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三百零二章 翻案希望

第三百零二章 翻案希望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东平眼前浮现起太子的模样,她早早离开大齐,没有见过太子几面,但是在她脑海里,太子就是个一脸蠢相满心算计的奸邪小人,这样的人却是大齐未来的储君。

    常昊说话的时候,大牢里静寂无声,每个人仿佛都在数自己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听到的是太子怎么陷害自己的叔叔。

    马玉成十分后悔,早知道来西夏会遇到这样的事,他就算将自己的腿打断也绝不会接下这个差事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他要跟太后怎么说呢?

    太后听了之后又会变成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母子连心,黑心孙子害死了她的儿子,她不可能不加以报复,皇上会怎么样?护短?还是让人将庆王案从头查起。

    马玉成想着看向周围的人。

    最年轻的裴将军反而老成持重,眉眼舒展,看起来和平日里一样,裴思通大人微微有些动容,徐松元眼睛里已经有了惊诧和愤怒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事啊。

    马玉成很想从这里走出来,想好好立个大功,怎么那么难,偏偏卷进这个最难弄清楚的案子里。

    最棘手的是,这案子是东平长公主审出来的,在场出了齐人还有西夏人,这案情要以两国国书的方式递交上去,到时候一定闹得大齐满城皆知,皇上万一脸上绷不住,他们可就惨了,一定会责怪他们办事不利。

    常昊道:“我们模仿了庆王和太后的笔迹,将那些书信送到大齐向皇帝告密,送信的人皇帝应该是见过的。”

    常昊说完话,西夏禁卫提着一个人走上前。

    常昊道:“他叫吴琪,曾在大牢里与庆王对质。”

    结果不言而喻,皇上相信了这个吴琪的话,抛弃了自己的亲弟弟。

    裴杞堂的手慢慢握起来,他还当吴琪是个什么人,原来就是这样一个模样普通的宫人,站在东平长公主面前头也不敢抬,没有老乐的随意洒脱和胸有成竹,更没有无所畏惧,慷慨赴死的气度,这样的人竟然是父亲最后的对手。

    在大牢里,父亲与这样的人对质,心里定然是一片悲凉,他的最后一搏,面对的却是这样一个身无长处的无名小卒。

    如果皇上肯相信父亲,就不会有这样可笑的局面。

    皇帝不过是找了个借口,坐实了父亲的罪名。

    裴杞堂的心一点点地冷下来。

    东平看着手里那些伪造的书信,不禁怒火中烧,如果不是留着常昊还有用处,她会亲手将他们杀死在这里,替庆王报仇。

    东平看向徐松元,“徐大人,你认为这件事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徐松元仔细想了想:“此事涉及到太子和庆王,应该将证据封存送回京城呈给皇上御览。”

    东平赞赏地看向徐松元,谁都知道这是个烫手的山芋,徐松元却敢于站出来承担这个责任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在这里听审,光请徐大人拿主意恐怕并不妥当,”裴杞堂向东平长公主行礼,“微臣提议,在场所有大人,不如都在文书上签字,也算做了一个见证。”

    马玉成眼睛快要瞪出来,裴杞堂这个武人太过鲁莽,本来这件事可以推给徐松元,他却拉着所有人下水。

    徐松元有些意外地看向裴杞堂,他原本以为的纨绔子弟却在盐州打了胜仗,而今又在这样的关头,说出这样的话来,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这样做的确更为妥当,裴家是皇上信任的人,他又在中书省任职,马玉成是太后派来的,还有宁王府的长史,若是都在这里做了见证,将来到了朝堂上,谁也不能将责任归咎于一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哀家也觉得这样更好,”东平长公主看向野利戎,“等到各位大人签好了字,一并封存,送去大齐。”

    野利戎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几个人从大牢里出来,徐松元准备上前感谢裴杞堂,裴杞堂却仿佛没有看到般径直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在军营中历过了生死,十几岁的少年郎身上就散发出威慑的气势。徐松元正觉得尴尬,裴思通看出端倪,过来解围:“徐大人,眼下文书都办齐全了,不日就要启程回大齐,这趟差事下来,虽然有些波折,但结果总是好的,徐大人回到朝廷一定会得到重用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”徐松元看向裴杞堂的背影,“裴大人的公子才是首功,裴家能有这样的后辈,真是让人羡慕。”说到底他们只是顺水推舟做了些事。

    裴思通道:“我听说徐大人的女儿常年在太后身边,如今已经是名满京城……”

    徐松元面露谦逊的神情:“那是太后抬爱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想起来,“令嫒仿佛与顾大小姐相当的年纪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孩子是同年同月同日生,我们与顾家曾是故交。”提起这个徐松元就有些不太自然,也不知道在顾家人心里,他们两家的交情还在不在,不管怎么样,回到京城,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门向顾老太太赔礼。

    徐松元眼前浮起顾琅华倔强的目光,只要看到那双眼睛,他就觉得心里不舒服。想到这里,他忽然意识到什么。

    为什么他会觉得不舒服,因为那倔强的目光,那双清澈的眼睛,格外的像阿静。

    所以宁王才会将顾琅华认作阿静,他忽然很想去拜访顾世衡,仔仔细细地去看看琅华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要这样想一想,他的心就有种被火烤着的感觉,说不出的难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平回到宫里,琅华正在与李彤一起做针线,两个人挤在一起说说笑笑,十分开心。

    两个人看到东平长公主立即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东平看向李彤,“彤儿先下去,我有话要跟琅华说。”

    李彤点点头,乖顺地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东平端起茶来喝,“都已经收拾好了?”

    琅华笑道:“东西不多,随时都能启程,从大齐出来的时候还是春天,转眼之间就到了秋天。”

    东平叹口气:“是啊,这日子过的可真快,明年你就满十二岁了,”说到这里她看向琅华,“我一直没问你,你觉得大齐、大夏再度和亲,谁来会比较合适?”

    东平目光灼灼,琅华却神情淡然:“那是大齐皇族和大夏皇族的事,民女哪里能插得上嘴。”

    东平听得目光沉下来:“为什么是皇族的事?如果我想让你留下来呢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下一章就回去喽,接下来虐后面一连串人名。

    更新早,是为了有虫儿吃。

    小剧场:

    裴杞堂得胜归来,京里达官显贵家的小姐纷纷向他示爱,有爬墙的,有碰瓷儿的,有故意挑衅的,人人都想得到裴杞堂的青睐。

    裴钱发现了商机搞起了拍卖大会:原味儿甲胄10张月票,怪味儿战靴20张月票,血染的中衣50张月票,数量有限欲购从速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