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场梦境

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场梦境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琅华忙碌了一晚上,天亮的时候才查点完药材从军帐中走出来,刚准备和萧妈妈说话,就看到不远处有个婆子捧着一个青布包袱,正向这边张望着。

    “谁?”萧妈妈皱起眉头问过去。

    “顾大小姐,”婆子上前行了礼,“奴婢是阳曲县丞徐家的下人,我家太太让奴婢送些衣物给小姐,这些日子小姐为太原城忙碌,我们都看在眼里,也没能帮上什么忙,太太就和家里的下人一起给小姐做了两套衣裙和鞋子。”

    婆子向琅华脚上看去,“也不知道合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阳曲县丞遣来了不少婆子到卫所来,军帐外要不停的烧水,还要有人清洗染血的布巾,有了这些婆子,医工就能腾出手来给伤兵包扎伤口,着实帮了大忙。

    现在又给她送来新做的衣裙。

    怪不得她时常听到有人夸赞阳曲县丞是个一心为民的父母官。

    琅华向萧妈妈点了点头,萧妈妈上前打开了婆子手里的青布包袱,里面果然就是两套衣裙和两双绣鞋。

    萧妈妈这才笑着将包袱收好。

    婆子道:“那奴婢就不打扰大小姐了。”说着就要退下去。

    琅华将婆子叫住,“你的主家姓徐?跟杭州的徐松元大人有渊源吗?”

    她隐隐约约记得徐谨莜跟她提过,徐家这些年尤其繁盛,有不少子弟在外为官,徐谨莜有个叔叔好像是在曾在外任县丞,因与徐老太太关系不太好,就很少回家。

    婆子笑着道:“大小姐聪明伶俐,一猜就对了,我们家老爷是徐松元大人的庶弟,家中行三,前些年到太原来任职,之后就没回过杭州,不过提起顾家,我家老爷也是知晓的,这才嘱咐太太多帮衬帮衬,老爷这几日随着知府大人上了城楼,家里留下一堆女眷,也就只能做做针线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赶得紧,大小姐不要嫌弃才是。”

    琅华笑道:“多谢太太了,请帮我给太太带好,有机会我一定上门拜见。”

    婆子急忙应了一声,沉下眼睛告辞离开,礼数十分周到。

    琅华回到屋子里,萧妈妈立即吩咐阿莫将衣裙收拾出来,“用的不是什么锦缎,倒是细棉布,可见是经过一番思量的,不是来充充面子就罢了,改一改小姐就能穿。”

    琅华在外面,不能穿锦缎,细棉的衣裙对她来说更加方便。

    琅华也觉得徐家这次送来的东西花了几分的心思,尤其是那双鞋,大小看起来和她现在穿的没有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萧妈妈道:“徐家这位老爷虽然是庶出,作风却一点都不差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比徐松元整个正经的嫡子还强。

    琅华抿嘴笑起来,萧妈妈总是念念不忘徐松元上门训斥她这件事,打心底里看不上徐家这样的书香门第。

    她却并不在意,说到底徐松元也就是给她起了个名字罢了,本来也没什么交情,她也没必要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她担心的是父亲,也不知道父亲现在有没有道银州,等到兄长来了太原,她就立即动身前往银州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们父女就能团聚了。

    琅华想到这里,心里不停地欢跳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她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身在盐州的裴杞堂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裴杞堂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攻打太原的西夏兵马没有增多,那就代表西夏人被盐州战事牵制住了,虽然淮南王的人马会与裴杞堂一起守城,但是他们面对的毕竟是兵强马壮的西夏骑兵。

    裴杞堂曾说过,他一定会支撑到父亲抵达银州,韩璋来到太原,她也知道裴杞堂有这样的本事。

    可她就是忍不住担忧,李常显不是大齐的太子,究竟是有几分本事的,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,谁又能有百分百的把握。

    琅华梳洗干净,躺下来迷迷糊糊地睡着了,隐约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,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,看到一个身穿甲胄的人站在她的床边。

    琅华仔细地瞧了瞧才发现那个人竟然是裴杞堂。

    裴杞堂怎么会到太原,难不成是盐州那边打了胜仗?

    琅华立即坐起身来,就要与他说话,却看到裴杞堂脸色苍白,嘴唇紧紧地抿着,平日里清澈的目光微微有些涣散,胸口忽然有一缕鲜血冒出来,渐渐地扩大,就像是一朵缓缓盛开的莲花。

    琅华顿时慌了神,想要去拉裴杞堂,却不知什么时候,她的两只手已经被鲜血染红了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恐慌。

    裴杞堂脸上泛起一丝笑容,“这样也好……琅华……这样也很好……”说完话他闭上眼睛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琅华的心就像被人一下子攥住,撕心裂肺的疼痛,让她的眼泪顿时涌了出来,她想要去看裴杞堂的情形,却发现自己仿佛被定在了床上,拼尽力气去挣扎也不能挪动半分,就在她即将要窒息的时候,一只手用力推了推她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您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琅华一下子睁开了眼睛,萧妈妈一脸担忧地望着她,“大小姐,您是不是做了噩梦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琅华声音略微沙哑,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旁边的阿莫忙道:“奴婢转身的功夫,您就哭了起来,将奴婢和萧妈妈都吓坏了,奴婢怎么摇您都摇不醒……还好,萧妈妈想起来按揉虎口的穴位,我们就一边按一边叫您……”

    阿莫额头上都是细细的汗珠。

    琅华也觉得自己衣衫都被冷汗打透了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方才的场景,她还觉得心惊肉跳,她怎么会梦见裴杞堂死了呢?

    难不成是某种预感?

    她应该去银州看看,至少那里能得到盐州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萧妈妈,你让萧邑准备一下,我们明天就走……”

    萧妈妈不禁惊讶,向来十分镇定的大小姐,眉宇间有了些许慌乱的神情,仿佛还没有从噩梦中挣脱出来似的,“大小姐……您怎么了?方才您到底梦见了什么?”

    琅华正不知道要怎么和萧妈妈说,外面就传来萧邑的声音。

    萧邑隔着门禀告,“大小姐,韩将军来了……韩将军到太原城了。”

    方才是惊慌,现在却是惊喜。

    “兄长人在哪里?”琅华边说边整理了衣裙,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萧邑道:“韩将军上了城楼……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琅华顾不得听萧邑说剩下的话,立即跑了起来,刚走出了院子,就看到迎面走过来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琅华不禁一愣。

    是陆瑛。

    陆瑛来了太原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关于那个梦现在卖个关子,嘿嘿嘿。

    话说,有时候在梦中,情感更加直接,因为没有许多现实的情况影响。

    求票小剧场:

    许多年后,尼姑庵里行将就木的徐瑾筱回忆起当年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,不禁幽幽地想:如果当时穿了那件月票裁成的宫衣,也许他爱上的就是我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