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失败

第一百七十八章 失败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沈昌吉恨不得立即就将那人抓起来。

    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,他在顾家找了这么久的人现在就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那人就大大方方地站在那里,脸上没有半点的惶恐和惊慌。

    沈昌吉忽然之间十分的愤怒。

    这个人应该瑟瑟发抖地躲在顾家或者什么地方,最终难逃皇城司的追查,而不该是一脸笑容,如此逍遥自在地显露在人前。

    闵怀和裴思通显然没有看出这妇人的身份,正要询问,管事妈妈却很有眼色地递出了自家的帖子。

    那是庄王府的帖子。

    庄王爷是先帝最小的弟弟,高祖大行时庄王爷才五岁,先皇继承皇位之后,就将这个小弟弟留在了宫中,每天朝夕相处下来,虽说名义上是兄弟,却有着如同父子般的情意,先帝大行之前将庄王叫到床前嘱托他尽心辅佐新帝,还有人传那晚先帝还给了庄王一道手谕,至于手谕上写了什么,谁也不知晓。

    庄王学识渊博,待人如谦谦君子温和有礼,心中记着先帝的恩情,在皇上才继承皇位的时候,倾尽全力帮助皇上稳定了朝局。

    皇上登基之后,庄王功成身退,做了一个闲散王爷,远离朝廷,直到惠王、庆王接二连三被杀,庄王才上了一道奏折,大概的意思是请皇上念及手足之情,不要再大开杀戮,可是朝廷这些年仍旧到处抓捕所谓的庆王余党,庄王渐渐地就站在了太后这一边,不但求了太后身边的女官做侧妃,庄王侧妃还经常出入慈宁宫向太后请安。

    现在庄王府的人到了这里,这是一个讯号,说明太后已经插手此事。

    沈昌吉不是个傻子,他立即想到了这些,所以任凭他再恼恨也只能攥起自己的手。如果他要找的人在庄王府手上,顾家这边他就只能是一无所获,闹出这样大的动静,最终却没有个结果,闵怀随随便便上个奏折,都有可能会引起皇上对他的不满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他用尽全力去扑一样东西,却发现扑了个空的时候,他脑子里有的只是不甘和愤恨。

    是不是顾家与庄王联手做出了这样的局。

    或者顾家早就是太后和庄王的人。

    沈昌吉越想越觉得不对,难道从开始他就已经落入了太后的陷阱?

    不可能,如果太后早就插手,他不会毫无察觉。

    那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庄王侧妃已经走到琅华面前,仔细地看了看顾家众人,“哪位是顾家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琅华忙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“好俏丽的孩子,”庄王侧妃仔细瞧了瞧琅华才笑着道,“听说你开的百草庐能够妙手回春,你手下的一个姓胡的郎中,更有接手续指之技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琅华摇了摇头,“那都是坊间夸大其词的传言。”

    庄王侧妃失望地叹了口气,“那我这一趟岂不是白来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却道:“虽是夸大其词,我们也未必没有如此的医术,接手续指不好说,从战场上下来的伤兵,许多被开膛破肚,我们胡先生也硬是将他们救活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话,就连旁边的管事妈妈也用帕子捂上了嘴巴,庄王侧妃却笑道:“你倒也有趣,”说着向身边的人挥了挥手,“这是我家的一个管事,去年的时候帮我去北边办了些事,冻坏了耳朵,他这个样子在外行走总是诸多不便,你们可有办法将他的耳朵治好?”

    沈昌吉顿时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庄王府的下人?

    庄王侧妃这样一说,就等于将这个人归于庄王府的名下,如果他想要调查此人,就要明着与庄王府为难,暗地里对上了太后。

    琅华脸上也没有异样的神情,她走上前去仔细去看那人的耳朵,“您去别的药铺,只怕立即就会被拒绝,但是来我们这里,我们却愿意想方设法地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庄王侧妃看了一眼管事,管事立即奉上一包银钱。

    庄王侧妃点了点头,“别看你小小年纪,我却喜欢你的脾性,你放心去治,就算治坏了我也不会怪罪于你。”

    琅华蹲身行礼,却不接那包银钱,“顾家感谢您的信任,只是……如今我们……已经身不由己……只怕我无法医治,”说着目光挪到沈昌吉身上,“因为这位皇城司的沈大人要将顾家所有人都抓入大牢。”

    顾琅华目光灼灼,像一朵肆意绽放的花朵,颜色鲜艳而璀璨,蜇得沈昌吉几乎要眯起眼睛,也让他心烦意乱,恨不得立即上前掐住顾琅华那纤细的脖颈。

    庄王侧妃有些讶异,转过脸来,“沈大人,这些人到底犯了什么错,要进皇城司的大牢?”

    沈昌吉不知道要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所有的事都脱离了他的掌控,他甚至不能肯定这个少了耳朵的人,就是向吕遇传递密信的那个察子。

    他的脑子里乱成一团,理不出半点头绪。

    闵怀冷哼一声,“之前就有传言说,沈大人为了沈、顾两家当年的私怨,差点逼得顾家大小姐跳了钱塘江,我本来还不相信,今时今日却是亲眼所见。”

    闵怀说完,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沈昌吉的身上。

    沈昌吉面色阴沉。

    他已经安排好了,只要闵怀等人提出质疑,他就将西夏信使之事冤在顾家头上,判顾家一个通敌之罪。

    可如今……他猜不透顾家是否已经与庄王合谋,他怕用这件事做由头反而会让他自己深陷泥潭,不能自圆其说。

    难道他今天就要败在这里?

    不,他还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反正已经闹到这个地步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沈昌吉上前几步,就要伸手去抓那男人的手臂。

    一个长期在外的察子与庄王府的下人一定有许多不同之处,只要他仔细盘查,就能弄清真相。

    沈昌吉的手还没落下,下属快步上前,低声禀告,“大人,监牢那边有了动静,那个西夏人……被人救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昌吉如同被一根刺贯通了心脏,立即抬起头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第一更奉上。

    晚上继续。

    大家再多为教主投点月票吧~哪怕只是前三十名,也算是向前迈了一小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