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三百章 厌恶王妃

第三百章 厌恶王妃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东平望着站在不远处的孙章,半晌才道:“你是什么出身?”

    孙章没想到东平长公主会突然问起这个。

    “臣是遂州,遂宁侯孙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东平淡淡地道:“是旁支?”

    孙章的冷汗淌下来:“不是,是嫡系子弟,我的祖上是遂宁侯祖上的同胞兄弟,我们是一个太祖……”

    不管是皇亲还是勋贵最大的本事就是数祖宗。

    东平挥了挥手:“你有什么本事,能在宁王府任长史?”

    孙章被问得愣住了。

    东平仿佛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,轻笑一声:“为什么宁王府的护卫会去盯梢那些回鹘人?你们早就知道常昊准备逃离大夏,你们在那里是准备助他一臂之力吗?”

    孙章脸色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东平站起身,眼睛一眯露出迫人的威势,“你们是太子的人,还是谁派来的?来到大夏是监视宁王,顺便帮助李常显。”

    “臣不敢,”孙章忙道,“臣……对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,你身为王府长史却对此一无所知,你带来的护卫是私自行动,十几个护卫不见了,你竟然毫无察觉,直到哀家派人将他们抓住。”

    孙章的冷汗簌簌而下。

    他已经没有办法去解释。

    “光凭这一点,哀家就可以将你扔进大牢,你永远也别想着回到齐地,”东平说着抬起下颌,“哀家会写封信给皇上,宁王属下做事不当,哀家帮他将人惩办了。”

    孙章知道东平长公主绝对能做出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东平厉声道:“还不快说。”

    孙章跪在了地上,“长公主莫怪,是……是王妃交待我们,若是遇到太子的人就跟踪查看,太子的人为了掩盖与李常显勾结的证据,要帮助李常显余孽逃离西夏,我们……也是才打听到的消息,还没来得及禀告长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王妃,都是为了王爷,太子在大齐为所欲为,多次陷害王爷,如果能坐实了太子通敌的罪名,以后王爷就会更加安全。”

    孙章恳切地道:“这些年,没有王妃的维护,王爷恐怕早就被太子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哀家是傻子,”东平冷笑,“什么没来得及禀告哀家,你们是想要将那常昊握在手心里,任你们用处。”

    她生在皇家早就见惯了这样的手段。

    只是她没想到,宁王妃能做出这种事来,她记得当年母后定下这门亲事,写信给她的时候,她还很高兴,宁王妃出身荣国公府,性情又好,如果她能答应嫁给宁王,那就是宁王的福气,她哪里想到,宁王妃会是一个喜欢追逐权利的人。

    东平向前走两步,外面的雨已经停了,天地仿佛被冲刷的十分干净:“她真是算的一笔好账,当年哀家李常显关起来的时候她在哪里?现在天下太平了,她要来抢好处了,天底下哪里有这样便宜的事。”

    当年她准备要赴死的时候,除了顾家不见谁来救她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也配跟她来要利益。

    现在想要算计她,好,那就走着瞧,看她宁王妃到底有多大的本事。

    东平刚要走出去,抬起头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宁王。

    宁王呆呆地望着她,半晌才抿了抿嘴唇:“长姐,阿阮怎么了?”

    阿阮是宁王妃的小名,两个人成亲之后,宁王不论在谁面前,都这样叫宁王妃。

    以宁王现在的心智,只怕她说什么宁王都不会明白。

    东平拉着宁王走进内室。

    宁王情绪稳当下来,又恢复了如同孩童般清澈的目光,他坐在床榻上,手指微微收缩仿佛想起了什么,慌忙四下去找。

    “在找你的那幅画吗?”东平站起身从书桌上将画取来递给宁王。

    宁王脸上立即绽放出笑容来,将画打开仔仔细细地看了两遍才收起来紧紧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你就那么喜欢静妹妹吗?”

    宁王点了点头,“她总陪着我玩,也不会那样看着我……”

    那样看着他,指的是可怜他吧!宁王就算再迟钝,每天面对这样的目光,也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阿阮呢?”东平试探着问,“阿阮对你怎么样?你可喜欢她吗?”

    “阿阮对我也很好,他给我穿衣,我病了她喂我药吃,”宁王仔仔细细地数着,“她还替我在母后那里挨骂,我知道她心里很难过,每次只要见到母后,她的眼睛都会红红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宗亲里哪家女眷有喜、生了孩子,母后都会让她去帮忙,我知道她不想去,就去母后面前求情,谁知道母后又将她叫去训斥了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在母后那里就不敢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母后这样做是想要催宁王妃早日生下子嗣!惠王、庆王都没有后代子孙留下来,宁王府又不见添丁,所以才会这样着急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样的手段未免太强人所难。

    她向来不喜欢母后的做法。

    宁王望着东平长公主,“长姐,阿阮哪里做错了吗?我替她给你赔不是,你不要怪罪她,都是我不好,是我没做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你有什么关系,”东平长公主握起宁王的手,“不要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,每个人都要承担每个人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的性格是不会有变化的,宁王妃这样喜欢弄权,或许当年她同意嫁到宁王府看上的也是权利。

    上面有母后,家里有这样的妻子,东平长公主很为宁王惋惜。

    她不是不同意与太子争权,但是用这种小人用的招数,她很看不上,如果当年惠王或者庆王在世,任意一个来找她找兵马要支持,她都会考虑。

    宁王只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宁王妃这样为所欲为很有可能会惹来大麻烦。

    想想宁王府在这样的人手上,她就放心不下,她应该趁早断了宁王妃的念想,让她好好地长长教训。

    还有太子。

    东平想一想就觉得恶心,不知道太子这些年与李常显都做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东平笑着宁王:“你好好歇着,等长姐办好事再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长姐,”宁王小心翼翼地拉住了东平的衣袖,“你不要生气行不行?你生气的样子,很像母后,我不想你变成母后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宁王脆弱的模样,让东平莫名地就想到背影单薄的顾琅华,她喜欢那个孩子,是因为她活的肆意,从来不会掩饰她想要做什么,人活的是刚强是骨气。

    “弟弟,长姐是你的姐姐,永远不会变。”但是她也有她的性子,她不喜欢的东西,没必要去遮掩,今天她就将这件事扯开了,免得那些小人在背后耍什么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东平吩咐宫人:“去跟马玉成和徐松元说一声,明日哀家亲自审理今晚之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第一章奉上。

    还差一百多票能进前十,教主变不出票来,就靠同学们发力了。

    来个无影脚,再来个太极掌,就能将教主拍到前十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