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三百三十章 傻子

第三百三十章 傻子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宁王妃渐渐冷静下来,她之所以这样做,本来是为宁王府将来争权做准备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被拆穿,她只能将争权,说成她为了一己私利,这样不但不会连累王爷,她或许还有一条活路。

    这就是程女官给她的提示。

    太后是要她心甘情愿地牺牲自己,认下来。

    宁王府会安然无事,可她这个犯了错的王妃,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再翻身。

    宁王妃忽然恨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东平长公主能抬抬手放过她,或许她就不会被逼上一条死路。为什么一定要死死地咬住她不放。

    非要她付出这样惨痛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我去,”宁王妃道,“我去跟皇上认错,就算皇上要王爷将我休回韩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阮,我……我为什么要休你?”宁王愣愣地站在那里,“你放心,我……绝不会这样做,我跟你一起去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宁王妃的眼泪再一次淌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勤政殿上,皇帝脸色铁青,拿着密折的手不停地发抖。

    真是好。

    他的儿子,他的兄弟,竟然都在西夏算计他。

    太子在密信里与李常显称兄道弟,仿佛整个大齐已经被他攥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“逆子。”皇帝大吼一声,将手里的信函撕成了两片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他,大齐几十万军队怎么可能折损在真定。

    听别人说是一回事,真真切切看到这些密信又是另外一回事。如果太子在这里,说不定他会提这剑亲手杀了这个逆子。

    皇帝抬起头看向众人:“那个常昊就是这样说的?”

    徐松元道:“东平长公主在西夏还抓住了为太子传递消息的人,他们想要借用常昊向金国求情,请金国放回太子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也是走投无路才想到这样的蠢法子。

    如果大齐不出面,她一个女流之辈又怎么可能将太子救回。

    “将太子的那些人都交由皇城司,”皇帝说到这里,“还有太子的那些幕僚,一个个都给朕抓来审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要审个明明白白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”皇帝站起身,脸色铁青,“让礼部拟旨,朕要废了他,从此之后他再也不是大齐的太子,他的生死与大齐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宁王妃呢?”皇帝抬起眼睛。

    宁王是个傻子,宁王府长史显然听命于宁王妃,宁王妃想方设法握住太子通敌的证据,想要做什么?在其中推波助澜?她到底想要从中牟什么利。会不会是宁王府有什么谋算,想要与东平联起手来……

    莫不是宁王也在算计他的皇位?

    皇帝想到这里看向韩璋。

    韩璋脸上的神情有些凝重,但是没有慌张和害怕。

    内侍上前道:“王妃和王爷在殿外候着呢。”

    皇帝眯起眼睛,“让他们进来。”他倒要看看,宁王两夫妻到底在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听得这话,刘景臣忙上前提醒:“皇上,事关宁王妃,微臣等还是先告退。”宁王妃毕竟是一个女眷,在他们面前丢了脸,以后不知要怎么见人。宁王府的事与太子不同,说大可大,说小可小,皇上当众审问宁王妃确实有欠妥当。

    就算真的要问,也应该去后宫,当着太后的面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可是皇上显然在气头上,宁王府的做法,也让皇帝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“用不着,”皇帝果然挥挥手道,“既然你们都知晓了,又何必遮遮掩掩。”他就是要让宁王知道,背着他搞鬼的下场,他不会给宁王府任何的脸面。

    宁王和宁王妃走进大殿。

    没等宁王妃说话,宁王先跪在地上:“皇兄,您就饶了阿阮吧,阿阮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说着看向宁王妃。

    明知道宁王的求情不会打动皇帝,宁王妃还是一脸悔意地跟着道:“妾身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眼底闪过一丝的暴躁和凶狠:“朕看你胆子大的很,即便身在大齐,依旧想要将西夏掌控在手中,你让人去西夏做什么?联络外族,暗中窥伺皇权、推波助澜……朕看你们是要意图谋反。”

    尖厉的声音在大殿里回荡,仿佛是一柄刀刃,要将她的骨头剥出来。

    宁王妃已经浑身颤抖,太后说的没错,皇上不会给他们留后路,她无论怎么辩驳一旦皇上认定他们心存反意,从此之后宁王府就要胆战心惊地过日子。

    “妾身就知道,有一天谋反这两个字一定会落在宁王府,惠王谋反了,庆王谋反了,皇上只剩下一个傻兄弟,他也会谋反,”宁王妃抬起脸,眼睛里一片空洞,看起来十分的可怕,“妾身自从嫁到宁王府,就战战兢兢地过日子,皇家、宁王给了妾身什么?嘲笑,怀疑,除了一个有名无实的爵位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宁王府的日子,还不如皇上您身边的内侍,不如沈昌吉那只到处咬人的狗。”

    皇帝的面色铁青,额头上青筋浮动,仿佛恨不得立即将宁王妃凌迟处死。

    “妾身这里除了当年的陪嫁之外,什么都没有。王爷出门在外,连赏赐下人的钱都要算计着花销。太后娘娘不过赏赐给王爷两处土地,皇上也要派皇城司去查看,太子爷在京中却有十几处宅院,在外面有良田万顷,皇上却怎么从来不问是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“妾身告诉皇上,太子的银钱都是在西夏贩卖青白盐而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贩盐人尽皆知,若不是这次被金国所擒,就算李常显被杀,太子也会有法子攀上东平长公主,继续在榷场为所欲为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也不贪心,只想要些皇族的特权,也向太子一样,利用榷场赚些银子,所以才会去讨好东平长公主,希望握着太子通敌的证据,向太子妃要些好处,”宁王妃说着抬起脸,“这样,还能让妾身看起来像是一个王妃,免得大家私底下,将我们夫妻两个都当成傻子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宁王顿时惊慌失措起来,不知道怎么说:“阿阮,你不傻,你……你不傻……我……我才是个傻子。”

    宁王妃笑起来:“王爷说对了,您就是傻子,人人都知道您是傻子,您是一个连银钱都算不清楚的傻王爷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卖惨你最在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