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二百七十八章 求亲

第二百七十八章 求亲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世叔,”裴杞堂目光微深,“您不记得我了?”

    顾世衡被问得一愣,他没有跟裴家打过交道,再看裴小将军的年纪……他离开大齐的时候裴杞堂才几岁吧!

    他们怎么可能相识。

    可是被裴小将军这样一说,顾世衡还真的觉得,面前的人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“世叔还真不记得了,从前您还吩咐木头,如果我有事,就去顾家找木头帮忙。”

    木头是他给萧邑取的小名。

    顾世衡仔细地打量着裴杞堂,心中就像是有一道闪电划过,紧接着脸色也跟着变了,“你是……赵……”

    对,裴小将军是他在庆王府见到的庆王的远亲。

    这个模样,这个神态,虽然和之前已经有了很大的差距,但是经过提醒之后,再仔细瞧瞧开始能认出来。

    就是当年的赵家小爷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赵家小爷怎么会变成了裴将军,这些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庆王被朝廷定了谋反罪之后,那些与庆王有些关系的人都受到了朝廷的盘查,他只知道赵家小爷带着几个忠仆逃脱藏匿在江浙。

    他告诉过赵家忠仆,如果赵家小爷需要帮忙,一定要来顾家找他,顾家有几个庄子,都是可以藏匿人的。

    他生怕自己不在家的时候,赵家来人帮忙,特意嘱咐萧邑,只要有人说是赵家人,又能叫出萧邑的小名,就让萧邑妥善安排他藏身。

    萧邑问他那赵家人的来历,他就跟萧邑扯谎说他在山东收种子的时候遇到盗匪,那个赵家小爷是他的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这话也不全是假的,庆王被捉之后,他冒着危险下去打听庆王部署的下落,确然遇见了盗匪,被赵家下人所救。

    现在想一想,那时候……朝廷就像疯了一样。

    从闹出谋反的风声到四处抓捕、杀人,再慢慢平息下来,用了四年多的时间,他来到西夏之前,江浙衙门还动不动就带着人去抓反贼,其实抓捕的都是交不齐税粮的百姓。

    “世叔,”裴杞堂轻声道,“我们回屋里说话吧!”

    顾世衡这才回过神,立即吩咐萧妈妈,“将门关好,我和裴将军要说几句话,”说着顿了顿,“去校场将周升喊回来。”有周升和萧邑一起守着,才会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琅华站在门口,看着被父亲将裴杞堂迎进了门。

    裴杞堂倒是脸皮厚,父亲刚刚过来,他就找上了门。

    再看父亲脸上那惊讶的神情,显然是因为裴杞堂的身份而诧异。

    门被关起来,顾世衡才道:“算起来庆王爷已经走了五六年了。”说到这里他看了看旁边的琅华,脸上浮起犹豫的神情。

    琅华端了热茶给顾世衡。

    不等顾世衡说别的,裴杞堂已经道:“世叔放心,我已经将所有事都告诉大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想想也是,琅华连他还活着都能查出来,如今又跟着裴将军一起来西夏,怎么可能对之前的事不知情。

    琅华瞪了一眼裴杞堂,这人居然连她的话也抢着说了。

    顾世衡拿起茶杯又放下,难怪裴杞堂看到琅华也在屋中时,脸上没有半点的谨慎和疏离,显然对他和琅华都没有任何的防备。

    一个带兵打仗的武将,一个被朝廷捉捕的叛贼,一个身肩裴家安危的人,在外人面前不应该没有一点的警惕。

    如果说裴将军粗心大意,他又怎么可能赢了李常显,说服宁令投降。

    只能说明,裴杞堂和琅华之间有过命的交情,只有面临生死时站在了一起,才会有这样的信任和默契。

    这两个孩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裴杞堂看到了顾世衡脸上情绪变化,不禁觉得心中愉快,顾世衡越早发现他的想法对他来说就越有利。

    顾世衡想了想才看向琅华,“你出生之前,朝廷就传出庆王谋反的风声,只是那时大家都没有在意……直到那些帮庆王说话的官员被罢职,大家才发现这件事非同小可,但是那时候庆王想要反击却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调动了京畿的兵马,扣押了宁王和淮南王妃等一干人要挟太后,将军队直接到了江浙,抓捕庆王。”

    琅华不由地去看裴杞堂,裴杞堂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那应该是十一年前的事,那时候裴杞堂才几岁,就面临家门巨变,他所熟悉的人都被朝廷带走杀死,留下他还要整日里东躲西藏。裴杞堂一身的本领就是在逃命的时候练就的。

    现在为了能够为父伸冤,他还要忍气吞声效忠哪个昏庸的皇帝。

    琅华悄悄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顾世衡说完话,又问裴杞堂,“我只知道你是庆王妃娘家那一支的孩子……可是你怎么又去了裴家,难不成裴思通大人是受庆王爷所托将人认作了裴家子孙,帮你逃过这一劫?”

    顾世衡是一个条理清楚的人,很快就将这一切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顾世衡还在心里琢磨着这件事,裴杞堂将这样重要的事告诉他们父女,从此之后,两家的关系就一定会更加紧密。

    因为秘密,就是最好的投名状。

    裴杞堂就是要在这时候让两家的关系更紧密些,他继续道:“世叔,我不是什么庆王的远亲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顾世衡觉得很惊讶。

    琅华也略微有些诧异,她没想到裴杞堂会在此时此刻急着将身世说出来。

    裴杞堂道:“顾世叔,我父王早就为庆王府留了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父王,生机。

    顾世衡睁大了眼睛,一下子站起身。裴家是太祖时的功臣,早就避祸于福建,能够将这件事接下来,绝不会为庆王藏匿一个所谓的远亲。

    是了。

    裴杞堂根本不是什么远亲,他是庆王的子嗣。

    庆王竟然还有血脉留在世上。

    裴杞堂上前拉住顾世衡,扶他坐下,“世叔,有些话我想您早晚会知道,所以我也不瞒着您,我要为父王翻案,庆王府和那些被连累的官员,不能一辈子都背着谋逆的罪名。”

    顾世衡眼睛里流露出激动的神情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冤案。

    他看着庆王一家被朝廷带走,成百上千人为此付出了性命。

    他们本都该是朝廷的栋梁之才。

    却就被那样轻易地结束了性命。

    这案子应该被翻过来,可是又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裴杞堂说完这些,深切地看着顾世衡,“顾世叔,如果我翻了案,您能不能考虑,将琅华许配给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更新啦~

    裴小将军杀手绝不收软,管他有枣没枣先打一竿子。

    继续求月票,加油,加油,月票加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