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六十五章 愉快

第一百六十五章 愉快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说了太多的话,裴杞堂也该休息了。

    琅华站起身,“你先歇一会,我们明天再说话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微微动了动腿,眼睛立即氤氲起来,“再陪我一会儿吧,药效还没到,很疼,也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。

    伤筋动骨,更何况这些日子并没有好好养伤,尤其是腰上的骨头错了位,要用绳子牵拉拽开,否则将来定然会留下病根。

    琅华仔细回忆,前世里裴杞堂虽然上过战场,但是京中盛传他善用兵法,并没有说他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盖世英豪。可是他十三四岁就能力压西夏骑兵,手勤枢铭,长大之后应该会威风凛凛,声名远扬,或许就是因为他身上的伤才让他不得施展。

    如果这一世胡先生和她治好了他的伤呢?他会变成什么样子?

    裴杞堂望着陷入深思中的琅华,已经很多次了,就这样突然之间在他面前走了神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每次到了这种时候,她眼睛里的感情都丰富而细腻,让他想要窥探一二,却又不得。

    他很想知道,她到底在想些什么,有时会让她觉得温暖,有时又会让她悲伤。

    就像她站在小船上看着陆瑛的时候,总有一股让外人介入不进去的情感在悄悄的流淌,每次只要他想到这里,都会觉得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琅华伸出手向上提了提被子,轻轻地挪动了裴杞堂的腿,尽量让他舒服一些,“熬过这两日就会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准备怎么做?”裴杞堂忽然想到一个法子,很想拉着她说一说,就将她留在屋子里。

    琅华重新坐下来,“我已经想好了,既然我找他,他不肯露面,要么是他有另外的计划,要么是他知道皇城司在找他,他怕贸然上门会给我们带来危险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嘴边有了笑意,听到这里他就知道琅华与他想的一样,但是他不说出口,因为他更喜欢听她说。

    琅华接着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不找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来想方设法庇护他,让他能在皇城司面前脱身,只要他安全了,他就一定会出现,让他也知道,既然是顾家人,就有顾家人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顾琅华说完话才发现裴杞堂正盯着她看,这个人回来之后就好像格外喜欢看着她,她也弄不清楚是因为什么。

    就这样不声不响的不说话,好像就能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琅华忍不住喊他,“你这是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裴杞堂微微一笑,仿佛什么事都没有,十分的闲逸自在,“沈昌吉带来的人手虽然不多,我们也要给他们机会多历练历练,”说着顿了顿,“你先什么都不要做,让我来……”

    琅华十分怀疑,“你能做什么?这是顾家的事,要顾家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有些委屈,“怎么是顾家的事呢?裴家和顾家刚打了一架,你总要给我机会下台阶,否则以后两家人要怎么见面。”

    琅华想到裴家管事第一次进这个院子的时候,被家里的护院狠狠地盯住,几个人好像恨不得撸起袖子再打一场。

    吴桐的声音突然传来,“那倒是,大小姐和公子不知道,他们现在斗得正欢呢!保不齐哪日就打成了乌眼鸡。”

    吴桐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,不知道又揭了哪片瓦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萧邑的声音,“吴桐下来。”

    吴桐不情愿地从房顶上翻下来。

    琅华看向窗外,萧邑和裴家人不知道到底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萧邑道:“小姐您千万别出来,免得污了您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萧妈妈进来道:“小姐您也不管管。”

    琅华笑而不语,她相信萧邑自然有他的分寸。

    裴杞堂一脸的高深莫测,等到萧妈妈退了出去,裴杞堂才道:“萧邑今天问了我一个法子,想必他们会用那个方法解决。”

    琅华很好奇,“到底是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裴杞堂微微笑着,眼睛里如同映着碧蓝如洗的天空,“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琅华从屋子里走出来,裴家管事已经等在了门外,见到琅华立即上前行礼,“顾……顾大小姐……小的……总之以后您有差事,就让小的去办。”

    琅华扬起了眉毛,看到萧邑和吴桐躲在角落里笑。

    萧邑清了清嗓子。

    裴家管事才不情愿地张开了嘴,“小的名字叫……”说到这里他使劲跺了跺脚,“叫裴钱。”

    赔钱?琅华也愣住了,怎么取了这样的名字。

    角落里的萧邑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琅华哭笑不得,故意正色地看向萧邑,“萧邑,不能欺负人。”

    裴家管事慌忙道:“愿赌服输,愿赌服输,不算是欺负我,我以前叫余钱,跟了裴老爷之后改姓了裴,也没什么,叫着叫着就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裴钱虽然被闹了一通,但是几个人的关系明显好起来。

    琅华回到屋子里,阿莫和阿琼也正在嘀嘀咕咕说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琅华问过去。

    阿莫红着脸,“那些人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诧异地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阿莫不肯说,阿琼瞪起了杏核眼,“他们在外面的院子里,摆了一排的瓶瓶罐罐,然后往里面……比谁远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跟什么啊。

    琅华半点没听明白,什么叫瓶瓶罐罐,什么叫比谁远,还在外面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萧妈妈进了屋,不禁板起脸来,“都是小姐把你们惯坏了,怎么这种事也跟小姐说,”说着服侍琅华坐在软榻上,“没什么,小姐不停他们嚼舌头,总之都是一群粗人,还好没有在家里,否则我定然要打断萧邑的腿。”

    萧妈妈这样说,琅华豁然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该不会比谁尿的远吧!

    裴杞堂还说的高深莫测,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,好像经过这件事,双方还真的有点一笑泯恩仇的味道,再想起裴钱那尴尬的神情,琅华忍不住“噗嗤”笑出声。

    她也奇怪的很,都到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了,她怎么还能笑得出来,好像自从裴杞堂来了之后,她的心情就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氏也觉得舒坦了许多,自己仿佛已经躲进了无边的黑暗中,躲在那里舔舐伤口。

    但是梦毕竟是梦,总有醒来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许氏睁开眼睛,就看到了面色古怪的许家人。

    她不是应该在大牢里吗?怎么会回到了许家?

    许老太太先上前拉起许氏的手,“你这两天到底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许氏惊惧地去摸身上的衣衫,衣服显然被换过了,不知道是许家人给她换的衣服还是……

    许氏眼前浮现起沈昌吉的脸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紫嫣扑了过来,“姑奶奶在上香的时候摔了一跤,她怕老太太担心就一直在寺里歇着,是我……我看着姑奶奶不太对……才让人送信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许老太太用帕子擦了擦许氏头上的冷汗。

    是这样吗?

    许氏真希望紫嫣说的是真话,这两日她经历的不过就是一场噩梦,现在梦醒了,一切都将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许氏沙哑着嗓子点了点头,“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是真的,这几天里沈昌吉不眠不休地审问她,将桑皮纸糊在她脸上,将她推进水盆里,反反复复就在审问她,到底是怎么得知那些事。

    她说了一遍又一遍,她以为自己一定会死的时候,却被沈昌吉送了回来。

    沈昌吉到底要做什么?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今天第二更奉上。

    这章多写了一点~

    继续求月票,求推荐票,求打赏,谢谢大家的支持。(未完待续。)