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三百二十三章 求生

第三百二十三章 求生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东平长公主故意扣留了宁王府的人手,太子不但勾结李常显而且陷害庆王谋反的兹事体大,显然所有的官员,包括他在内,都没有想好要怎么向太后、皇上交代。

    马玉成看了一眼徐松元。

    徐松元没有喝太多酒,眼睛里还保持着清明的神采,很有可能是要等到宴席之后向皇上密报此事,到时候皇上必然会传他们问话。

    只要想到裴杞堂那个人人签字的主意,马玉成就气得牙根发痒,这样一来除了半傻的宁王,谁也推脱不掉责任。

    他忽然希望醉死在这里,这样就不用迎来皇帝的雷霆之怒。

    可是事情哪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宫人将饭菜撤下去换上了新鲜的水果。

    徐松元果然就站起身来:“微臣奏请皇上尽快审理太子通敌之案。”

    低沉的声音响起,引来殿上所有人侧目。

    裴杞堂也放下了手中的酒杯,没想到路上连句话都不说的徐大人,憋了一肚子的气势在这里发放出来。

    如此没有技巧的禀奏方式,硬生生地破坏了热闹的气氛。

    旁边的马玉龙是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。

    裴杞堂悄悄地看了一眼左丞相刘景臣,刘景臣显然也有些惊愕,不过很快他就恢复如常,显然很是了解自己的学生。

    徐松元平日里看起来只是个书呆子,却在遇到事的时候半点不含糊,分明就是个哑炮,总在紧要关头,保持着耿直的脾性。

    皇帝面露不悦:“今天是庆功宴,有什么事改日再说。”

    马玉成松了口气,这不算他们刻意隐瞒,是皇上不准上奏。

    可是太子通敌,庆王被诬陷谋反之事非同小可,徐松元皱起眉头还欲再加劝说,却被马玉成一把拽住了小腿。

    皇帝顿时没有了兴致。这个徐松元太没有眼色,太子的事人尽皆知,要他在宴席上下罪己诏不成?

    太子的罪名他要中书省去拟,到现在也没有人拟个章程出来,还不是因为左右为难,既要惩办太子,又要估计朝廷的脸面,就他徐松元直言不讳。

    皇帝目光扫向桌子上的弓弩:“这就是西夏的神臂弓?”

    从表面上看也没有什么特别。

    说什么威力无穷,恐怕不过是夸大其词。

    皇帝目光闪烁:“李常显虽有神弩军,却终究不敌我大齐的将士。多亏朕没有听那奸邪小人之语,质疑裴爱卿和荣国公对朕的忠心。”

    马玉成像是得到了讯号,立即起身附和:“皇上圣明,若非那个沈昌吉办事不利,哪里要这样大费周章,若是我们大齐有所准备先发制人,就不至于损失那么多精兵良将,可惜了蒋老将军战死在太原……”

    沈昌吉就是太子脸上的那块遮羞布,也是皇上怒气可以发放的地方,如果没有沈昌吉,自然没有太子率军出征,也就不会落入金人手中。

    皇帝的怒气正无处发放,立即摆摆手:“将沈昌吉给朕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城司的大牢里,沈昌吉在苦苦煎熬。

    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活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人怨气越重,就越发不想死。

    他想要翻身,想要向顾家、韩璋、太后,还有皇帝报仇。

    他在皇城司受的苦,每一丝,每一毫他都记在心里,某一天定会加倍地还在这些人身上。

    皇上的性子他最了解,只要皇上消了气,就有可能再启用他。

    他等待着消息,却没想到等来了西夏人。

    西夏起兵攻打大齐,太子被金国掳走,仿佛是挫骨的刀子,割着他的皮肉,让他越来越绝望。

    他曾想过,如果金国和西夏打到了京都,皇帝会不会命人先杀了他。

    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熬过了一个月,他竟然听到了裴杞堂、韩璋打了胜仗的消息。

    韩璋摇身一变成了救国的功臣,就凭这个皇上也绝不会将他从大牢也放出来。

    顾家呢?

    顾家不是促和了两国和亲吗?会不会因此被朝廷责罚。

    还是左承恩忍不住告诉他:“顾家也是功臣,他们为了哄骗李常显救出东平长公主,才想出了假和谈的法子,现在皇上和太后站在了一边,共同对付西夏……”

    大战将要到来,若是西夏和金国真的攻到京都,大齐江山就是李常显的了,太后和皇帝还有什么可争的。

    最后的一线希望也破灭了。

    他始终都想不明白,为什么自己会输的那么惨,一个顾琅华哪里来的本事竟然能这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连他都不能招架。

    旁边牢房的许氏越来越疯癫,她的牢房里传出一阵阵恶臭的味道,让他仿佛身处地狱之中。

    许氏生出顾琅华这样的女儿,他是该恭喜她还是可怜她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会玄学吗?你猜一猜我们两个会是什么结局。”沈昌吉看向许氏。

    许氏却仿佛没有听明白,依旧捡着草叶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琅华,母亲给你编花环,母亲编的花环最漂亮。”每天都在念叨着,不停地念顾琅华的名字。

    沈昌吉冷笑:“早知今日何必当初,如果你好端端的,现在还是顾大太太,跟着你女儿富贵荣华。”

    许氏咯咯咯地笑:“我女儿,琅华,对琅华!”

    牢房门被打开,左承恩站在了沈昌吉面前:“大人,皇上传您上殿。”

    这一天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沈昌吉眼睛里满是期盼:“皇上是……”

    左承恩摇了摇头:“皇上在宴请功臣,有荣国公,有裴将军……今天有可能是您最后一次机会,您一定要为自己争取。”

    说不得今日就是他的死期。

    不,他不能去死。

    沈昌吉从地上爬起来,他不能认输,最后一次机会,他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“大人,已经给您打来了水,您简单梳洗一下。”这是左承恩能为沈昌吉做的最后一件事。

    沈昌吉被带上了大殿。

    地上的金砖仍旧光可鉴人,沈昌吉走在上面,他从前很享受脚步落在金砖上时发出的声音,那么的清脆,就像是轻轻擦拭他手里的宝刀。

    “罪臣参见皇上。”沈昌吉缓缓地跪下来。

    皇帝冷冷地望着沈昌吉,“你不是一直不肯认罪吗?为何自称罪臣。”

    沈昌吉拜下去:“罪臣没有察觉李常显的阴谋,没能让奸邪小人远离朝廷,罪臣虽然有罪,但是对皇上忠心耿耿。不像那顾家,虽然比皇城司先收到李常显准备攻打大齐的消息,却一直将皇上蒙在鼓里,非要等到和谈成功之后,才吐露实情,光凭此事,其心可诛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下面章节都是重头戏,会很爽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