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二百一十六章 做戏

第二百一十六章 做戏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此时,沈家的大门被敲开。

    “老爷,”沈管事来到沈昌吉面前,“荣国公来了,就在门外。”

    沈昌吉惊讶地抬起眼睛,荣国公不是病得快要死了吗?怎么会突然来到沈家,难道消息传得那么快,韩家已经知道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?

    不太可能,这次他是利用和许氏出面,根本没有动皇城司的人手,他安安静静地坐在家中,就是要跟这一切划清关系,再怎么样韩家也不应该找到他头上。

    “让人跟荣国公说,我被皇上责罚,已经闭门谢客了。”不管怎么样,都不能让荣国公进门,否则就等于承认了他和这件事有关。

    荣国公当然不可能离开。

    沈管事很快折返禀告,“荣国公说了,无论如何要见大人一面。”

    沈昌吉不由地皱起眉头,换了衣服走出去。

    马车停在沈家门口,韩家下人端着药立在旁边,还有一位眉头紧皱的郎中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沈昌吉上前说话,“国公爷……”

    马车里却静寂无声。

    沈昌吉微微皱起眉头,看向旁边的下人。

    韩家下人悄悄地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将手中的东西送到沈昌吉面前,“沈大人,我们国公爷说,除非您收下我们韩家的礼物,否则……他今日就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往常沈昌吉根本不必去理会这样的话,只要进宫向皇上诉个苦,再找件事遮掩过去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毕竟韩家也是要脸面的人,荣国公总不能一直都在这里,将来传出去了定要被人笑话,勋贵家就算再没落也要保持应有的风范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不同了。

    荣国公可以不用要脸面,因为他就要病死了。

    一个快要病死的人,没有留在家中好好治病,而是这样辛苦地来到他的门前,恳求他收下礼物。

    就好像他已经将整个韩家捏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很快所有人都会知道是他害了韩家,害了韩璋。

    他一定会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“国公爷,”凄厉的喊声突然从马车里传来,一个管事妈妈掀开了马车的帘子,“国公爷昏过去了,快……传太医吧!”

    韩家人顿时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沈昌吉立即道:“快,将国公爷送回韩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回去,”郎中立即道,“如果现在这样回去,只怕还没有到韩家,国公爷就……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可怎么办才好。”韩家下人顿时乱起来。

    郎中道:“还是找个地方先将药吃了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沈昌吉身上。

    沈昌吉咬起了牙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他再拦着不让荣国公进门,荣国公万一死在沈家门外,他就会背上逼死荣国公的罪名。

    可如果他让荣国公进沈家,他也是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沈管事立即上前,“老爷,现在是两害相权取其轻。”一群已经乱了方寸的韩家人,真的有可能会让荣国公就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沈昌吉沉下脸来,吩咐下人,“将东跨院整理出来,先抬荣国公进去休息,再去找太医……让人去荣国公府禀告荣国公夫人,让她将荣国公接回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荣国公府这次是真的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徐松元刚踏进衙门,就听到有人议论。

    “荣国公病成那个样子也要支撑着去求沈昌吉,”旁边的书办低声道,“既然沈昌吉出面,那就是皇上的旨意,恐怕是满朝文武谁也没有胆子为了韩家去向皇上求情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怜,韩将军这些年戊边也没犯过什么错。”

    “嘘,别说话,真是不要命了。”

    韩家就要这样倒了?

    就是因为韩璋和顾琅华的关系?徐松元忽然觉得很不真实,昨晚母亲将他叫到身边告诫他千万不要出面为韩璋说话。

    徐家和顾家的关系本来就很尴尬,如今顾大小姐又做出这样丢名声的事,徐家应该远远地站开才是,可他还是不能相信,那晚站在他面前那个倔强的顾琅华,真的能做出那种事来?

    不可能。

    韩璋在镇江遇到顾琅华时,顾琅华才八岁,八岁的女孩子懂得什么是男女之情。

    一听就是假的。

    他怀疑这两日御史言官就会上奏折替韩璋说话,可是这两日却静悄悄的,所有人只是私下议论罢了,每个人都在看着皇上要怎么处置韩璋。

    “徐大人,”中书省的官员走过来,“咱们中书省是不是要拟个奏折递上去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没有听明白,“递什么奏折?”

    官员立即道:“就是赞同大齐和西夏议和的奏折啊,皇上虽然任命您出使西夏,您可一直都没有明确过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韩将军之后,下一个还不知道要轮到谁,皇上的心思是愈发难测了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忍不住道:“真的是皇上?”

    官员道:“那可是皇城司去办的事啊,不是皇上授意又是谁呢?”说着指了指旁边的奏折,“您看看这些奏折就知道了,无不是对皇上歌功颂德的,咱们京里的大人们一个个都是人精,现在都想方设法地要摘清自己呢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看着高高摞起的奏折。

    “大人,咱们赶紧把奏折给皇上递上去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帝望着韩璋。

    韩璋目光深沉,“微臣在镇江带兵打仗,只是记得西夏人什么时候攻打了扬州,微臣如何应对,反贼又怎么去的泰州,我们这一仗损失了多少兵力,活捉了几个反贼头目……李成茂带着援军作壁上观……我们在缺少军资和援军的情形下奋力克敌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微臣记不得几月几日遇到了顾大小姐,几月几日顾大小姐来到军营,顾大小姐在营帐里坐了多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微臣记不得的事,却在京城里传的那么清楚,微臣想不出还有谁能知晓这些。”

    只有沈昌吉和他的皇城司才会将这一切查的如此精细。

    韩璋脸上露出几分凄然来,“君让臣死,臣不得不死,韩璋都知道,只是恳求皇上看在韩璋为大齐立下军功的份上,不要牵连旁人。”

    皇帝终于明白过来,为什么韩璋会来死谏。

    因为韩璋知道自己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沈昌吉做出这样的事,一定是经过了他授意。

    所以韩璋干脆来请死。

    满朝文武定然也是这样想,否则怎么没有一个人来替韩璋求情。

    一股怒火从皇帝心头油然升起,他没有做过的事,现在却扣在了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第一章奉上。

    兄弟姐妹,有票的多投投哈~今天的票比较少,就差大家手里的一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