让我好为王爷生下子嗣,”宁王妃恍然笑起来,“您说可不可笑。”

    皇帝的脸再也挂不住:“真是疯了。”这个女人疯了,竟然敢在这里说出这样龌龊的话。

    宁王妃却仿佛已经不在乎:“皇上,妾身知道这些话您不爱听,谁都爱捡软柿子捏,太子爷做出那样的事,也不见您传太子妃来认罪,妾身不过是想要接手太子手里的商队就您这样当众审问,扣上谋反的帽子,”宁王妃说着拉过宁王,“皇上您看看,您这个兄弟有资格谋反吗?谁会跟着他一个傻王爷谋反?”

    “您信不信,太子手里的生意,就算妾身不接手,也一样会有人做,那些达官显贵,那些皇亲贵胄,他们都会做,就算您知道了,也不会将他们叫来骂,顶多交由族中处置,因为皇室必定要有皇室的尊严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,除了能轻易地被您认定谋反之外,我们根本就不是皇室。”

    宁王妃说着看向韩璋,“二哥,您是不是也瞧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韩璋紧紧地抿着嘴唇。

    “可这不是我的错,”宁王妃仿佛喃喃自语,“也不是王爷的错,是这个世道,从来都是攀高踩低,有权有钱就会众星捧月,没权没钱就会受人欺凌,皇家更是如此,根本没有手足之情。”

    宁王妃说着站起身:“君让臣死,臣不得不死,父让子亡,子不得不亡,妾身错了,只求皇上不要牵连宁王,不要再牵连旁人……”宁王妃说完向旁边的柱子冲去。

    这样的变故倒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“拉住她,快拉住她。”皇帝立即大喊。

    韩璋先冲了出去,离宁王妃最近的刘景臣拉住了宁王妃的手臂,但是宁王妃用尽了全力,刘景臣没有抓住脱了手。

    “嘭”地一声,宁王妃撞在了柱子上,然后整个人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韩璋只来得及将倒地的宁王妃扶在怀里,大量的鲜血顺着宁王妃的头顶淌了下来,落在韩璋的衣服上。

    “阿阮,阿阮,”宁王受了惊吓,愣愣地站在那里,“阿阮,阿阮,你这是做什么啊,你这是做什么,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宁王站在原地抖如筛糠。

    内侍叫着去传御医,大殿里顿时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皇帝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,他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刘景臣道,“还是让人将宁王妃送到慈宁宫去吧,在这里治伤多有不便。”

    宁王妃一个内宅妇人,本来就不该出现在勤政殿,如果方才皇帝肯听刘景臣的劝说,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宁王妃这是不堪受辱自绝于此,她若是真的死在勤政殿,皇上以后就会背上逼死弟媳的罪名。

    可是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宁王妃的伤情不能随意挪动。

    皇帝一下子成了热锅上的蚂蚁,转头吩咐内侍:“快……快去慈宁宫将太后找来。”

    御医一路跑进了大殿,见到这种情况也不禁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“国公爷,”御医道,“您将王妃放到侧室的榻上吧,我们要立即为王妃止血。”

    韩璋呆楞地按照御医的吩咐去做,他的目光始终留在宁王妃那苍白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妹妹,从小跟在他身后的妹妹,回京的路上,他已经听裴杞堂讲了宁王府的事,他本已经拿定主意,不论皇上如何惩办阿阮,他都不会为她求情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看着她就这样触柱倒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他的心忽然一疼,终究不能无动于衷,因为阿阮是他的亲妹妹啊,他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就这样死去。

    韩璋拿定了主意,转身走向皇帝,慢慢地跪下来:“微臣为宁王妃求个恩典,请皇上着人查清此事,若宁王妃并无谋反之意……便饶她一条性命。”

    谋反。

    这两个字在本朝皇帝嘴中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从惠王到庆王,上千条性命被卷进谋反案中。

    尤其是东平长公主刚刚查出庆王谋反另有玄机……皇帝有种作茧自缚的感觉。

    裴杞堂眼睛一闪,机不可失失不再来,宁王妃这番话倒是将皇帝逼的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皇帝一定不愿意被人诟病,随意诛杀手足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裴杞堂道,“臣愿彻查庆王谋反案及宁王府案。”

    皇帝的眼睛眯起来。

    裴杞堂倒是一个会审时度势的,如果他不让人彻查谋反案,今天的事传出去,那些御史言官定然参奏个不停,太后那边他也无法交代。

    倒不如将这件事交给信得过的人去办。

    裴杞堂显然是个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皇帝颌首:“那就交与裴爱卿,会同刑部、大理寺彻查,但凡与此案相关人员,必定配合查案,不得有误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慢慢弯下腰:“微臣领命。”他会查,他会慢慢地查个一清二楚,将这后面的人全都捉出来,假以时日皇上一定会后悔将这件事交给他。

    裴思通看过去,站在那里的裴杞堂,资质端凝,脸上已经有了让人敬畏的风姿。

    半晌御医从侧室出来禀告:“王妃的血暂时止住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道:“能不能保住性命。”

    御医忙躬身:“此时还不能断定……”

    侧室里隐隐约约传来宁王的哭声,那声音压抑而凄然,让人听之心酸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没有刘景臣拉那一把,宁王妃可能真的要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常安康上前道:“趁着王妃现在伤势稳定,让人将整个软榻抬起来送到慈宁宫去,这样一来宁王妃就能在慈宁宫养伤。”

    皇帝道:“立即去办,一定要小心,不要再出闪失。”

    本来是庆功宴,没想到接二连三闹出这么多事来,皇帝挥了挥手:“都散了吧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宁王妃:刘景臣咱俩不是跟导演说好了,你要牢牢地把我拽住吗?你咋松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