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二百三十一章 打架

第二百三十一章 打架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陆瑛。

    琅华这一声让裴杞堂怔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裴杞堂只觉得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冲进了脑子,眼前立即浮现出陆瑛的影子,这一瞬间,他有想杀了陆瑛的冲动。如果陆瑛在这里,恐怕他会控制不住立即上去跟陆瑛打起来。

    方才琅华的模样那么的温和,像是想起了一段很美好的往事。

    目光迷离地望着他,让他欢喜得要飞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她却喊出了陆瑛的名字,他才意识到,方才她想到的人不是他而是陆瑛。

    他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滋味儿。

    胸口又酸又涨的疼痛,整颗心要爆裂开来。

    除了父亲被谋反治罪,这应该是对他最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怎么就不是他呢。

    为什么就不是他,而是陆瑛。

    陆瑛到底哪里好,琅华对陆瑛会这样的上心。

    裴杞堂静静地望着琅华,这是一种说不出的痛楚和难过。

    整个人变得没有了力气。

    琅华意识到她说错了话。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冷,裴杞堂的眼稍含着浓浓的杀气。很像是她第一次看到他时的气势,遇神杀神,遇佛杀佛,谁也无法阻挡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方才看到了裴杞堂的神态,她会下意识地想起陆瑛。

    那段仿佛属于陆瑛的记忆。

    琅华忙解释起来,“不是,我就是觉得你刚才……有点像陆瑛……也不是……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解释不够好,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清楚。

    就是一瞬间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琅华,”裴杞堂的嗓子低沉而沙哑,“我不是陆瑛,但是我保证会比陆瑛好。”

    这有什么可比较的吗?

    琅华抿了抿嘴唇,疑惑地望过去,这让裴杞堂脸上又多了几分的黯然。

    裴杞堂望着琅华小心翼翼的模样,就心疼起来,她才是个十岁的孩子,他一定是疯了,居然对她这样步步紧逼。可是明明有时候他觉得琅华是懂的,她有种超出外表年纪的聪慧和敏感。

    明明想好了等过几年再说的,可是每次只要提起陆瑛和婚约,他就忍不住想要插手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意思她又不完全理解,他想要说清楚,她却还那么小。

    弄得他左也不是右也不是。

    她不过才十岁,就让他拈酸泼醋起来。

    只要想一想,他就觉得自己真是病的不轻,居然喜欢上了一个十岁的孩子,可她是孩子吗?除了还没有长开之外,哪里又像是个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琅华,”裴杞堂干脆弯下身,“我曾祖父是齐昀,就是大齐的高宗皇帝,祖父是齐恒,就是先皇,谥号兴宗皇帝,我父亲是齐佑,被封为庆王,我曾化名赵翎,现在是裴杞堂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的眼睛变得更加温和,“你可以叫我杞堂或者……”赵翎拉起琅华的手在她的手心里写着,“齐堂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祖上三代的情形。”

    原来裴杞堂的名字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加一个裴字,就隐藏了自己的名字在其中。

    齐堂,听着像是杞堂,无论怎么叫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琅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裴杞堂不禁哂然一笑,琅华到底知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啊?他在郑重其事地介绍他的身世。

    裴杞堂突如其来的笑容,让琅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脸色轻松下来,裴杞堂心里的阴郁也慢慢消解了。在感情上,琅华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姑娘。

    好像从来都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这是不是说明,她对陆瑛的牵挂也只是种习惯。

    裴杞堂松开了琅华,两个人重新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裴杞堂道:“沈昌吉和许氏应该会从顾家和庆王的关系下手,引起皇上的反感,你现在又是太后身边的红人,皇上就算表面上不会相信,背地里也会让人监视顾家一举一动,不过你不用着急,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的这番话就是琅华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皇上能沉得住气,想要动手会等到和谈成功之后,太后也一样能够稳下心神来等机会,最毛躁的应该是太子。

    太子得知了许氏的事,一定会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裴杞堂这样正正经经跟她说起了政事,也就是说,方才的事已经揭过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子一边喝茶一边听着内侍禀告,“皇城司那边打听不出什么,但是……皇城司大牢里还有狱卒在把守,有些话向他们打听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觉得很有趣,“沈昌吉怎么会和那个许氏搅合在一起?”如果这种事传出去,可是大笑话。

    顾家大小姐怎么好意思再去宫中,只怕从今往后没有女眷敢和她说话了。

    女儿像母亲。

    许氏这样不安分,她的女儿又能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沈昌吉在告顾家呢,虽然不知道告的是什么,大约就是说顾家是太后一党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说太后是在利用顾家。

    若是顾家从前就跟太后有联系呢?

    太子觉得这是一个机会,他可以借机将顾家拿下来,不让百草庐不能去掺和药材的事。

    今天就是西夏使臣离开京都的日子,顾家的草药都已经准备停当,如果这时候从顾家的草药里发现了伪药,顾家老小都要全都被治罪。

    太后用了顾家这样一颗坏棋,注定会满盘皆输。

    太子吩咐幕僚,“去,让人动手利索些,不要留下什么遗祸。”

    幕僚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琅华在太后房里讲经。

    太后听得津津有味,琅华讲些经文,就会说一段与经文有关的故事,逗得太后直笑,“那些大和尚太有意思了,说他们不食人间烟火真是错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从来没有这样高兴过。

    侧室里的徐谨莜不由地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太后是真的很喜欢顾琅华,就算是宫中流传了一些不利于顾琅华的传言,太后一律装作没听到,并且慈宁宫的姑姑还会惩戒那些说闲话的宫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太后的态度。

    不论顾琅华家世如何,母亲又是什么样的品性,太后就是喜欢顾琅华,并且愿意将顾琅华留在身边。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,”女官走过来禀告,“皇上大发雷霆,前面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脸上的笑容消失殆尽,正色起来,“说清楚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女官看了一眼顾琅华,“是那些药材……送去西夏的药材里面发现了伪药……然后裴四公子就和礼部的葛大人就打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紧赶慢赶没有赶上12点之前呜呜呜~

    回到家就码字,还是悲剧了。

    对不起大家~

    我去修改错别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