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二百二十八章 胜负

第二百二十八章 胜负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前世关于宁王的消息也不多,不过倒是有不少的文臣都一边倒的偏向宁王,觉得皇上对宁王太苛刻,宁王实在太可怜了。

    每次宫庭家宴都要被皇上耻笑,只要有什么需要皇家子弟出面的皇上定会派他去,因为大家都知道宁王是个傻王爷,一个傻子是不可能争皇位的,就不会有人向他靠拢,为他卖命,皇上也不怕哪一日会被宁王从皇位上拖下来。

    宁王这次告病在家,也是因为去年秋天的时候皇上派他去修大堤,因为户部不拨银子,工部误了工期,皇上要责罚工部的官员,宁王站出来说了句实话,直指户部尚书的过失,户部尚书是皇上的人,皇上脸面上过不去,就将宁王一起罚了。

    宁王不服气,傻倔的脾气来了,硬是在宫门口跪了一天一宿,太后使人来劝他回去,硬是没有劝动,最后皇上没办法,只得从轻发落了工部的官员,好像从此之后宁王在朝廷上下的风评就不错。

    琅华仔细地想着,前世她临死之前,宁王还只是个傻王爷,不曾做过什么出格的事,今生见到了宁王妃也是这样,宁王妃从韩家走的时候,让人带了几盒糕点,韩家的仆妇还规规矩矩在糕点上扣了一个喜字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放个喜字,宁王才会吃。

    宁王妃说,宁王第一次吃韩家的点心就是在两个人大婚的时候,所以认准了只有扣了喜字的才是韩家做的点心。

    这样的心性,的确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陆瑛那时候就跟她说,伺候皇上还不如伺候宁王。

    顾老太太道:“宁王妃对你的事有没有说什么?”

    琅华摇摇头,“宁王妃不怎么插手娘家的事。”

    宁王妃坐在命妇们中间,谈论的都是怎么做手工花茶,怎么绣新样式的花纹,怎么做点心,都是妇人之间的事。

    总体来说,宁王妃和太后看起来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。

    不过世事告诉她,永远不能对一个人太早的下定论。

    说话间,顾世宁已经让人搬礼物进门,“宁王妃送了许多东西给琅华。”

    阿莫和阿琼两个人笑着分门别类地将东西都打开来。

    琅华扶着顾老太太去看。

    漂亮的蜀锦,还有一些精致的绣品。

    萧妈妈看着笑,“这只翠鸟绣的活灵活现的,怪不得京中的女眷都要去向宁王妃讨绣样。”

    琅华不知道京中的女眷怎么样,韩家的女眷都很喜欢宁王妃,因为从宁王妃那里能得到这些好东西。

    宁王妃也是芸娘最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顾老太太看到这些精致的物件点了点头,“这些东西选的很用心,可见韩家人对你是认同的,这样一来韩将军就不会夹在中间为难。”

    琅华知道顾老太太的意思,只要宁王妃认同了她,韩家其他女眷就不会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许氏的消息?”顾老太太拉着琅华的手坐下来。

    琅华摇摇头,“祖母就别去想这些事了。”

    陆文顕那件事之后,许氏就去了族里。前两日琅华接到陆瑛的信,信上说许家在杭州的尼姑庵里找人,陆瑛打听到的消息是许氏不见了。

    许氏能去哪里?

    从许家出来之后,就再也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顾老太太轻轻地拍了拍琅华的手,“都怪我,没事提起这件事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祖母也是怕她伤心,毕竟许氏是她的母亲。

    琅华扶着顾老太太躺下来,“只要祖母好好的,我就不会伤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正元快步走进了酒楼。

    刚刚推来门,里面就传来一阵琴音。

    听到这琴声徐正元松了口气,却不敢打断调琴人的雅兴,静静地在桌子旁坐下来。

    直到那人一曲弹罢,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可算是来了,”徐正元一脸焦急,“你说说现在的情况怎么办?我们要向太后那边靠拢,还是去帮着太子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是个死脑筋,每天想着的就是朝廷交给他的那些事务,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形,大家都说不出五年太后和皇上必然会分个胜负,现在不站队,将来等一切落下帷幕就晚了。

    调琴人穿着月白色的长袍倒了茶喝,“老夫人怎么样?身子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母亲好着呢,”徐正元说到这里顿了顿,“你听说没有这几日西夏的使臣就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那人仍旧是一副安静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还跟我说,太子的人不过是在西夏贩卖些青白盐每年就进项大齐一半的税银。”

    当时他的话说了一半就不说了,徐正元的心就像猫爪在挠一样。

    如果太子没有贩卖青白盐,怎么可能与西夏人有联系,怎么会让西夏人去害韩璋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这些都是太子早就布下的棋子。

    因为太子早就知道西夏人会和谈。

    现在西夏果然和谈了,太子下一步应该会在榷场上下功夫。

    徐正元道:“我们应该跟着太子做这单买卖吗?反正也不是以徐家的名义出面,托的都是我那些兄弟们,就算将来查起来也查不到我们头上,万一……太子将来压过了太后,我们也可以顺着这个关系向太子投诚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是该出手的时候,”徐正元舔了舔嘴唇,“太后已经老了,如果换做三年前的太后,怎么可能会这样轻易让太子赢。”

    和谈成功,获益最大的是太子,因为皇上已经下令让太子带兵去攻打西京。

    到时候太子就有了军功。

    “急什么,”那人从旁边拿过一只算盘,在上面打了个数目给徐正元看,“现在去太子手里捞好处,不过就是这些银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那人将桌子上的竹签拿起来走到矮桌旁,去逗笼子里的雀鸟儿。

    雀鸟儿欢快地跳来跳去。

    徐正元皱起眉头闷闷地喝茶,“那也是银子,不像现在什么也捞不到,我看再等下去,太后和太子已经将榷场上的买卖瓜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卖买青白盐和锦缎、瓷器,太后买卖草药和香料,那些银子都进了他们的口袋。”

    那人转过头来,“你是说太后利用顾家在榷场买卖草药?”

    徐正元怔愣住,“不然你以为呢?太后凭什么会用一个乡下的小丫头送草药,难道不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恐怕没那么简单吧!”那人微微一笑,“我让你不要急着动手,是因为……自然会有人败下来。”

    徐正元仔细想了想,“你是说太子会收拾了顾家那丫头?”

    “不,”那人淡淡地道,“我是说,那丫头说不定会害了太子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第一章奉上。

    马上就要过年啦,顺便说一下,过年也照常更新,大家可以每天来看看。

    来了来了拉月票的小剧场来了:

    卖个萌给点票吧!

    萧邑躲在家里数私房银子,准备给喜欢的姑娘送件首饰,可是数来数去就是不对。满屋子乱挠时,屋顶上传来一声嗤笑,气急败坏的萧邑一把碎银扔过去只换来吴桐的嚣张回应:每天一张月票,一口气听五个墙角不费劲儿!

    PS:萧邑看你那点出息,把你家小姐的脸都丢尽了,还没到春天,你高兴什么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