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三百二十九章 走投无路

第三百二十九章 走投无路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。

    所以东平是那样的态度,任谁都不喜欢被人算计,尤其是东平刚刚掌握西夏大权。

    太后道:“你想要做大齐的摄政皇后,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太后站起身就要走出屋,一副不再理睬宁王妃的模样,宁王妃顿时惊骇,忙爬了过去抱住了太后的腿:“母后,儿臣错了,儿臣错了,儿臣这么做都是为了王爷,儿臣不想让王爷像……像庆王爷那样……儿臣真的没有别的思量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,求母后救救儿臣,儿臣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看着宁王妃:“你出身荣国公府,应该有你两个兄长那样的气度,于是哀家看中了这门亲事,宁王又痴又傻,你若是能将荣国公府管起来,你们也会做一对富贵闲人。是什么让你有了那样的自信,觉得自己能够掌控一切,将所有玩弄于手心当中?”

    太后弯下腰,轻声道:“就算你成功在西夏安插了眼线,接下来你要怎么做?找到合适的时机,借用西夏和你哥哥手中的兵马谋反吗?还是找一队侍卫宫变,干脆在皇宫中杀了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哀家一定会站在你那边?两个都是我的亲生儿子,哀家凭什么杀一个,立一个。宁王做了皇帝,你要做掌权皇后吗?你也配。”

    太后一脚踹过去,宁王妃顿时摔了个趔趄。

    宁王妃愣在那里,冷汗顺着她额头淌下来。

    突然降临在头上的暴风骤雨,将她吓坏了。她是真的吓坏了,她没想到太后会这样大发雷霆,一点都不会护着他们。

    皇上和太后斗的那么厉害,再怎么样他们也是太后这一边的,就算出了事,太后也应该会为他们遮掩,可是她忘记了,真的捅到皇上那里,太后首先要保住她自己,不能与皇上正面冲突。

    绝不会去管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后走到内殿,吩咐程女官:“看着点宁王妃,让她自己想个明白,现在应该怎么办才好。”

    程女官应了一声,如果被皇上抓住了把柄,皇上对宁王府起了疑心,以后别说宁王妃就算宁王也没有好日子过,她忽然为宁王妃悲哀起来,如果这件事被宁王妃做成了,太后会怎么处置?

    会不会顺水推舟就让宁王府这样做下去,太后选中闵江宸,难道就没有私心吗?

    如果是曾经的东平长公主,应该会为宁王府遮掩,可现在的东平是西夏的太后,她手里握着的权利不允许这样做。

    终究权利会改变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宁王妃不是不够聪明,只是还没有意识到权利的残酷,自以为是地做了过河的卒子。

    太后摇了摇头:“哀家也没想到,东平已经有这样的手腕。”

    不过,没有这样的手腕,怎么治理国家,东平再也不是那个能听母亲劝说,就改变想法的孩子了。

    她是该觉得欣慰还是失望。

    程女官重新回到前殿,宁王妃已经做到了椅子上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程女官端了一杯热茶过去:“王妃,皇上一会儿定然要传您,您可要做好准备,您也不要怪太后,您也知道太后和皇上的关系,太后这时候为您说话,恐怕皇上更会记恨宁王府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程女官准备退出去,却被宁王妃一把拉住:“劳烦姑姑在太后面前为我求求情,我也是一时糊涂,我是真的没想到这件事能出纰漏,我没有害人,只不过是想要向东平长公主买个好罢了。”

    程女官道:“您说的这些我都信,可是您要让皇上相信,没有无缘无故的付出,您做这么多事,怎么可能什么都不求呢?您要求什么?”

    宁王妃一阵阵的发冷。

    程女官的话回荡在她的耳边,面前的茶水已经空了,没有人再来给她续茶,她从一个高高在上的王妃一下子掉落下来成为了一个罪人。

    一步走错,步步错。

    可是她不明白,明明安排的那么好。

    闵江宸可以嫁去西夏,太子的阴谋被揭发,东平长公主会私下里与宁王府交好。本来是皆大欢喜的事,为什么就成了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天塌下来了,没有人帮她顶着。

    她不能待在慈宁宫永远不走出去,她必然要面对皇帝,面对惩罚。

    哥哥会不会救她?一会儿哥哥知道这件事会怎么做?

    她以为太后终究会回来,可是太后就这样一去不复返。

    眼泪掉尽了,剩下的就只有恐惧,一种不知所措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阿阮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宁王的声音从旁边响起来。

    宁王妃抬起眼睛,顿时看到了一脸担忧的宁王。

    “阿阮。”

    阿阮,宁王成亲之后一直这样喊他,在人前这样喊,在私底下也这样喊,无论她怎么纠正宁王就是不明白,这种亲昵的称呼只能夫妻两个相处的时候,在外面他应该叫她:“王妃”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这一声呼唤却让她感觉到了暖意。

    “阿阮,你怎么了?你……怎么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”宁王妃哽咽地更加厉害,“以后妾身恐怕不能在侍奉王爷了……”

    宁王一脸惊讶,“到底怎么了?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?”

    宁王妃摇摇头:“是妾身错了,妾身做了错事,皇上和太后会罚妾身。”

    宁王仿佛一下子明白过来,“皇上要你去勤政殿,他是不是要罚你?你做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就算是她从头到尾说一遍,宁王也不一定清楚其中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宁王妃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宁王忽然挺直了脊背:“阿阮,你杀人了吗?”

    宁王妃摇摇头,“没有……我……”在宁王心里,杀人可能是最大的罪过了吧,作为皇亲国戚,杀人还能被原谅,但是争权被发现了,就等于走到了死路上。

    宁王松了口气,“那我替你向皇上、太后求情认错,让他们这次原谅你,然后我们就回府。”

    那会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如果一切都这样容易就好了。

    宁王妃心中黯然,“王爷这次帮不了妾身。”

    “有我在,”宁王认真地道,“我去跟他们说,我去求皇兄和母后,阿阮你放心如果他们再怨你我就跪在勤政殿外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宁王妃鼻子一酸,眼泪迅速涌出来,王爷虽然势单力薄,但是愿意为她去下跪。他们说的对,她嫁给了一个傻王爷,但是到了关键时刻,只有这个傻王爷一心维护她,想要救她。

    她不能让宁王府陷入危险,她不忍王爷被责罚,最重要的是,王爷如果有事,还有谁能再管她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宁王妃,唉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