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二百七十五章 羡慕

第二百七十五章 羡慕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徐松元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场面。

    从前出使西夏都是小心翼翼的应付,与大齐毗邻的国家,一不小心就会挑起战端,即便西夏人明里暗里有些挑衅之语,他也不会明着驳斥过去。

    小不忍则乱大谋,使臣在外面遇到任何事都只能周旋,不能下任何决定,现在却不同了,李常显和东平长公主之间,大齐自然会选东平长公主,他也不必再忍气吞声,而是大大方方地站在长公主身边。

    笼罩在他头顶的阴霾一下子散了,终于可能长长地喘口气。

    徐松元看向旁边的顾世衡,顾世衡的脸微红,眼睛里透出兴奋的神情。

    为了这一天,顾世衡熬了多少年。

    背井离乡,丢下年迈的母亲和幼小的孩子,小心翼翼地在西夏人眼前活动,如果不是他们东平长公主不会有这一天,大齐在西夏的铁骑面前只会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他最终会被派来求和,那时候,不知道会面临什么情况。一个打败仗的国家,有什么脸面称自己是大国。

    宫人走出来向徐松元点了点头,徐松元知道这是东平长公主召他上殿。

    徐松元轻轻地拍了拍顾世衡的肩膀,两个人对视一笑。

    其实现在从这里走出去的人应该是顾世衡,他徐松元就像十几年前一样,不过就是得了个现成的好处。

    徐松元向顾世衡弯腰行礼,然后才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徐松元出现在西夏的朝堂上,殿上忽然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两本文书被送到西夏官员手中。

    徐松元抬起头,“一份和谈书,一份战书,诸位大人看看如何?”

    李常显准备的军资被裴杞堂连打带烧已经去了七七八八,大夏边疆重镇的兵马也早就被调动走了,现在大齐的兵马随便一溜就能将城攻下来,进了乐城长驱直入三日之内就会打到西平府。

    现在西平府被濮王、舒王的人马控制,如果东平长公主一气之下与大齐来个里应外合,那后果更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西夏的官员们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平昭皇上的血脉本该承继大统。”

    “臣愿拥立新君。”

    东平长公主脸上一片肃然,“哀家会请大齐兵马帮助我们大夏,平息内乱,诛杀逆贼李常显,以慰先皇在天之灵。”

    从朝堂上下来,宫人已经过来道:“顾大老爷,长公主请您过去一叙。”

    顾世衡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宫人道:“长公主说,三年前大雪,西平府特别的冷,打扫长公主院子里陈婆子送来了两床棉被、一只羊腿,她和两个孩子半个月才将羊腿肉吃了干净,如果没有那些吃食和棉被,恐怕她已经冻死了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惊讶地看向顾世衡。

    宫人这些话听起来轻描淡写,但是顾世衡做到这些定然不易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顾家就不会有东平长公主的今天,这样建立起来关系,是旁人永远无法逾越的。

    顾世衡看向徐松元。

    宫人也明白过来,“徐大人也请跟我一起来吧!”

    顾世衡和徐松元进了内殿,两个人立即向东平长公主和小皇帝李默、公主李彤行礼。

    东平看了一眼李彤,李彤乖巧地上前向顾世衡跪拜了下去。

    顾世衡不禁吓了一跳,忙躲开,“长公主万万不可……”看着李彤伸手扶也不是,不扶也不是,只能眼看着李彤慢慢起身。

    东平抬起眼睛,“这是应该的,如果不是顾家,哀家现在早已经是孤魂野鬼,更别提先皇的两个孩儿,将来也必定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和顾世衡坐下来,东平长公主笑着道:“顾大老爷生了一个好女儿,听说只有十岁的年纪。”

    顾世衡道:“琅华是夏中生人,算起来如今已经十一岁了。”

    东平长公主道:“才十一岁啊,这么小……”说着看向李默,“可惜顾大老爷一定不愿意让琅华留在大夏,否则……哀家定然要替她寻门好亲事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徐松元听得心中一震,顾琅华到底做了什么事,会让东平长公主这样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顾世衡还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东平长公主道:“顾家有这样的女儿,将来必定人丁兴旺,富贵荣华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不由地想起母亲的话,顾琅华这般肆意妄为,顾家以后定然是祸事不断,女子该有女子的样子,否则就会招惹来是非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来,脸上就像是被打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母亲对顾家避如瘟神,顾老太太上门拜见,都被拒之门外,一定想不到如果没有顾家,恐怕他就会死在西夏。

    他真没想到,生下来时那么小的孩子,现在竟然出落成这般。

    徐松元看向顾世衡,不禁心生羡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令不禁从心中感叹,这仗打的太窝囊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御驾亲征的王师,出来的时候气势汹汹,回来之后却如同落水狗般,只能夹着尾巴逃窜。

    濮王、舒王的人马挡在前面,让他们无法靠近西平府,大齐的军队又从后面夹击,想要突围非要杀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可是出去了又能怎么样?什么时候才能打回都城?

    皇上激怒攻心,手臂上的箭伤也愈发严重,如今已经不能骑马了,这只队伍本来就军心涣散,现在更是一蹶不振。

    “将军,又有人逃走了,”副将前来禀告,“我们还要不要追?”

    还追什么。

    宁令摇了摇头,“随他们去吧!”天天杀逃兵,早晚也会将人杀光。

    “齐人准备进攻了吗?”宁令问过去。

    副将道:“还是不见动静,就这样一路跟着,也不动手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到底是什么路数。

    齐人打仗一直都很正统,裴杞堂分明就是不按常理出牌,莫非这个人出身草莽?可是他又是一个正正经经的纨绔子弟。

    “齐人的那些卫所……”副将一脸踌躇,“就像是专门来收罗我们的伤兵似的,这一路来,不知有多少人跑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不但被治好了伤,还分发了饷银归家。

    这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仗打到这个份上,根本就不是在打仗了,而是在被人羞辱。

    宁令就不明白了,齐人一直不进攻,到底在等什么?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只听外面传来声响,“陛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宁令立即放下手中的舆图去迎接。

    刚刚走到门口,就看到脸色铁青的李常显,手中握着一封书信,见到宁令立即大声呼喝起来,“将宁令给朕压起来,朕要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下一章父女相见,肯定见了,不见不散。

    求月票啊,

    下章给小剧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