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二百三十五章 宁王

第二百三十五章 宁王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太后正觉得难过,只觉得手腕酸软,胸口顿时通透了许多,低下头来看到顾琅华正轻轻地揉捏着她手上的穴位。

    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,竟然能看出她在伤心。

    徐谨莜刚想接着说话,太后却已经看向琅华,“你怎么懂得这么多?”

    琅华抿嘴笑,“也没有什么,我祖母身子不好,我就跟着胡先生学了些,平日里祖母觉得不舒坦,我就帮着揉一揉。”

    太后想起了平安长公主,她的平安也是这样哄着她,“真是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太后从软榻上起来,琅华和徐谨莜一左一右上前搀扶。

    “真是多亏了裴家老四,否则哀家还要走这一趟,”太后伸手去整理花斛里的牡丹花,“也不知道我的东平什么时候能平安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太后,”内侍前来禀告,“宁王和王妃来给您请安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算了算日子,才恍然大悟,“已经是十五了啊。”

    宁王初一、十五必定进宫给太后请安,这已经成了惯例,去年宁王被派出了京城,到了十五的时候闹着要进京看太后,结果手下人没有拦住,硬是让他骑马跑回了京城。

    先皇给宁王两个字的评价:纯然。

    这些年宁王的心性始终没有变。

    琅华还从来没见过宁王,她和徐谨莜服侍太后坐下,就站在了两侧,等着帘子掀开,一个穿着淡蓝色长袍,头束玉冠的男子走了进来,他身上的穿着很质朴,皮肤白皙,眉毛浓黑,看到太后嘴唇弯起,就露出微憨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母亲。”宁王上前给太后请安。

    太后脸上露出了慈母般的神情。

    宁王喊太后母亲而不是母后,这应该是太后最喜欢的称呼。

    皇室母子,如果能享到寻常人家的天伦之乐,那是莫大的恩赐。

    琅华忽然明白过来,为什么太后这些年还在极力支撑,或许她是放不下朝廷,也可能是她丢不下宁王。

    四个儿子,被长子杀了两个,还剩下一个痴痴傻傻的小儿子,如果她完全失去权柄,将来万一长子再对小儿子挥刀相向,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琅华觉得太后很可怜,生养了那么多的孩子,却眼看着他们一个个离去。

    宁王从袖子里掏出一只荷包,“这是儿子送给东平姐姐的,她最喜欢荷包了,里面我加了她最喜欢的金桂和薄荷,闻起来很香。”

    宁王将荷包递到太后鼻端,太后闻着脸上露出微笑来,“这就是东平喜欢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记得的,”宁王眼睛笑成了线,“东平姐姐嫁人的时候,我送了她一只,也是这样的花色。”

    太后微微笑着,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太太,在和儿子讲家事。

    宁王的目光落在琅华身上,“母亲,这是哪家的小姐?”

    宁王妃不禁笑,“琅华在韩家认亲的时候王爷没有去,也怪不得王爷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宁王看着宁王妃发怔。

    如果这是寻常人一定已经猜到了琅华的身份,宁王略有些迟钝,就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太后笑道:“是顾家大小姐,前几日认了韩璋做哥哥,算起来该叫你一声姐夫。”

    琅华上前给宁王行礼。

    宁王微微有些羞涩,一时之间手忙脚乱,想了想就去解腰上的玉佩,“我就把这个当做见面礼吧!”

    一块刻着祥云的羊脂玉,一看就非同寻常。

    宁王拿出这块玉,所有人都惊在那里。

    宁王妃先露出尴尬的笑容,“王爷,您不用给琅华见面礼了,妾身已经送了。”

    宁王嘴唇微动,手没有收回来,只是喃喃地道:“我还没给过。”

    宁王妃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“王爷,那是先皇送给您的,您忘记了?”

    太后也笑道:“这就算了吧,你若是想给,回到王府再选一份礼物。”

    宁王却梗着脖子,脸也红起来,“见面礼……是见面的时候就要给的……我……没有带别的……”

    宁王的倔脾气上来谁也拉不住,万一硬是要将螭玉送给顾琅华,宁王妃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“方才王爷说到香料,应该善于调香,不如就送我一只香包吧!”琅华笑着解围,“太后娘娘这里一定有绣好的香包……”

    徐谨莜忙道:“我……昨天才绣了一只,就去拿过来,绣的是姚黄牡丹,琅华看了定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太后也颌首,“就这样好了,让人去拿香料,让宁王在这里调香……”

    这样一来就将事情解决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所有人都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宁王却摇了摇头,“我说给玉佩,怎么能换香囊……我……拿了出来就是它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不行,那样也不行。

    宁王妃还要接着劝说,太后却微微一笑,“既然宁王一定要给,琅华就拿着吧,不过就是一块玉佩而已,说到底也是缘分。”

    宁王的脸色立即云开雾散,他再次将玉佩递给了琅华。

    宁王妃也跟着道:“琅华就收下吧,王爷平日里对这玉佩宝贝的很,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就拿了出来,看来王爷是真的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琅华上前将玉佩接过来。

    宁王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。

    太后十分高兴,拉起宁王的手,“今儿谁也别走,都陪着哀家在慈宁宫里用膳。”

    宫殿里有了笑容,气氛也变得欢快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琅华从宫里回到顾家,萧邑立即上前道:“朝廷重新贴了封条之后,药材已经运出了城,西夏使臣看起来很着急,是不是那边有了动静?”

    琅华道:“西夏要举兵,一定会筹备军粮,百姓手里的粮食被夺光,就会有人被饿死,尸体处置不当跟着就是疫症。”

    所以,西夏使臣才会急着将药带回去,倒不是因为西夏人在意那些百姓,而是怕疫症在军队里蔓延。

    琅华道:“在军队里建了卫所,提前给用药,这是最稳妥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萧邑听不明白,“那我们不是帮了西夏人吗?”

    琅华忍不住笑,“当然不是,如果连你都明白的事,西夏人怎么可能会上当,我们就是要让西夏表面上以为得了好处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就要看东平长公主那边是否安排妥当。

    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很快就会有消息。

    琅华刚交代妥当,裴杞堂就赶了过来,他的目光在琅华身上一扫,就看到了她腰间的玉佩,“那……不是……是宁王的玉佩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跟大家一起守岁啦。

    祝大家2017年快快乐乐,幸福美满~

    还有几天这个月就结束了,手里还有月票的同学投给教主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