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三百二十五章 虐杀

第三百二十五章 虐杀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本朝皇帝喜欢看武斗,特意在校场修葺了玉阶、围栏,皇帝宝座位于玉阶之上,坐下来就能俯瞰整个校场。

    皇帝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兴致勃勃地在校场观看比斗。

    那些角力、相扑他都已经看得厌烦,第一次见人用箭弩,不由地觉得新鲜。

    裴杞堂和沈昌吉已经换了一身短偈,面对面地站好。

    台上的裴思通已经皱起眉毛,裴杞堂突然要与沈昌吉比试是什么用意?就算是想要展示神臂弓,也可以慢慢来,毕竟神臂弓的威力摆在那里,无论何时用出来都会让人目瞪口呆,如果是要对付这个沈昌吉,皇上已经明说要留沈昌吉的性命,裴杞堂还会在大庭广众之下,杀死沈昌吉不成。

    那岂不是要在皇上面前留下把柄。

    裴杞堂笑着道:“沈大人,咱们不能坏了皇上的兴致,光用箭弩不过是一来一回的事,无趣儿的很,大家都是武人,不如干脆点,我们先过两招,也让大家看着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沈大人在大牢里关了那么久,恐怕身子不如往昔,我也不欺负沈大人,你用剑,我用棍,交手十个回合也算热热场子。”

    耍出这么多的花样来,还不是要讨好皇上,裴杞堂比他又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沈昌吉接过内侍递来的配剑,已经好久没有摸到利器,他的脸上闪动着跃跃欲试的神情,半晌抬起阴鸷的眼睛,恨不得立即就让这裴杞堂见了血,以报他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内侍喊了一声,拿起了鼓槌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目光落在对方身上。

    鼓声响起,沈昌吉的身形如蝴蝶般翩跹而动,一柄剑径直取向裴杞堂的胸口。

    裴思通顿时起了一头冷汗,连皇上也不由地“咝”了一声,沈昌吉招势恨绝而刁钻,如同困在笼中已久的野兽,终于得到了释放,他要将胸口的郁闷都经这一柄剑宣泄出来。

    裴杞堂仿佛也没有料到沈昌吉会拼尽全力,只得抬起手中的长棍招架应对,剑与棍不停地碰撞,沈昌吉不给裴杞堂任何喘息的机会,剑连绵不绝地刺过去。

    看台上的皇帝忍不住道:“裴爱卿是失了先机,落了下风吧?”

    众人都为裴杞堂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如果裴杞堂输在这里,必然要让他刚刚取得的军功受挫。

    宁王躲在刘景臣身后,刘景臣低声安慰着宁王。

    场上的沈昌吉渐渐力气不支起来,裴杞堂却仍旧笑着站在远处,没有任何变化,以不变应万变,不论沈昌吉如何动他都能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一时半刻看不出任何的输赢。

    “五、六、七。”裴杞堂声音清澈,不停地数着,“沈大人,我瞧着现在也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裴杞堂手里的长棍顿时变了力道,一股凶猛、凌厉夹着血腥味儿的气势顿时注入其中。

    空气中“嗡嗡”摄人地声响。

    沈昌吉的一剑落在棍子上立即被弹开。

    这样的力道,这样的感觉让沈昌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是他与裴杞堂第一次交手,可是为什么现在裴杞堂用处的招数,他却一点也不觉得陌生。

    他是在哪里见过?

    这是一种纯粹的外家功夫,力道刚硬而绵长,如同在他身上罩了层坚硬的壁垒,无论他怎么变幻招式都难以攻进去分毫。

    如果他遇到过这样的高手,绝不会没有一点的印象。

    沈昌吉仔细地思量。

    裴杞堂嘴角一翘:“沈大人,还没有想起来吗?我与你可是老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笑着,但是眼睛中锋利的目光,如同凛冽的寒风,让沈昌吉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让沈昌吉仿佛回到了那个夜晚。

    活捉西夏将军枢铭的那天晚上,他的一招一式都让枢铭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是他。

    沈昌吉心神激荡,心脏剧烈地收缩。

    是赵翎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,这根本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裴杞堂怎么可能是赵翎。

    赵翎已经死了,被他的人合围到了山顶,跳崖而死。

    他带着人在山崖下找到了赵翎那残缺不全的身体,他检查了那尸身,身高与他见到的一般无二,尤其是他的双手,因为长练外家功夫起了厚厚的茧子。

    绝不可能是裴杞堂,裴杞堂是冯师叔的弟子,他们门派是以轻功见长,与那外家功夫根本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更何况裴杞堂从前就是一个病人,常年瘫痪在床。

    瘫痪。

    这两个字如同一根钢针狠狠地刺入了沈昌吉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错了,他就是被这些所迷惑。

    冯师叔故意向他引荐裴杞堂,就是为了让他不要对裴杞堂的身份起疑,正因为裴杞堂坐在肩舆中,所以他无法对他的身高进行判断。

    就这样,赵翎变成了裴杞堂站在他面前,他丝毫没有起疑。

    沈昌吉有种彻底被愚弄的感觉,裴杞堂将他耍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,为什么他会败的这么惨,不光是因为顾琅华,还因为裴杞堂。早在钱塘江上,顾琅华与裴杞堂就联手演了一出好戏。

    这简直太可笑了。

    许氏曾让王仁智送信给他,说他将来会摆在一个叫赵翎的手上,这个赵翎是庆王之子,将来会叱咤风云,搅的朝堂风云变色,最终大权独揽,只要杀了他从此之后他就不用再有任何的担忧。

    他本不相信许氏的话,却忍不住让人去打听,终于找到了赵翎,他设下天罗地网,以为已经将赵翎杀死了。

    可是谁能想到,赵翎并没有死,他摇身一变成了裴思通的儿子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在找庆王余党,皇上杀了那么与庆王有关联的人,就怕有一天庆王的势力死灰复燃。

    他甚至将庆王掌管过的江浙当成了官员的流放地,以为这样就可以彻底肃清庆王势力,可是他想不到,最大的庆王余党就在他们身边,就在他们眼前。

    皇上还亲手提拔庆王之子让他掌管军权,将他引为心腹重臣。

    这难道不可笑吗?这是世上最可笑的事。

    沈昌吉脸上露出一抹奇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可悲,皇帝更加可悲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出来混总是要还的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