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三百二十六章 死不瞑目

第三百二十六章 死不瞑目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沈昌吉微微分神,裴杞堂的棍子毫不犹豫地撞在了他的肩膀上,顿时将他逼得后退几步,他的手指忍不住颤抖,一股热血涌上了胸口。

    裴杞堂放下手中的长棍拿起神臂弓:“沈大人,现在看是你快,还是我的神臂弓快。”

    沈昌吉终于明白过来,为什么裴杞堂要与他比试,因为裴杞堂要借用神臂弓杀了他。

    裴杞堂不在乎被他看穿身份,因为他马上就会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就在皇上面前。

    裴杞堂怎么敢这样无法无天。

    求生的欲望让沈昌吉快速地动起来,他不能死,只要他将这个秘密告诉皇上,他就不会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沈昌吉转过头去,皇上就在对面那玉阶之上,只要他跑过去,他就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沈昌吉拿定主意,身形一动,调转方向,立即向皇帝冲过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惊在那里,只见校场上,沈昌吉面目狰狞,提着一把剑扑过来。

    韩璋先回过神,挡在皇帝上面,吩咐帮忙的禁卫:“快,保护皇上。”看台上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宁王大喊大叫:“他要做什么?他为什么到这边来……”他的手死死地攥着身边的刘景臣,蹲下来整个人缩在了刘景臣背后。

    徐松元等人也忙上前护住了御座上的皇帝。

    裴思通明白过来,如果沈昌吉要刺杀皇上,无论是谁都可以立即杀了他,想到这里他大喊过去:“大胆沈昌吉,还不快停下。”

    恐惧如同藤蔓一般紧紧地包裹着沈昌吉的心脏,除此之外,愤怒和对生的渴望,让他一心向前飞奔。

    就那么几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生与死就在这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沈昌吉大声喊出来,“他……”他的喉咙一动,却听到了“嗖”地破空声响。

    按时弓弩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来了。

    再也顾不得其他,沈昌吉足尖一点奋力向前,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,一支箭越过了他落在他面前,深深地扎在地上。

    神臂弓。

    这就是神臂弓的威力,它能在五十米开外处射穿铁甲,这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威力,然而又有什么用处,裴杞堂技不如人,没有射中他。

    在裴杞堂第二箭到之前,他已经站在了皇帝身边,沈昌吉顿时笑起来,没有射中,裴杞堂没有射中。

    他要提起力气继续跑,可是他的腿却不由自主地停下来,身上软绵绵的没有半点的力气,胸口暖暖的仿佛有什么东西汹涌而出。

    沈昌吉低下头,目光先落在地上的羽箭上,在阳光的照射下,白色的羽毛上风中微微颤抖,羽毛上闪烁着新鲜的血迹,它们结成血珠梳着箭身淌下去。

    哪里来的血?如果射中他,箭上怎么会有血。

    沈昌吉再向下看去,更多的血如同涓涓细流般,淅淅沥沥地落在地上,沈昌吉下意识地去捂胸口,湿润又带着热度的液体沾满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血,这是他的血。

    那支箭不是没有射中他,而是穿透了他的胸膛,在他的心上留下一个永远都不会愈合的空洞之后,落在了他眼前。

    沈昌吉努力地喘息着,奋力挪动着脚步,伸出了他的手向看台上皇帝抓去。

    虽然隔着距离,但是他很想就将皇帝抓过来,告诉他那个秘密。

    那个属于庆王之子赵翎的秘密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变得越来越模糊,耳边响起禁卫呼喊的声音:“护驾,护驾……”

    沈昌吉耳边响起如山崩般的声音,心脏软绵绵地渐渐挺直了拨动,他张大了嘴,如一条离开水濒死的鱼“呼哧呼哧”地喘息着。

    裴杞堂走过来,眼睛闪烁着璀璨的光芒,他微微笑着,是那么的桀骜,那么的雍容,无论是谁都难以阻挡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沈昌吉嘴角浮起奇异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样死,也好。

    至少他知道,有一天这个昏君也会和他一样的下场,他会在地狱的深处等待着他们。

    沈昌吉发出最后一声叹息,终于重重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禁卫将地上的沈昌吉围了起来,其中一个上前查看,沈昌吉睁着大大的眼睛,已经没有了气息。

    “死了?”皇帝整个人几乎缩成了一团,在缝隙中伸出一张脸,皱着眉头问过去。

    禁卫前来禀告:“沈昌吉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这才松了口气,将脚从御座上挪下来,整理了身上的龙袍,重新变得威严而高贵。

    宁王声音发颤:“他……他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死了,”刘景臣轻声道,“王爷可以出来了,沈昌吉已经被裴将军杀死了。”

    宁王却仍旧缩在那里不肯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裴杞堂快速走上前来,“是微臣办事不利,没想到那沈昌吉会心怀不轨,意图谋害皇上。”

    那沈昌吉狰狞的模样还历历在目,皇帝也没想到沈昌吉竟会有这样的举动:“朕始终待他不薄,”方才有一瞬间,他甚至还相信了沈昌吉,原来沈昌吉终究是在骗他,“将他拖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寒蝉若噤,谁也不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皇帝情绪平息下来,想起了那神臂弓。

    方才一箭穿过沈昌吉的身体,就如同在空中炸开一朵血花。

    普通的弓弩不可能有这样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大齐有此利器何愁不能克敌。”皇帝转头寻找徐松元,“徐爱卿立了大功,朕定然重重赏赐与你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面色一僵躬身行礼:“皇上,造神臂弓的夏武将军,并非是臣请来的,夏武将军之所以愿意为大齐效命,是因为顾世衡,顾世衡在西夏多年,为的就是要将此弩献与皇上,如果不是顾世衡,李常显早就下了军令,打了败仗必定销毁神臂弓,杀掉所有造弩匠人,我们大齐即使缴获此弩,也无法破译其中机关。”

    “顾家若不是一心为朝廷,何苦要做这等事。”

    皇帝眉宇微抬:“这是顾世衡让你说的?”

    徐松元道:“并非如此,顾世衡背井离乡多年,仍下年迈的母亲和年幼的女儿,臣若是霸占他的功劳,也是天理难容,顾世衡本是想做无名之人,但我大齐应还他一份荣耀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坏蛋死掉一个是一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