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三百零七章 奇怪的关心

第三百零七章 奇怪的关心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程颐感觉到了一种悲哀。

    如果三爷真的输在了这上面,这恐怕会在三爷心里留下巨大的阴影。

    程颐道:“三爷若是不信我的话,等到顾琅华回来,您问问便知,”说着顿了顿,“所以,您也不要担心,去西夏和亲的人一定不是顾琅华。”

    顾琅华那样有心机的女人,怎么可能让自己身陷西夏。

    倒是三爷,要为自己好好谋划才行。

    陆瑛眼前是琅华温和的笑脸,每一次她看他时的目光,虽然淡淡的却仿佛能直接看到他的心里,就像是一个相伴了许久的人,即便是不说话,也能明白彼此的心境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这个,他才会开始对她欢喜,在她身边,他好像总是能暂时忘记那些怨恨,忘记了他庶子的身份,她脸上的微笑,甚至让他有一瞬间的迷茫,或许不是只有权力才能生活的快乐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,但也足够让他惊讶。

    但是程颐不可能无中生有。

    那些藏在他心中的疑惑,如果加上裴杞堂那就迎刃而解了,以裴家的身份和地位,能够帮助琅华做成这些事。

    那么琅华是向裴杞堂借力,还是真的喜欢裴杞堂。

    毕竟救回顾世衡不是件容易的事,琅华就算找人帮忙也是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心就火辣辣的剧痛,仿佛是涌上来的潮水,慢慢地将他吞没,让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。

    陆瑛剧烈地咳嗽起来,他不能相信程颐的一面之词,他一定要找琅华问清楚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琅华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陆瑛一直咳嗽不止,直到外面传来扣门的声音,有人低声道:“陆三爷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陆瑛抬起了头,努力让自己放平呼吸,渐渐地缓过气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口的人还想再呼喊,门却已经打开了,陆瑛长身玉立地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徐士元看着陆瑛面色苍白不禁道:“黄御医的药不好用?怎么咳的还是这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陆瑛向徐士元行礼,两个人到屋里坐下,徐士元立即将手里的瓷罐递给陆瑛,“这是我才从百草庐买来的,听说每日吃一些很快就会好了。”

    陆瑛望着桌子上的瓷罐,百草庐的药,现在很难才能买到,从前顾家在顾世衡手里不过就是个草药商贾,到了琅华掌家,就将药铺开到了京城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更情愿顾琅华只是个乡绅之女,或许才能跟他这个庶子的身份相配。

    陆瑛咳喘了片刻,微笑着感谢徐士元:“徐大人费心了,我会按时服用,希望上堂的时候已经好了不少,免得……”说着又咳嗽两声。

    “难为你了,本来在真定就辛劳,又遇见这样的事。”徐士元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陆瑛将药吃了一口,有一股沁人心脾的味道顺着喉咙一直到胸口,将他那火辣辣的疼痛顿时压制下去,让他觉得舒坦了不少。

    徐士元仔细地看着陆瑛:“怎么样,可觉得有效用?”

    陆瑛颌首:“很舒服,喘气也轻松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……”徐士元说到这里硬生生顿了顿,抬起头来看陆瑛,“也不知道顾大小姐用了什么法子,做出这样的药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回回药方吧,”陆瑛抬起头,“琅华对那些波斯语、西夏语很感兴趣,与胡先生一起收集了许多回回药方,上面有各种各样炮制药材的方法,她们就将那些法子用在了其他药方上。”

    其实很多内情他也不知晓,琅华与他说的不多。

    徐士元仿佛对这件事很感兴趣,顺着陆瑛的话茬问起来:“顾大小姐是从小就喜欢看药理的书?她的那些波斯语、西夏语是请先生教的?镇江是有个这方面擅长的青松先生,是不是顾家请了他做西席?”

    这件事陆瑛也有些迷惑,顾琅华小时候也没学过这些,顾家只是请了几个教她识字的女先生。

    好像就是在生了痘疮之后,琅华一下子就什么都会了。

    陆瑛道:“顾家没请过青松先生,那本《回回药方》上面有许多波斯方言,恐怕一般人也不甚了解。”就像大齐的药方传到西夏,西夏郎中看了也是不会用,是一个道理,青松先生在,也不一定会通译。

    徐士元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么,”徐士元手指轻轻摩挲着茶碗,半晌才接着道,“顾琅华真的就是被药师琉璃光如来点化了?我还以为,这只是传言……”

    琅华病愈之后就像是变了个模样,人还是那个人,只是心思比从前要成熟许多。她的心智不像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,她那双眼睛,有种经过世事的豁达和包容,虽然笑容淡淡的,却有一种暖意夹在其中,仿佛他无论有什么话都可以向她倾诉。

    陆瑛心里隐隐地有些疼痛,如果真的就像程颐说的那样,琅华想要嫁给裴杞堂……他心里顿时有些烦躁:“我觉得并不是菩萨点化,而是琅华自己的努力,我常常见她手不离书,这次去太原也是很辛苦,您……应该见到过她吧!”

    陆瑛抬起头,看到了徐士元那双有些茫然又有些恍惚的眼睛,但是这种情绪一闪而逝,立即被遮掩了过去。

    徐士元垂下头,仿佛是在遮掩什么秘密似的:“我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,并没有与她说上话,一个孩子能带着人去战场,真的很不简单,小时候恐怕受过很多苦。”

    “顾家是不是情况不太好,顾世衡离家之后,她……的生母待她不好吗?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徐士元对琅华这么感兴趣,陆瑛目光一闪:“徐大人是不是听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徐士元颌首:“我只是很感叹,琅华一个小孩子,能做普通人做不了的事。我来到京都之后,听说顾琅华许多事,她的生母许氏,竟然勾结盗匪和沈昌吉加害夫家,如今被关在皇城司大牢里。”

    连陆瑛也没想到被顾家逐出家门,差点被陆二太太捉奸的许氏竟然来到了京城,而且与沈昌吉一起被关进了皇城司大牢。

    这是顾家的家事,陆瑛不愿意多谈:“这件事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徐士元点点头,“慢慢来,你们将来都会好的,”说着他从小厮手里接过几本书递给陆瑛,“我当年考的虽然是进士科,对明经也有研究,这是我当年在国子监跟着博士学了一年明经留下的注解,你可以看看做个参考。”

    陆瑛将眼前的“贴经”打开,看到里面用小楷密密麻麻写得注解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要入考了,这段日子不要想太多,”徐士元道,“以我的判断,你今年定然会考上,将来在京中谋一个职位,买套像样的宅子,就能去跟顾家提亲,当年我也是一步步这样走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陆瑛在太原时就感觉到了徐士元对他的善意,就像是家中的长辈,很仔细地为他打算。

    徐士元为什么会对他这样好,真的就是因为明博士的原因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第二章奉上。

    这两天更新很早吧,大家鼓鼓掌。

    这个月的月票形势很好,谢谢大家的支持~

    继续求月票ing,教主继续码字去啦,因为这个月要有爆更活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